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夢想坑人,我只服賈躍亭

文/趙十一

賈躍亭因平安證券、華福證券的兩樁案件,被法院列為“老賴”。

12月13日,紐約時報以《中國譭譽參半的科技巨頭上了“老賴”黑名單》為題,講述了賈躍亭從事業風光到債務纏身的情況……丟人都丟到國外去了。

許多人還在苦苦等待賈躍亭下週回國,死了這條心吧。

根據規定,“老賴”高消費會受到限制,包括乘坐飛機、列車軟臥,在星級以上賓館等場所進行高消費,購買不動產,租賃高檔寫字樓等。你總不能指望當初風光一時的“賈布斯”坐著木筏漂洋過海來還錢吧。

怎麼回來是個問題,更大的問題是回來也沒錢。

賈躍亭能還錢的唯一希望就是FaradayFuture的樂視汽車明年能夠量產下線。我們來看看“FF”,美國造車廠沒有生產裝置,只有一名安全工程師每天上午9點上班,然而人家還不是全天都在,是個兼職。另外“FF”公司還面臨著融資、高管離職等一系列難題。

還錢——別指望了!

賈躍亭要麼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要麼就是盲目自大到愚蠢。無論是哪種,我都對他佩服的五體投地。

中國確實不乏“夢想家”,比如說要把喜馬拉雅山炸開一個寬50公里的口子,讓青藏高原變成魚米之鄉的牟其中。比如說要把巨人大廈建成78層的“中國第一高樓”的史玉柱。

他們雖然瘋狂,卻沒有傷害他人,也為自己的“夢想”付出了代價。然而賈躍亭,讓無數人為自己的夢想“買單”,他的“讓夢想窒息”憋死了一大片人,自己卻在國外用嘴還債。

樂視已經不是燙手的山芋,是爆炸的地雷。我們來看看,賈躍亭扔下的這顆雷到底炸死了多少人!

受害最慘重的無疑是樂視員工:

根據2016年年報,樂視集團合併財務報表範圍內有15家子公司,除此之外,樂視生態圈還有龐大的體外迴圈系統,也就是同屬於賈老闆控制的錯綜複雜的關聯企業(至少90家)。

之前為了養這麼多公司,招了大批人進來,賈躍亭一跑,整個生態崩了。留在公司的遭遇欠薪、拖款,大部分要麼走人,要麼被裁。

到底波及了多少人,我沒有明確的資料,只能管中窺豹:據澎湃新聞報道,樂視手機整個團隊算是名存實亡,員工80%都裁掉了。此外之前一個名為“生態薯片的味道”的組織出現,該為樂視離職員工服務平臺,目前已覆蓋2000多位“薯片人”。

欠薪、拖款事小,離開樂視的人還被加進了黑名單。

樂視一名資深的產品負責人說:為了給自己留後路,他開始聯絡之前一直在挖他的招聘網站獵頭,通過獵頭的交底,他了解到:幾乎一夜之間,半個獵頭圈都把樂視人加入了黑名單,樂視員工似乎已經成了人才市場的棄子。

另外,樂視偏愛從還有各大網際網路巨頭挖人——這些人在老東家收入已經進了中產階級,部分已經走上領導崗位財務自由的人,現在一夜回到解放前,重頭再來。這背後有多少個像中興員工歐建新這樣的家庭呢?多少人還有從頭再來的機會呢?不得而知。

還有一部人高管,近年來,由於資金緊張,樂視致新、樂視雲、樂視體育等樂視系公司給員工發放的大部分年終獎、獎金都是原始股。近日,樂視致新等樂視系公司的核心員工被通知,其手中的股權全部“清零”,這讓原樂視核心中高層、普通員工手中的股權協議書成為一張“廢紙”。

再聊聊供應商,樂視供應商“血虧”,欠款多的高達數億。

比如,在香港上市的信利國際,在A股上市的華策影視,在臺北上市的仁寶電腦等。公開資訊顯示,樂視系公司拖欠他們鉅款,其中約15億元已經計提壞賬準備,股價連番受挫。

很多小供應商只有“慘死”。2017年7月6日有媒體報道,樂視總部躺滿討債人,總共欠19家供應商共計6000多萬!

