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人類歷史上第一個人工智慧城市?

清光緒五年(1878年),為了歡迎美國總統格蘭特路過上海,在上海的英國人特意運來一臺小型引擎發電機,把外灘“點亮”了兩個晚上,這是中國最早一次使用電能。4年後,英國開辦的上海電光公司所屬的乍浦路電燈廠開始發電,這是中國土地上正式發電的第一座電廠,從此,人類電力革命才開始惠及中國。

談及這段歷史,是因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常識是,城市發展的模式依託於技術和產業革命,人們也已達成共識,作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最大推動力,人工智慧會如當年的電力一樣,成為改變城市建設和經濟發展的基礎設施,成為資訊時代的“鋼筋水泥”——既然如此,中國乃至全球第一個將AI全面納入治理體系的城市是誰呢?

最近,我聽到業內一個言之有理的大膽想象:雄安。

這不難理解,雄安“千年大計”的意涵,是其肩負著優化京津冀城市帶空間佈局的重大使命,本身就有創新試驗田的角色,這需要人工智慧的加持。而在不少人的期許中,考慮到中國AI產業在技術創新,資料儲備,和政策支援上的優勢,未來的雄安可能成為全球第一個被AI全面賦能的城市——且不同於電力革命的福祉是靠他人之力,人工智慧對城市的賦能,完全由中國自己主導。

這意味著,在雄安這片亟待開墾的新大陸,科技企業能夠發揮的作用遠超商業範疇。11月8日和23日,阿里和騰訊分別與雄安新區簽訂戰略協議;12月20日,百度也與雄安新區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希望將這裡打造成全球智慧城市的標杆。簽約當天,Apollo平臺的自動駕駛車隊(包括乘用車,商用巴士,物流車和掃地車等)史上最強陣容亮相,在雄安集體開跑;同一天,Apollo第一屆理事會也在這裡召開。

其實早在之前烏鎮網際網路大會上,李彥巨集就表示,百度將和雄安共建一個龐大的智慧城市計劃:在計劃區域內,雄安新城將通過人工智慧技術,解決交通擁堵,自動駕駛,身份識別和授權,以及綠色經濟發展和公共效率提高等問題。

現在看來,在雄安這張“白紙”上,AI可以畫下的藍圖,遠比人們想象的要多。

那麼,AI將如何賦能一座城?

自動駕駛如何改造城市

一個籠統回答是:它將大幅提升城市資源的運營效率。

人類科技發展至今,就是一個不斷將權力“還給”個人的過程。網際網路的出現引發了一次次“去中心化”浪潮,AI也勢必進一步帶來城市資源配置的去中心化。

如你所見,無論食品配給還是資訊傳播,工業時代自上而下的供給制度都越來越少,整個城市資源的聚合方式日趨轉向每個具體的人——而全球城市管理者的共識是,一座城市裡,最需高效匹配的公共資源就是交通系統。這種匹配遠非“共享出行緩解交通擁堵”那麼簡單,而是指未來城市的整個街道系統,都將通過去中心化的智慧排程,為每一個人帶來價值增量。

很大程度上,這是因為在未來,自動駕駛汽車將成為人類交通系統的核心要素。《連線》雜誌曾採訪了一批城市學者對自動駕駛的看法,有些回答老生常談,麻省理工學院城市實驗室主任卡羅·拉蒂的回答頗具代表性:“大量城市用地目前都被停車場和公路佔據,它們將可被改造為全新功能的建築,如公園、公共場所及生產空間等。”

最具啟示的回答來自知名學者雷恩沃特,在他看來,當自動駕駛普及,城市裡的公路,人行道以及街道牆壁之間的界限將變得模糊。自動駕駛將打破工業時代城市規劃的枷鎖,重新釋放城市居民的自主權,將道路“還給”個人。

就在最近,美國國家城市交通官方協會發表了一份未來無人駕駛城市藍圖的報告,詳述了智慧交通將如何融入城市環境。報告最核心的關鍵詞就是:以人為本。

這份報告對未來智慧出行城市提出了幾個準則,譬如:未來的城市將通過提高自動化效率,以減少對道路的需求,確保路人的安全和舒適感;使用第三方資料平臺安全無縫地交換所有街道資料,實時支援街道管理,保持一個動態視覺化的人行道庫存,以實現人行道的民主化;用最少的自動駕駛車輛運載最多乘客。

在他們對自動化城市的構想中,較少的車道,頻繁出現的“中途跨越點(每隔50-100英尺)”,將極大緩解交通十字路口的重壓,甚至可以讓行人頻繁安全地橫穿馬路。總之誠如雷恩沃特所言:“有了無人駕駛,你可能再也不需要交通燈或明確人行道與公路之間的區別,城市將更多依靠資料。你可以看到城市結構以難以想象的方式發生改變,特別是人口密集的城市。”

雄安的交通雄心

事實上,這與雄安新區的規劃不謀而合。

雄安新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陳剛曾表示,雄安新區未來將實現以智慧公共交通為主,無人駕駛私家車個性化出行為輔的出行方式,以此構成未來雄安新區的路網結構和空間分配模式。雄安新區規劃建設的一個核心理念是把城市還給人,不再按照汽車尺度來設計城市和道路,而是按照人的尺度來設計。

