2017虛擬偶像數量井噴:首現男性化角色,商業變現仍是最大難題

作者/陳小小 編輯/夏清逸

2017年,傳統偶像的“人設崩壞”現象,以及主力消費人群年齡層的下移,引發了品牌商們的商業焦慮。結合了二次元與偶像文化的虛擬偶像成為越來越多公司尋求市場突破的“視窗”。

本期是數娛夢工廠二次元行業年度盤點的第三篇,將帶來2017年度虛擬偶像市場的盤點與分析。

根據公開資料統計,至今中國虛擬偶像市場上一共推出了26名虛擬偶像及組合,單是2017年一年,就有14名虛擬偶像及組合正式在中國出道(虛擬歌手以音源聲庫正式發售作為正式出道),超過往年總和。值得關注的是,今年有4名男性虛擬偶像正式出道,在此之前,這個數字還是零。

此前國內的虛擬偶像基本是清一色的“娘子軍”,主要是以復刻日本虛擬歌姬初音未來的模式去運營,盈利模式則以授權經營和開發衍生周邊為主。但是初音未來的商業價值是UGC聚合的產物,需要經過多年持續的投入和積累,因為在國內目前的虛擬歌姬中,佔領頭部位置的仍屬少數。

復刻初音模式的虛擬歌姬市場競爭激烈,除了舶來的初音未來,同樣脫胎自V家模式的洛天依已經佔據頭部市場。新生的虛擬偶像需要更加細分市場,由此衍生出了主打不同概念的虛擬偶像,其概念邊界也被擴充套件。

例如動畫CP公司、動漫平臺和遊戲公司計劃從虛擬偶像市場分到一杯羹,騰訊動漫計劃將《狐妖小紅娘》動畫中的女主角塗山蘇蘇打造成為虛擬偶像,玄機科技將《秦時明月》的女主角高月以虛擬偶像的形式線上下展會上推出,都是將動畫、漫畫中現成的角色打造成虛擬偶像。

虛擬偶像數量成倍增長

首現男性虛擬偶像

2017年的虛擬偶像市場,相比前幾年而言,從數量來說,有了突破式的增長。

數娛夢工廠根據公開資料統計,2017年之前,在中國正式出道了12位虛擬偶像及組合,到了2017年,光是在今年正式出道了就有14位。而在今年出道的虛擬偶像中,男性偶像有4位,女性偶像有10位。而2017年之前,女性偶像有12位,男性偶像還未正式出現。

今年正式出道的男性虛擬偶像分別為:哇唧唧哇娛樂文化有限公司的荷茲、上海天矢禾念娛樂集團的樂正龍牙、上海鉑熠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SuperV虛擬偶像翼、上海望乘資訊科技有限公司的悅成。

其中,荷茲和SuperV虛擬偶像翼所屬的公司旗下還擁有真人偶像男團資源,推出虛擬偶像的同時,也宣佈了未來將會與真人男團進行大量的跨次元合作。

近兩年,女性向漫畫升溫、偶像男團井噴式湧現,在泛二次元消費市場中,女性群體的付費能力正在受到市場的關注。洛天依所屬的上海禾念CEO曹璞就曾表示,在旗下女性虛擬偶像洛天依的千萬級粉絲中,女性佔比43.79%。

這些湧現的真人偶像男團,一方面希望通過虛擬偶像吸引國內龐大的泛二次元人群,另一方面則希望藉助新的概念進行差異化競爭。

不僅是虛擬歌手,越來越多不同身份的新興虛擬偶像在2017年陸續誕生,他們背後的公司也從以人工智慧技術開發或是藝人經紀為主的公司,逐漸轉向了動畫公司、漫畫平臺,甚至是遊戲公司。

2017年3月,中國移動旗下的咪咕動漫聯手日本通訊公司NTT DOCOMO推出了虛擬偶像“麟&犀”

2017年4月,七靈石動畫宣佈啟動專案“Project 聆”,打造以“聆雨、聆霜、聆秋”三人團體形式出現的虛擬歌姬組合

2017年4月,騰訊遊戲旗下的《天天愛消除》攜手林俊杰推出虛擬偶像樂團“消除聯萌樂隊”

2017年4月,玄機科技將《秦時明月》的女主角高月以全息影像的方式現場表演,與粉絲互動,這也是國內第一個將動畫角色“虛擬偶像化”的作品

2017年4月,騰訊動漫聯手凱撒文化宣佈,將旗下頭部IP《狐妖小紅娘》的女主角塗山蘇蘇打造成為虛擬偶像

2017年8月,西山居宣佈推出西山居首席偶像“帝菲兒Diffir”

