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當嫖客的習慣,但我沒有當妓女的潛質

1

拉丁舞班的男生並不多,當老師說:請選擇好各自的舞伴。話音剛落,他就站在她面前滿眼的期待的問:做我舞伴可以嗎?

她是驕傲的女生,看到這個冒失的男生,有點不太待見,淡淡回覆:嗯,到時候再看吧!那時候的他是很單純的,以為那句嗯,就是答應了。

之後的日子裡,她成了他的舞伴,在每個拉丁舞開課的時候,總是相約去上課。
那時候他是喜歡她的吧!

2
學生時代總是很短暫的,在這期間,他奮力的追逐,她故意的躲閃,已經被很多同學看在眼裡了。同寢室的男生告訴他,這姑娘不好追啊!他當成了他的挑戰,繼續堅持著。

在原地堅持了三年,她始終覺得,他不是自己要找的那個人,他始終覺得,她就是他要等的那個人。

一個喜歡的深沉,一個拒絕的徹底。

在時間的流逝裡,快畢業了。

她回顧過往發現,他依舊留在原地,內心充滿了,慢慢的感激,畢竟在這個浮躁的時代,能夠這樣執著的喜歡一個人,已經不多了。所以在,畢業寄語裡,她這樣寫:雖然我們的路不在同一個方向,但是我依舊真心祝福你!

3
畢業已經很多年了,都已各奔東西,他去了上海,她留在了成都,彼此都很忙碌。

她會時常想念,曾有那麼一個人,用三年堅持,喜歡著自己。他會偶爾想到,那個我用青春喜歡過的姑娘,最終還是以失敗結束。

到了結婚的年齡,身邊人開始給她介紹物件,領導同事也給他介紹物件,只是覺得始終少了一些東西,於是,依舊單著。

直到很久以後,他們突然再次有聯絡。

4

緣分是個很奇妙的東西,轉了一圈他們又回到了原點。

於是,兩個人正式開始交往。算彌補當年的遺憾,算重新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只是他變的不再那麼單純,也不再把她當成唯一,處事更世故了。她也不再變的那麼單一,開始全方位考量他。

很多年了,很多東西都變了。他和她也變了。

兩個人第N次爭吵過後,她提出了分手,畢竟是異地,畢竟他答應她要過來發展,畢竟他沒有遵守諾言,所以分手的事,屢次被提到。他也開始倦了,也開始厭了,沒有那麼多的耐心去傾聽,去解釋。

這段關係,就這樣僵化著,最後直到各自心力交瘁,各自分道揚鑣。

又回到了畢業時的原點。

5

一年以後重聚,他們已經過了而立之年,只是各自依舊單著。

他變的更世故了,聊天中跟她提到:自己雖然沒有女朋友但是經常光顧風月場所,一點也不寂寞。說這話的時候語氣裡沒有絲毫的避諱,好像對一個陌生人敘述他的光榮事蹟,好像忘了她是他青春裡喜愛的姑娘,也好像忘了他們曾經是一對戀人。

她安靜的聽著,就像聆聽一個陌生人的故事,只是心中不免有點犯惡心。

在他得知,她的經濟情況很不好的時候,他像一個勇士一般站出來說:要她和他保持那種關係,他可以給她錢,但不會打擾她找男朋友,她也不要干預他找女朋友,生活一切照舊。

她,仰天長笑,這算是給前女友最大的侮辱嗎?如果是,那麼他做到了。

最後的最後她回他一句:對不起,你有當嫖客的習慣,但我沒有當妓女的潛質。

6

他們的故事,到此結束。對於他,她從此不再提及。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