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土緬懷 | 許益輝烈士:殺頭挖心何所懼 堅貞革命志不移

許益輝烈士:

殺頭挖心何所懼 堅貞革命志不移

□陳發生

為建立新中國許多革命先烈英勇戰鬥,拋頭顱、灑熱血,奉獻生命可歌可泣,令人敬仰。許益輝烈士就是其中一位,他壯烈犧牲,驚天地、泣鬼神。

許益輝(1903-1930)又名許榮波,生於福建省永定縣峰市黃崗坪貧困農民家庭。受壓迫,無法生活“過番”找出路、謀生活。結果被當“豬仔”賣去南洋(新加坡),在橡膠園、錫礦山做苦工,刻印店當小工,過著非人的生活。他認識到“天下烏鴉一般黑”“番片”並非窮人,華工淘金的天堂,他決定回國。

此時正值,1925年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震動中外的“五卅”運動和省港大罷工及我國南方各省農民運動風起雲湧,許益輝面對蓬勃發展的革命形勢,心潮澎湃,熱血沸騰。回國後,參加了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學習,聆聽了毛澤東的演講,他看到了希望,決心投身革命。

回到家鄉峰市,很快與當地黨組織取得聯絡,成了中共黨員。為革命需要,他變賣家產,籌集銀兩,買了支20響駁殼槍。他住在嫂嫂劉有娣、大姐許細妹和七妹家裡。平日在峰市街三角坪的小店(七妹許添喜家)門口擺張桌子,刻印章謀生做掩護,從事地下革命工作。當時,國民黨軍閥、民團陳榮光碟踞峰市,革命力量相對薄弱。許益輝革命主要區域是汀江西岸,閩粵邊山區。有峰市的俄生、黃崗坪、白水寨、孫坑、寨下、洪山、半逕;廣東梅縣、鬆源、桃源、珠玉坑、李塔、鬆東、三斜、三井等地,祕密宣傳革命,發展組織。生死與共的戰友有饒化龍,鬆源的賴一能、馬如添,黃稼作(賈作),桃源的張克模、張慶珍、珠玉村的吳揚生、李塔村的饒粦衡、饒紅江,黃鬆華等人。

1927年9月,周恩來,朱德,陳毅率南昌起義部隊經上杭、洪山向廣東進軍,經過峰市時,許益輝、饒化龍,受黨指派書寫、張貼歡迎標語並前往上杭、洪山迎接行軍當嚮導。協助籌糧籌款,組織船隻、船工和搬運工,協助宣傳和發動群眾及鬥爭土豪等。起義軍離開峰市時,許益輝、饒化龍隨部隊參加了三河壩戰役。在起義軍艱難時期他堅定地跟著朱德軍長為起義軍撤回閩西、峰市向湘南、江西進軍當嚮導。爾後,參加井岡山會師,這期間他多次聆聽了毛澤東、朱德同志的教導更加堅定了跟著共產黨革命的信念。在江西許益輝和饒化龍成為了紅軍戰士。爾後許益輝受命返回閩粵邊區堅持鬥爭發展組織。祕密組建農會和赤衛隊,許益輝為隊長兼黨代表,負責桃源、鬆源、李塔、珠玉坑和福建的上杭、洪山、半徑、峰市等地的鬥爭。1929年初夏,許益輝選為松江區委副書記,主管軍事鬥爭。1930年初許益輝任松江區委代理書記、後為書記。

許益輝和地下黨等同志組織農會和赤衛隊,鬥爭土豪,抗租抗債,燒燬土豪剝削的債約、田契,在峰市鬥爭長化村土豪童立齋,大園村土豪範先兆;在廣東桃源村和張克模、張慶珍等發動武裝暴動,成立蘇維埃政府,鬥爭反動頭子國民黨“廣福聯防局”局長張少琴,火焚其巢穴“鎮東樓”和聯防局駐地“竹林館”。這期間的武裝鬥爭很活躍,許益輝帶領松江區赤衛隊取得了不少勝利戰果。如1929年10月,國民黨峰市陳榮光部,廣東鬆口劉永圖部合圍松江區赤衛隊營地,大兵壓境,情況危急。赤衛隊從鴨子窩往塔子裡村轉移。戰鬥激烈,勝利突圍,大挫敵人銳氣。1929年11月1日,包圍攻打三坑口鄉公所,繳獲敵全部武裝,活捉、槍斃作惡多端的民團,惡霸王富英。1930年春,奇襲南礤的白水寨國民黨營長阮煥明家,奪取敵武器等。這些革命壯舉,震動了四周反動豪紳地主、使之聞風喪膽。

1930年四月間,許益輝和赤衛隊財糧委員吳揚生同志前往珠玉村看望1929年10月朱德等率部出擊東江,在鬆源集結時留下在珠玉村紅軍醫院治療的紅四軍150位傷病員。因一個反革命家屬告密,峰市民團陳榮光,勾結鬆口水上警察100多人星夜包圍珠玉村。許益輝、吳揚生同志率傷病員頑強抗敵突圍,戰鬥慘烈。敵血洗紅軍醫院和珠玉村,傷病員失散,許多犧牲。