2017年9月,淺夏動漫和傑威爾音樂聯手推出包括小說、遊戲、條漫、頁漫在內的多種媒體形式作品打造的虛擬戰鬥偶像“Idoling Project”。

授權與衍生品開發

仍是釋放角色經濟價值的最主要途徑

雖然不斷有新玩家加入,但是能夠在市場中搶佔到資源、最終得到大眾認可並存活下來的,還是少數。

早期,受到以Vocaloid音源為核心,主要依靠UGC內容豐富人設、曲庫的初音未來與脫胎於V家的洛天依影響,國內虛擬偶像運營思路,主要是打造聲庫,培育虛擬歌手,再向外衍生出演唱會、廣告代言、開發相關周邊等商業模式

雖然舉辦演唱會是虛擬歌手的必經之路,但是從盈利角度來看,舉辦演唱會卻是整條產業鏈中利潤空間最小的一環。

今年6月,洛天依在上海梅賽德斯-賓士文化中心舉行了全息演唱會,但整場演唱會主要還是用來進行品牌推廣,公司盈利要依靠授權,比如遊戲的植入、品牌代言等。

數娛夢工廠根據公開資料的不完全統計,截至12月18日,洛天依今年一共接了10例品牌廣告和遊戲代言,涉及的品牌包括長安汽車、光明乳業、森馬休閒服、百雀羚護膚品、肯德基等。並且在去年參加了湖南衛視的跨年演唱會之後,今年也登上了湖南衛視的中秋晚會,也參與了湖南衛視核心綜藝節目《天天向上》的錄製。

而在今年進入十週年的初音未來,也在11月25日舉辦了紀念十週年的“未來有你·初音未來2017中國演唱會”。根據接近初音未來中國版權方上海新創華公司的知情人透露,在這次演唱會上植入的廣告代言,基本上能夠抵扣大多數投入成本,舉辦演唱會主要的利潤收入仍是來自於現場販售的周邊衍生品。

在曾負責洛天依等Vsinger人物設定,如今《Project 聆》的製作人王杲看來,虛擬偶像的本質是角色經濟,而角色經濟的產業鏈在動漫二次元行業中覆蓋非常廣泛。在今年,有越來越多的動畫和漫畫公司正在試圖開發虛擬偶像以釋放發角色經濟價值,諸如騰訊動漫《狐妖小紅娘》的塗山蘇蘇、玄機科技《秦時明月》的高月公主等。

這種從內容端入手,通過動漫、遊戲等內容做大IP,再利用二次元和三次元聯動擴大影響力的做法,更接近日本《Love live!!!》和《偶像大師》的模式。從音樂遊戲起家,經過歌曲、動畫等形式拓展,使《Love live!!!》成為了日本國民級的大IP。這其中,動畫化是擴大IP影響力最重要的環節之一。

在2017年7月,北京蜜枝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國內首個AR虛擬偶像女團And2girls安菟,在釋出了幾首單曲和動畫PV後,於近日宣佈了動畫化的決定,計劃於2018年春提出OVA,於2018年冬推出動畫番劇。同樣推出了動畫番劇的還有咪咕動漫在2017年3月提出的偶像組合麟&犀,也在今年8月份上線了動畫《麟&犀×AI韻律♪ 》。

偶像歌手不再是唯一做法

虛擬偶像商業模式多樣化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初音未來、洛天依這樣的頭部虛擬歌姬,還是《Love live!!!》、《偶像大師》這樣的國民級大IP,都是經歷了數年的發展,才在作品和商業價值上有所積累。在二八定律逐漸清晰的國內虛擬偶像市場,從虛擬歌手形式入手,要面臨著長期的持續投入培育,和越來越激烈的市場競爭。如何開發新玩法在市場中突圍,逐漸成為新入局的“玩家”思考的事情。

比如在去年6月獲得宋城演藝集團千萬級戰略投資的上海望乘,在今年推出的兩位虛擬偶像中,有一名定位為時尚設計師的虛擬偶像“楚楚”,已和國內著名內衣品牌YALANKA(雅蘭卡)合作,推出了代言內衣產品的走秀。明確的角色設定指向了既定的變現路徑,虛擬偶像與時尚資源結合,出演一些時尚大片,乃至成為一些時尚品牌的代言人在日本早有案例,至於國內時尚市場對虛擬偶像的接受度還有待觀察。

從去年開始,市場也開始嘗試將虛擬偶像和真人偶像相結合,2016年6月出道的偶像女團SSIDOL中,就有一位虛擬偶像成員次元醬。而到了今年,偶像男團也開始嘗試這種做法。

由哇唧唧哇在今年4月份推出的虛擬偶像荷茲,是今年首個正式出道活動的男性偶像。在由企鵝影視、哇唧唧哇、微博聯合出品,騰訊視訊獨播的偶像養成類節目《明日之子》中,作為首個參加綜藝節目的虛擬偶像,與真人同臺競技而受到關注。

荷茲所屬的公司哇唧唧哇,旗下藝人中還有真人偶像男團X玖少年團。同屬於哇唧唧哇公司,專注於二次元虛擬偶像的荷茲,與傳統真人偶像的X玖少年團,在同時期先後正式出道,並且在《明日之子》的最終決戰中,X玖少年團作為嘉賓,與先前淘汰的荷茲進行了表演合作。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