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科技帶來便利的同時,也要小心一些坑啊!

網際網路已經像血液一樣滲入到人們的日常生活

很難想象離開網路

我們會不會抓狂

歡迎閱讀本期內容

打賞主播,主播賞打?

文/潘德東

我和小夥伴們都驚呆了:只是因為在網路中多看了主播一眼,再也沒能戒掉打賞和點贊。可誰曾想到,打賞時他在眼前,維權時他在天邊!

話說遼寧9歲女孩打賞主播5萬餘元,其母維權3個多月,待到長髮及腰,一直沒有結果。無獨有偶,常州16歲少女迷戀男主播,打賞65萬元,其母怒告平臺,結果一審敗訴。可憐兩位媽媽,由於拿不出有力證據,雙雙被打得落花流水。

進來容易出去難 臧 強

為什麼玩家給主播打的是賞,主播給玩家賞的是打呢?媒體調查發現,網路直播之所以頻繁出現“孩子打賞易、家長維權難”,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舉證難於上青天,既無法證明玩家的身份,也無法證明是誰在操作。

於是,問題來了:

其一,不明身份的玩家是怎樣註冊成功的?人們起初並未在意,後來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直播平臺沒有實行實名制,使用者資訊可男可女、可老可幼、可真可假,不論用孫悟空的身份,還是以白骨精的名義,都可註冊,無人認證。

其二,如何證明操作打賞的人是孩子本人?根據直播平臺的“規則”,使用者舉證須提供視訊。這就意味著玩家在打賞主播的同時,還得從百忙中抽出時間給自己錄影。否則,就是:你傷害了我,還一笑而過;我打賞了你,卻沒有證據。

其三,打賞主播是無償贈與還是消費行為?如果是贈與,直播平臺就有義務審查賞錢來源的合法性,未稽核,可追責。如果是消費,則屬合同關係,賞出去的錢就像潑出去的水,很難收回;但與未成年人之間合同無效,賞的錢,應返還。

可見,制定遊戲規則的直播平臺,自身在實名認證、資訊稽核、合同履行、交易安全等方面漏洞百出,難辭其咎。他們雖有“最終解釋權”,卻無“最終裁量權”。讓使用者舉證,也完全是“霸王條款”,根本站不住腳,服不了眾。

說白了,在缺乏行業自律、行業規範的前提下,玩家打賞主播,主播打發玩家,就像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而一旦打出官司,往往又“拿小拳拳捶你胸口”,甚至弄到“倆獅子打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

難怪有人感嘆:維權的理想像楊貴妃一樣豐滿,無奈的現實像楊二嫂一樣骨感。難怪有人議論:主播站著掙錢,玩家躺著中槍,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然而,打賞的江湖不相信眼淚,維權的路上更不相信眼淚。面對有人賺得盆滿缽滿、有人賞得傾家蕩產的“打賞經濟”,引導呼籲使用者提高警惕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還是完善法律法規,出重拳,強監管。

否則,隨著打賞“傳奇”一路狂飆,因打賞而引發的打人、打劫、打官司傳奇仍將不斷上演。因為,熊孩子早已沉迷其中,“叫我不打賞,臣妾做不到”。

正是:主播一夜富,玩家千行淚。彈指打賞間,鈔票滿天飛。

再看看下面這兩則新聞

圖/馬巨集亮

【好訊息】福建福州城郊的老李通過一款APP約了兩名護士上門為其護理,老李覺得省去了路上和就診排隊的時間,價格也不貴,特別值得。如今“共享護士”正走進普通居民家庭,為消費者提供便捷高效的服務。

【壞訊息】 山東濰坊的一位市民用手機搜尋下載了一款叫“福利彩票”的應用,並在短短兩天內投入近3萬元買彩票。可是,他卻被福彩中心告知,自己購彩的手機應用是“高仿山寨”。福利彩票不允許進行無紙化銷售,但有大量山寨APP涉違規售賣福彩。

網路平臺既能方便人們生活,也可能衍生個人資訊洩露、網路詐騙等違法犯罪行為。監管應從源頭抓起。

編審:肖承森 編輯:趙一錦

圖文來源自諷刺與幽默報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