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你就一口一口吃掉你

1

如果你是女子,你一定會有這種感覺,當你很愛很愛一個男人的時候,就想咬他,用你細密的銀牙,輕輕地又帶一點點狠地咬他,就像蛇一樣啃噬他的肌膚,想把他融到你的骨子裡。

你一定有過,對不對?就像趙敏對張無忌那樣,在他身上烙下你的印記,讓那烙印從他的身上燒到心裡,這才叫刻骨銘心,這才能永誌不忘,對不對?

是了,我就是這樣一個女子。我自私又熱烈,狡黠又貪婪,這一切只是因為,我愛他。

我最愛在歡愉之時在他的肩上留下我密密麻麻的牙印,感受他的顫慄和我的銷魂,妖精,他像獅子一樣低吼,也像獅子一樣勇猛。

夫子道,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他在我面前,從來不掩飾他的慾望,對我的人的慾望,對我煲的湯的慾望。

骨瓷砂鍋咕嘟嘟冒著泡,奇異的香氣在室內瀰漫,我用心煲一鍋愛恨輪迴湯。

菜場選一隻鮮活乳鴿,請賣家殺好褪毛,回家洗淨焯水去腥,將生薑、大蔥、八角、天麻、紅棗、枸杞、蟲草花,還有我的愛和怨,我的情和執,統統塞進乳鴿的肚子裡下鍋,用文火慢慢燉煮,熬成一鍋愛恨輪迴湯,等著我的情人一口一口喝下它。

蒸汽氤氳,我的頭暈暈而目熏熏。我的身體髮膚曾在他的懷抱裡一寸寸舒展,像草木之於春天,可是,現在,我將要萎謝,像窗外這蕭蕭的秋。

電視裡在放李安的老片子《飲食男女》,晚年綻放第二春的父親回到老宅,喝下二女兒用心煲的那碗湯,回味良久,悠悠說道,你的湯,我嚐到了味道……

我不禁潸然淚下,那碗湯的味道,是什麼味道?是生薑擱多了太辛辣了麼?還是五味雜陳欲辯無言欲語還休?那碗湯,濃縮了多少感情在裡面?

那碗湯,可以令失去味覺多年的父親重新品到人間滋味,我煲的這碗湯,可不可以令他記住我,永遠?

生命中總有些來勢不可擋。比如要亮起來的黎明;比如要暗下去的黃昏;比如宿命的邂逅;比如預知的離別;比如摧枯拉朽的愛情;比如生;比如死。親愛的,如果我不能擁有你,那麼,至少,我也要讓你記住我,永遠。

2

那宿命的邂逅,是在哪一天,陰天還是晴天,早晨還是黃昏?

那天,我手中掕著購物袋,袋裡裝著剛剛給男友買的BOSS襯衣,隨著洶湧的人潮擠上晚高峰的地鐵。

這列地鐵載著我和我的愛情,向我的男友駛去。地鐵上實在太擠了,讓我想起孫賤賤前兩天發的朋友圈。

孫賤賤是我的男同事,胖乎乎的,肚子跟彌勒佛有一拼。孫賤賤本名孫健,可是他太愛跟女同事發賤,發賤時還特愛眨著一雙脈脈含情的大眼睛,楚楚動人地看著人家。那樣子總讓我想起《西遊記》裡的那一集,豬八戒賤兮兮地對一群美女蜘蛛精流著哈喇子說神仙姐姐,你們就可憐可憐我,讓我洗個澡吧。

住在宇宙第一大社群天通苑的賤萌賤萌的孫賤賤發朋友圈,說他在早高峰的地鐵上被人當成流氓了,起因只是在地鐵進站的時候,他沒站穩,碰到了站在他前面的高大壯碩的胖姑娘的胖屁股。

胖姑娘回過頭,狠狠地瞪了一眼孫賤賤,憤怒的眼神兒射出兩支驕傲的利劍,流氓!

數十支利劍齊刷刷從車廂裡各個方向各個角落朝孫賤賤射過來,孫賤賤審時度勢敢怒不敢言,只好通過朋友圈發洩他的怨念:哼,我倒是想耍流氓呢,可您長的也得有讓我耍流氓的心啊!