這些小供應商一年就賺2、300萬,樂視不給錢,資金鍊斷裂只有等死。

供應商趟樂視總部大樓只為討債

樂視“壞”出了極致,壞得比較奇葩。據售後供應商泓福瑞的管理人員講,樂視一邊鼓勵供應商擴大生產,一邊停止付款,一邊尋找替代供應商。

這可能是中國智慧手機廠商售後服務絕無僅有的奇觀,而樂視移動一而再、再而三地拖欠款,甚至簽了協議,到期仍舊不還的“新常態”,讓局面無法收拾。

眾所周知,樂視向來以PPT融資聞名,說到被坑,有一群人真是有苦說不出。

先來看看重量級的:

王健林、王思聰、馬雲:參與樂視體育首輪融資。2015年5月13日,樂視體育完成首輪8億人民幣融資,首輪融資包括A輪和A+輪,其中A輪由萬達領投,A+輪由馬雲投資的雲鋒基金、普思投資等7家機構和個人跟投。

柳傳志:曾稱樂視造車“能夠有真正的突破”。據《21世紀經濟報道》,樂視此輪融資聯想控股出資數額達4000萬美元。在評價樂視的造車計劃時,柳傳志也曾說“你們的做法確實非常大膽,而且能夠有真正的突破。”

最慘的是孫巨集斌,本來以為接手是樂視的一部分優質資產,後來發現是整了容的“鳳姐”,反過來要為樂視擦屁股。

臉上笑不出,心裡mmp

還有眾多明星。2015年5月,樂視影業以每股1元的價格轉讓了500萬股給郭敬明。之後,張藝謀出資1201萬元,持股比例達到1.43%;孫紅雷出資239萬元,持股比例為0.28%,黃曉明出資500萬元認繳新增註冊資本59.9萬股。2016年3月,樂視體育完成B輪融資80億元。此次融資中,劉濤、孫紅雷、賈乃亮、周迅、王寶強等11位明星投資人對樂視體育投資金額總計近2億元,劉濤一人投資高達5000萬元

想想樂視的七個葫蘆娃,哪一個不是喝血長大的?據不完全統計,包括樂視網在內的樂視體系近幾年融資額(直接融資+間接融資)高達728.59億元,各項已投資額、投資計劃或達1500億元。這麼多錢最後能回來多少?

最後談談二級市場

最容易受騙上當的散戶,據三季報顯示,樂視網的股東總數為18.59萬戶,人均持股1.37萬股。

因籌劃重大資產重組事項,樂視網於今年4月17日開始停牌,什麼時候復牌?不知道。每一次估值下調,18.59萬投資者都在受煎熬,而按照最新估值3.91元計算,每一位持有樂視網的投資者將面臨約15.64萬元的浮虧。

散戶虧得並不孤獨。GJD主力之一的中央匯金為公司第六大股東,持有5598.66萬股,佔比1.4%,目前持股市值約為8.58億元。如果樂視復牌之後連續斬獲13個跌停,那麼,中央匯金持有的市值將虧損6.39億元。

此外,財通基金由於參與定增面臨的浮虧約為16.06億元,中郵基金旗下有5只產品,合計持有6495.63萬股流通股,如果按最新估值計算,浮虧7.42億元。

這兩家虧得比較狠,從今年三季報來看,在重倉股前十名中含有樂視網的就有21家基金管理公司,及各基金公司旗下的多隻基金。

雖說基金虧的是基民的錢,卻坑死了一批優秀的基金經理。中郵“一哥”任澤鬆直接跌下神壇,摔得吐血。行業之中,機構眼中最大牌的兩位基金經理銀華封樹標、嘉實邵建,一個被裁,一個調整崗位。畢生功業毀於一役。

服氣服氣

以前我很佩服氣功大師王林,憑藉特異功能,積累人脈,最後手眼通天。很多人成功的人、明星都成為他的門下客。而王林“騙”到那麼多人,主要還是他作為一個高階中介,具有不一樣的價值,大家都是衝著人脈去的。

現在我只佩服賈躍亭,他憑藉PPT就可以把市場攪得天翻地覆、雞犬不寧,用自己的夢想成功的毀掉了很多人的夢想,完事之後還灑脫的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地雞毛。這種人才,確實是數十年不遇。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