這需要整個自動駕駛產業鏈集結待命。此前,科技部宣佈將依託百度建立自動駕駛國家人工智慧開放創新平臺,Apollo開放平臺成為不折不扣的“國家隊”。如前所述,在與雄安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當天,Apollo第一屆理事會也在雄安召開,據介紹,百度、博世、大陸、戴姆勒、福特、英偉達、奇瑞、北汽、一汽、金龍客車共10家企業成為Apollo理事會單位(整個Apollo生態合作伙伴規模已超過70家),將共同商討城市無人車的發展,推動相關法規政策的制定,並探尋可複製推廣的無人駕駛示範模式。而Apollo無人車隊在雄安的集體開跑,也為無人車在雄安的運營積累技術和經驗。

雄安並未掩飾自己的雄心:成為中國第一個沒有紅綠燈,沒有擁堵,擁有先進的智慧交通管理系統,不再需要大量人力上路管理的城市。

事實上,倘若上述雄心得以實現,受益的地方不只雄安,還有整個京津冀經濟帶乃至全國各城市。

如今全球大約50%的人口居住在城市,據聯合國預測,2050年全球人口預計將達到90億,城市化率預計可達70%,伴隨城市化而來的,還有交通擁堵,房價上漲,環境汙染等各種“大城市病”。

面對“大城市病”,雄安新區的建立,就是一個頗具氣魄的“中國方案”,從過去集中資源發展超級大城市,轉向發展城市群。這樣做的目的是,在推進城市化同時,力求相對均衡的城市人口分佈,以避免過多人口集中在少數大城市。

而在這個過程中,技術的力量將非常關鍵。猶他大學都市研究中心董事 Reid Ewing就將自動駕駛比作當年高速公路的興建,就像高速公路的發達讓“均勻擴建城市邊界”成為可能,在Ewing看來:“想象一下未來,道路擁堵很少發生,你在無人駕駛汽車中可以卓有成效地利用時間,人們出行的‘廣義成本’將大大減少。”

這或許意味著,自動駕駛能讓不同城市擺脫對本地交通的強依賴,讓這個時代真正核心的資源——人才,更自由的流動,這不僅能緩解超級大都市的壓力,還將在一定程度上拉動交通不便、資源相對匱乏的地區,讓區域發展不均問題隨之好轉。

未來城市的樣子

當然,人工智慧對城市的賦能,不只交通一面,而是滲透進公共生活的方方面面。篇幅所限,今天簡述一下語音識別和人臉識別技術,對城市未來的影響。

先說前者,人機互動的歷史就是一個逐漸告別冗餘,互動難度不斷下降的過程,而業內共識是,未來五至十年,隨著物聯網產業的崛起,語音將成為人類與機器最自然的互動方式。譬如百度對話式AI作業系統DuerOS就能讓人用最自然的語言,實現資訊查詢,生活服務,智慧家居,出行路況,個人助手和知識教育等200多個功能的操作——或許在未來的雄安,人們可以用最直白的語言,通過與裝置對話完成繳費、查詢、購物、打車等日常活動。

當然,前提是這臺機器認識你——這就得談及另一項惠及城市的人工智慧技術:人臉識別。作為影象識別的核心技術,人臉識別可以實現人臉檢測,人臉對比和人臉查詢。很早之前,百度就已將人臉識別在烏鎮和武夷山等景區落地,通過人臉識別閘機提高遊園體驗及管理效率,還與尋親平臺合作,通過人臉識別系統對比,協助家人快速找到走失者的救助資訊。

可以想象,具備語音互動和人臉識別等AI能力的機器,會讓人們的城市生活更便捷舒適,最直接的寫照就是:當人們早已被各種密碼搞得不堪其擾,未來的雄安或許將成為一個沒有各種身份認證,沒有各種煩瑣程式的城市。我特別相信,就像“無現金社會”在中國的飛速普及(以及被其他國家各種羨慕),更具技術含量的“無密碼社會”,也將在中國率先來臨,它很可能就在雄安。

而你知道,中國令不少國外遊客羨慕的,除了“出門不帶錢包”,還有“夜裡也敢出門”——未來,人工智慧技術也將滲入城市安保系統,進一步提高社會安全係數。

事實上,技術進步降低犯罪率的歷史有跡可循。舉個例子,八十年代的紐約犯罪問題非常嚴重,但到了九十年代,紐約犯罪率突然一路走低,甚至低於美國平均犯罪率——因為人類這個時候發明了網路攝像頭,紐約率先開始大規模安裝攝像頭,極大提高了破案率,也讓犯罪率得以下降。所以完全可以想象,當人臉識別技術得到完善,無異於在城市構築了一張“數字天網”,這將大幅提高涉恐識別和預警能力,讓城市更加安全。

總之在人們的共同期許中,已經走在全球城市探索前沿的雄安,有望成為全球歷史上第一個人工智慧城市。

當然,人工智慧與雄安有關,也與所有城市有關。我相信,就像當年電力革命在中國土地的星火燎原,雄安即將成為的樣子,也是所有城市能夠成為的樣子。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