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要升級為“歐洲合眾國”?想法很大膽現實很骨感!

在歐洲左派的設想裡,競爭至上主義損害了社會公正和團結。因此應該團結起來,建立“和平的歐洲、人民的歐洲、生活共同體的歐洲”——這是舒爾茨式“歐洲合眾國”設想的真正內涵。

比利時布魯塞爾,歐盟總部大廈。 圖/視覺中國

文 | 周睿睿

2017年12月初,一則關於德國的爆款新聞刷遍網路:德國社會民主黨領導人馬丁·舒爾茨希望建立“歐洲合眾國”。

事實上,這則訊息的最初來源是德國大選後第一屆社會民主黨聯邦黨代會。本次黨代會吸引了廣泛的輿論關注,不僅是由於社民黨的態度決定了德國紅黑組閣談判,而且是因為2017歐洲大選年各國的建制內左派普遍節節敗退,使得這個歐洲最有勢力的左翼政黨的表態至關重要。

舒爾茨所謂的“歐洲合眾國”的講法贏得世界輿論關注,除了這確實是一則事關整個歐盟的大新聞之外,在某些情況下也讓人想起曾經的“第三帝國”,甚至有人說,希特勒想做而沒做成的事,舒爾茨將要做了。

▲德國社會民主黨主席馬丁·舒爾茨 圖/視覺中國

不過,我們首先要明確概念。舒爾茨的設想被現場的德文媒體概括為“Vereinigten Staaten”。懂德語且有一定敏感度的人能發現,此處用詞和“美利堅合眾國”相同。既不是“法蘭西共和國”式的“共和國”,也不是“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式的“聯邦共和國”。三種體制的區別很多,但最大的區別在於“合眾國”的鬆散結構:各“成員國”除共同憲法、外交和軍事之外,在行政、文化、社會、經濟等方面享有高度自主權。

德文媒體的講法很快被其他各國媒體引用,在二次傳播的過程中不乏誤傳為“歐洲共和國”。當然,以當今狀況為參照,即便是“歐洲合眾國”也是非常激進的想法了。

其次,值得仔細推敲的是內容。所謂的“歐洲合眾國”的講法,是舒爾茨在黨代會第一天提出的。他的原文是這樣的:“歐盟……是我們生存的保證,因為它是我們對抗競爭至上主義的唯一機會。”

什麼是競爭至上主義呢?它指的是由資本主義全球化帶來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在歐洲左派的設想裡,這損害了社會公正和團結。因此應該團結起來,建立“和平的歐洲、人民的歐洲、生活共同體的歐洲”——這是舒爾茨式“歐洲合眾國”設想的真正內涵。

在闡發其“歐洲設想”時,舒爾茨多次訴諸20世紀30年代至50年代末的“海德堡綱領”。該綱領的出發點是,在承認歐洲各國的銀行業、商業、工業資本終將轉化為金融資本,最終演變為跨國資本大鱷的“組織化資本主義”的社會環境的前提下,通過和平方式實現社會主義。在此背景下,綱領裡的社民黨對“歐洲合眾國”想法是這樣提出的:“(我們)致力於由於經濟原因而變得緊迫的歐洲經濟共同體的誕生,致力於歐洲合眾國的建立,這是為了達到各大洲人民的一致利益。”

細究之下可以看出兩點:一是“歐洲合眾國”的講法是從“海德堡綱領”而來的拿來主義;二是其核心在於經濟和社會團結,而不在政治野心。

“歐洲合眾國”在現實層面上有多少成功的可能呢?

也許正在進行的歐盟峰會就是一個很好的參照:12月14日晚,歐盟就共同防禦達成了新的協議。此後,法國總統馬克龍執著於歐元區共同經濟問題。如果他的提議完全實現,那就意味著歐元區需要有一個經濟部長,然而,這甚至無法得到代行德國經濟部長的阿特邁爾的支援。

□周睿睿(德國漢堡大學社會與經濟學院講師)

編輯:思凝

本文為新京報原創內容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和使用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