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織經的智慧 打擊對手的名義

古中國權術家歷來喜歡的套路是順天承命,即壽永昌。這是口號又是拉攏人心的手段,劉邦聽董公一計,打著為義帝報仇的名義,以此來拉攏人心,脅迫諸侯,為自己服務,於是歷代帝王都學會這一招。學會了作秀,學會表演。師出有名,名義又成了打擊對手的手段。所以歷代權術家,沒有人相信“名義”這個東西,也不會被名義所束縛。對於現代人來說,名義也不過來變現的工具,本質意義上為了利益,從未有過變化,羅織經就講述了這些祕密,利用確定的名義來打擊對手。

問罪卷第十

法之善惡,莫以文也,乃其行焉;刑之本哉,非罰罪也,乃明罪焉。

世界的善惡都是相對而言,就像殺人的和放火做對比,殺人和放火肯定是違背道德和法律的,你能殺人的比放火的更善良麼?侵犯他人生命和財產,都應該受到嚴懲的,然而並非如此。只要有足夠的能力就可以規避法律的懲罰。法律的好壞不在條文字身,而在人執行法律的行為上。

中國難以建設成一個法制國家,是人人都希望自己法律之外,法不乎道德,法不外人情,執行者是人,是人都有好惡,都有親朋好友,這事走走方便,那事走走方便。所以就破壞了法律的公平公正,人們就對法律產生了疑問,人們就鋌而走險,違法犯罪。懲罰的根本也不在如何處罰犯罪,而在如何確定罪犯,如何量刑,中國人歷來都是人治,人治就有個人情緒在裡邊,量刑就有了各種附加條件,很難做到公正量刑,所以,如何去定刑定罪,也是一件難事。

換言之對於公司,制度並非好壞,而在於具體的執行情況,執行好的,效率好的,這樣效益就大,又或者能不能激發員工的主觀能動性。又或者是不是有功必賞,有過必罰。是不是公平公正,人不患寡,而患不均,如果有大功勞,犯錯了,不處罰,難以服眾。如果處罰了,又顯得不近人情,不念過去,會傷了大家的小心思,自己人都處理這麼狠,何況其他人呢!這樣誰還敢給你賣命。所有懲罰得有一個合理的度,既能殺雞給猴看,又能籠絡人心。所以懲罰也是一件難事。

人皆可罪,罪人須定其人。罪不自招,密而舉之則顯。上不容罪,無諭則待,有諭則逮。人辯乃常,審之勿憫,刑之非輕,無不招也。或以拒死,畏罪釋耳。人無不黨,罪一人可舉其眾;供必無缺,善修之毋違其真。事至此也,罪可成。

從某種角度來說,人人有罪是可以講的通的,比如基督教的信仰,人人有罪,需要解脫,所以需要向上帝懺悔。現實意義來說,人是自私的,資源是有限的,必須不擇手段去爭取生存資源,就像人們常說的,桌子上漂漂亮亮,桌子下面灰色交易。某些情況下,你要說人人有罪,也是合理的,陽光下沒有新鮮事等等。

想故意加罪於人,想打擊對手,必須先確定利害關係,先確定打擊物件。人們總是善於隱藏那些見不得陽光的事,不會主動暴露那些事。所以讓別人告密,來試探被打擊物件虛實。假如犯罪過,就慌亂中露出馬腳,就會顯漏掩蓋犯罪的心理或行為。

暴露在陽光下的犯罪,是沒有人容忍的,一則可以事件本身來為自己造勢創造名聲,那些道德婊。愛國婊,綠茶婊等等。二則可以殺雞給猴看,震懾別人,讓人有所收斂。所以做事要求周密,要求微暗。沒有確定的證據和命令,就耐心等待,操之過急,會引火燒身。你不知道上司是怎樣的心態,是網開一面還是嚴重懲罰。現代社會也一樣,需要走司法流程,警察部門需要足夠的證據向法院呈遞逮捕的申請命令。

人們總認為自己的行為是正確的,你如果說他做錯了,他會通過各種手段與各種材料證明自己對的,一則是證明自己正確性,維護自己的意見,二則感情上不想認錯,認錯覺得面子上過不去。想讓別人認錯,就得讓別人自己意識到自己錯了。所以你考察審查一個人,就不能感情用事,想要讓人承認錯誤,就不能用輕微的懲罰,如果懲罰力度不夠,他們就不會認錯的。就好比大人教育小孩子,總是溫和的講道理和輕微的處罰。這樣孩子根本無法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你越懲罰他,他越不聽話,次數多了,直接無視你的懲罰。當然小孩子無法確認對錯的標準,孩子他們以自己的情緒感受為標準。如果大人威嚴不夠,孩子就會不斷和大人爭吵,耍小孩子特有的脾氣。所以懲罰就要重,要有震懾的效果。

有的人因為害怕懲罰,拒不認罪,絕不認錯,有些人則是害怕丟失感情和麵子。所以有的人寧願被打死也不認罪,承認錯誤,這種情況可以用畏罪自殺來解釋。人沒有不結黨營私的,給一人定罪就揭發他的通夥。人以類聚,物以群分。人需要同伴,人需要朋友。韓非子就是臣以無能而任事,結黨而營私。所以君子當藏汙納垢。打擊別人,證據必須足夠充分,使其符合邏輯,不違法真實,符合常理。事情做到這樣,就可以定罪了。打擊的對手,就可以名正言順了,可以減少很多阻力了。

人異而心異,擇其弱者以攻之,其神必潰。

不同的人思想是不相同的,不同的人心思也是不相同的。選擇對方薄弱的,能力弱點,性格弱點,人性弱點,以此來攻擊他們。他們就會手足無措,慌亂,拿不出應對之策,最後精神崩潰了。這是最有利的方式。打擊他的弱點,是他的忌諱和短板之處,你拿槍和一個刀的人決鬥,200米開外,你就拿槍把他打死了,他毫無還手的機會,擇其弱者以攻之,就是這原理。

身同而懼同,以其至畏而刑之,其人固屈。憐不可存,憐人者無證其忠。友宜重懲,援友者惟其害。

人都有某些共性,就趨利避害,害怕懲罰比得到利益更讓人痛苦。人的身體相同,害怕責罰也相同。用他畏懼的東西來攻擊他,他就一定會屈服。不要同情別人,同情別人並不能你這個人的好壞和忠正。朋友犯錯,應該重重懲罰,幫助朋友的人,只會給自己帶來禍患。因為人是沒有底線的,如果你習慣被索取,他會不停的索取。還有他會仗著你的關係,違法犯罪,危機你自己。還有一層意思,是你可以利用此機會來建立自己的權威。再者殺親震懾其他人。

罪人或免人罪,難為亦為也。

如果加罪別人或者說可以避免別人加罪於自己,這種加罪於人的事,雖然不容易,也免為其難的做了。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