我正在一臉壞笑地想孫賤賤,不妨地鐵這時來了一個急剎車,我一頭撞進了對面男人的懷裡。

本來,一個有幾分姿色的妙齡女子撞進男人的懷裡,當然不會被當成女流氓,只是,我這天塗的是亮澤度很好的雅詩蘭黛傾慕魅色口紅。這下糟了,豔麗的魅色在這個男人白襯衣的胸前印下了一個飽滿誘惑的脣印,清清楚楚工工整整,幾乎像是有心吻上去的。

我大窘,下意識往後退,細高跟鞋又踩在了後面男人的腳上。

那一刻,我真想把地鐵叫停,逃下去。

而我吻上的白襯衣的主人呢,他的眼睛裡清晰閃過滿滿怒意,又迅速變成一汪笑意,這笑意讓他長長的眼睛看起來那麼多情,就像裡面養著小金魚。

我被這雙眼睛看得臉紅了,啊,對不起啊,真抱歉,那個,實在太擠了。

這雙眼睛的笑意更深了,就像一圈圈的漩渦,能把人吸進去。該我說抱歉,害你還要補妝,他說。聲音磁性又溫柔,像是重力的吸引。

地鐵好像進站了,我又有點站立不穩。

3

那個夏日的黃昏,我沒有把手中的BOSS襯衣送出去。不,事實上,我已經送出去了,我只是又要了回來。

事情是這樣的。我拿著給男友買的禮物,在地鐵站的衛生間裡重新補好了妝,讓自己看起來像朵夏日裡嬌豔動人的玫瑰。

然後,這朵行走的玫瑰出現在了男友的面前。之前,她還曾特意給他打電話,說今晚要加班,週末再給他補過生日,請他原諒,云云。

當然,她這麼做,只是想給他一個驚喜。

可是,他沒得到驚喜,她卻得到了驚嚇。當然,她想,他也被驚嚇到了。

我開啟門的時候,渾身上下只在腰間裹著一條浴巾的他正賤兮兮地衝廚房發嗲,甜心兒,人家已經洗好了,等著你的浪漫晚餐哦。

電光石火間,我的心開了一道縫,高翔這個賤人,簡直比孫賤賤還要賤一千一萬倍。

我不想衝到廚房看那個女人長什麼樣,那簡直太不堪,我只是掄圓了胳膊,啪得給了這個前男友一耳光。是的,就在那一瞬間,他在我的字典裡已經變成了前男友。

我是個烈女子,眼睛裡揉不得沙子,我要的愛情必須是百分之百的純粹,像純度最純的金子。怎麼會有女人願意跟別的女人分享一個男人,我實在想不通。

我那時還不知道,等我想通這個問題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我把手提袋向裸著上身的高翔擲去,然後轉身飛奔下樓,可等我跑到樓下,突然想,既然我不要這個高賤人了,何必把BOSS襯衣便宜他呢?

於是,我又跑到樓上,敲開門,在他和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撿起了地上的襯衣,又給了高賤人一個耳光,然後,再一次轉身飛奔下樓。

這一連串的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總共用時不到三分鐘。當然,這得歸功於那一天我穿的高跟鞋,十公分的高跟鞋,給了我蔑視敵人的氣勢,也給了我平視敵人的高度。

由於敵人在道德上的先天弱勢,那天的戰役,我贏得很輕鬆。後來,我和高賤人橋歸橋,路歸路,再沒發生過瓜葛。我是個烈女子,跟前男友藕斷絲連這種爛俗戲碼,不會發生在我的頭上。

人生在世,最要緊是姿勢好看,哪怕是死,也不能死得太難看。

4

那之後,我常常感到空虛,這空虛總在深夜裡向我襲來,給我出其不意的一擊,我的心臟軟弱無力。不,它不疼痛,它只是軟弱,好像被人從腔子裡拿出來,無所庇護地裸露在風沙中,每一下跳動,都像是最後一下。

那對狗男女一定活得很恣意吧,雖然那天他們的姿勢很不好看。

沒有男人的我留一件男士襯衣有什麼用呢?我本來準備送給老爸,假裝一回乖女兒。可是,還沒等我送給老爸,它就迎來了它的新主人。

我在一家廣告公司做文案狗,老闆最大的優點就是鼓勵我們奇裝異服,一個有才華的人連著裝也是別出心裁的,他說。

為了錢,沒有才華的我只好想方設法證明自己的才華,那天,我穿一件不規則剪裁的鳳尾式兒的真絲裙裝上衣,豐潤白皙的左臂裸露在空氣中,右臂卻在寬大的蝙蝠袖中呼之欲出,衣襬前襟僅到腰間,後襬卻像開屏的孔雀尾巴。

10點18分,這隻花枝招展的孔雀拖著尾巴開到了盥洗間,顧影自憐,低頭拿紙巾去擦她的玫瑰紅色高跟鞋,一抬頭卻發現一個男人正在上下打量她。

白襯衣?她失口驚呼。

口紅?他亦低聲驚歎。

人生何處不相逢,有緣哪!