許益輝、吳楊生率部分傷病員衝出包圍,撤至桃溪塔子裡村,在益金樓召開緊急會議,研究應對方案,被敵偵知,陳榮光部追至塔子裡村,包圍村莊和益金樓,妄圖一網打盡革命同志。激烈交火中許益輝沉著指揮、掩護隊員突圍,他堅持到最後,彈盡。敵衝進樓裡,許益輝來不及衝脫了,藏於樓上房間夾牆內。敵縱火燒樓(益金樓)煙燻,許益輝、吳楊生不幸被俘。與會同志全部安全突圍,為革命保護了可貴的骨幹力量。

許益輝被押回峰市,在偽區公所,陳榮光親自審問,先用黃金、美女、高官厚祿引誘,都無法使許益輝屈服,便對許益輝施以酷刑,坐老虎凳,灌辣椒水,十指插竹籤,烙鐵燒燙胸脯等等,殘酷至極刑法使盡。許益輝始終嚴守黨的機密,堅貞不屈,斬釘截鐵地對敵說:“想叫我說出黨的機密,交出組織名單,除非汀江河的石子浮起來。”陳榮光始終無法從許益輝口中得到任何他想要的口供。(注1)

1930年農曆四月十八日(峰市墟日),陳榮光將許益輝押至峰市街三角坪,把許益輝五花大綁吊在三角木架上,脖子掛著鐵絲吊著的大竹籃,裡面裝石塊、香爐、插滿香枝,用煙火燻烤折磨許益輝。敵用皮鞭抽打拷問:“你手下有多少人,誰是同夥?”許大罵敵“睜開狗眼看吧,你看去看轉,看到的都是共產黨,共產黨是殺不絕的。”“你殺了一個許益輝,千千萬萬的許益輝會站出來的”。一息尚存,許益輝都要爭取宣傳革命,他大聲說:“鄉親們,共產黨是為窮人的,在江西有蘇維埃政府,紅軍打倒土豪劣紳,打倒國民黨反動派,陳榮光土匪頭的日子不長了。”他大罵國民黨反動派、民團陳榮光,揭露他們的滔天罪行。

敵人慘無人道的殺害許益輝。敵用一根鐵線穿過許益輝的肚皮,牽著遊街示眾。許益輝臉無懼色,昂首挺胸,一路高呼:“共產黨萬歲,紅軍萬歲!”“打倒國民黨!打倒陳榮光!”許益輝被押到峰市下更樓天后宮刑場。許益輝被四肢釘在大門板上(蜘蛛掛壁),鮮血琳琳,但他面不改色,正氣凜然。殘暴的敵人對許益輝施以慘絕人寰的酷刑:先用刺刀割許益輝額頭的皮,扯下蓋住雙眼,作最後的審訓:“你說出同夥有誰?在哪裡?就不殺你。”許益輝向敵臉噴血水大罵:“莫想!就吾講你知!”,敵一刀一刀地割許益輝身上的肉。還在刀口灑鹽。許益輝咬緊牙關,忍住劇痛大罵:“你糟蹋得了我的身體,但糟蹋不了我信仰的主義。十八年後我還是一條好漢!”高呼“打倒國民黨!共產黨萬歲!”殘暴的敵人以非人手段將許益輝凌遲活剮、開膛破腹、挖出心肝、割下烈士頭顱,殘酷至極。群眾慘不忍睹,無不流淚,心中讚頌許益輝真是英雄好漢,共產黨就是硬骨頭。

敵人將烈士暴屍示眾數天。劊子手還提著烈士頭顱到各商店門前和肉攤上,

勒索銀錢。最後烈士頭顱被懸掛在上更樓上。烈士的親人夜裡偷偷取下烈士頭顱準備安葬,被敵發現,烈士頭顱被敵扔進汀江河裡水沖走了。鄉親們人人咒罵敵人慘無人道。

許益輝同志壯烈犧牲了,他的英名山河同在,日月同輝!

撫往惜今,我們牢記習近平總書記“不忘初心”的教導,在習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繼承先烈的精神,為實現偉大中國夢,努力奮鬥。

注①:審訓情況,根據峰市醫院退休職工曹風光老人(其家在偽區公所後面挨著)回憶:“那天,陳榮光審許益輝,我聽到區公所裡面許益輝大罵陳榮光,乒乒乓乓,響動很大,鬧了一夜。我們聽得很清楚。又聽區公所一個當兵的說,用了很多刑法,許益輝死不承招,還大罵陳榮光,許益輝真是硬漢。”

筆者認為:區公所當差的地下黨員饒紅江,一定有向組織和饒粦衡等彙報許在審訓時情況,許益輝堅貞不屈的表現才會傳到民間。

②許益輝遇難同時,在偽區公所當差的地下黨員饒紅江和赤衛隊員饒粦衡暗中聯絡,黨組織準備劫法場營救,但被敵偵得,饒粦衡等逃脫,饒紅江被俘後犧牲,吳楊生同志也被敵殺害了。

③本文根據許益輝烈士家屬:大姐、七妹、妹婿和俄生村許祥堯、鄭凎棠,三峰村陳友槐、峰市街曹風光等老人回憶,和參考梅縣鬆源暨毗鄰地區人民革命鬥爭史《松溪風雲》,梅州市閩粵贛邊紅史研究專家王繼偉、李塔村饒小舒同志網文及張錫康先生《碧血丹心照汗青》文章所寫。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