那天下班,我和我吻過的白襯衣的主人來到公司樓下的小酒館,一起舉杯邀明月。我發現,他有一張很英俊的臉,五官硬朗線條分明,下巴上冒出青青的胡茬,像剛剛收割完的稻田。

紅色的葡萄酒灑在我白色的真絲裙上,點點暈開,像浪漫的鴉片胭脂,我有點醉了。

我們醒時相交歡,醉後各分散,那天晚上,我睡得很香甜,沒有失眠,我的心也沒有感到軟弱空虛。

那件沾染了鴉片胭脂的裙,妖嬈地在夏夜的清風中跳舞。

第二天上午10點18分,我的手機收到微信:到盥洗間來,我有禮物送給你。

我的心臟像被一顆子彈擊中。

白襯衣拉過我的手,拿出一支口紅放到我的手心,是敢愛敢玩色的雅詩蘭黛戀愛花火。

還你,他說。多情的眼睛裡盛滿了笑意,我恨不得化身為裡面的一尾小金魚。

我摸摸發燒的臉,我也有禮物送給你。

哦,是什麼?

我將藏在背後的襯衣拿出來。物盡其用,這才是它的歸宿。我真是個天才,戀愛的天才。

他用有力的手臂環住我的腰,俯身去吻我,我感到心悸,不由得往後一仰,像蠟燭上的火苗,岌岌可危。

是,我後來才知道,遇見了他,我的命運岌岌可危。

後來的報告會上,他做的創意PPT是,你是我生命中不一樣的花火。黃昏的光從百葉窗裡灑進來,他下巴上細小的胡茬留下青色的陰影,言情小說家管這叫五點鐘影子。

美輪美奐,浪漫傾情,老闆讚不絕口,客戶亦很滿意。

可是,我想,只有我懂它真正的深意。我把它當成是寫給我一個人的告白,最深情的愛情告白。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我的心終於不再裸奔。

5

孫賤賤又在跟女同事發賤,露露,我問你,人體哪個器官在激動時會變大6—7倍?

露露被孫賤賤那雙賤萌賤萌的大眼睛看得抬不起頭,嘟嘟囔囔道,我拒絕回答。

我神煩一天到晚葷段子不離口的男人,那樣真的好賤。我狠狠白了一眼孫賤賤。

孫賤賤恬不知恥不以為意,笑得肚皮上的肉都開始亂顫,你看你看,你們都想哪兒去了?是瞳孔啊!

露露的臉更紅了,孫賤賤神祕兮兮地湊到露露跟前,用一種好像很輕但又故意讓旁邊的人都能聽到的聲音說道,以後你有男朋友了,會很失望的哦!

討厭!露露揮舞著她的小粉拳朝孫賤賤肥厚的胸膛捶去。孫賤賤的意淫得到了滿足,開心地哈哈大笑。

我覺得愛講葷段子的男人就是沉浸在自己的意淫當中,他們多半效能力很差,只能靠過嘴癮得到滿足。

我討厭講葷段子的男人,他就從不講。這讓我覺得他很男人,特別是他穿著乾淨挺括的白襯衣在電腦前專注工作的時候,下巴上青青的胡茬散發著濃濃的男性荷爾蒙氣味。

孫賤賤接著說,昨天大家一塊兒喝酒,任經理的老婆忘了拿鑰匙,來找他拿鑰匙。任經理真是豔福不淺,找了個那麼漂亮的老婆。不過話說回來,老婆不要找太漂亮的,擱家裡不放心啊。

我的胸腔裡,像吞了一坨鉛塊。整個公司只有他姓任。

我跟他說分手,可是,他那雙能養小金魚的眼睛開始溼潤,像世間最小的湖泊,雨季的湖泊。我深深地嘆息,我知道,我情願溺斃在這湖泊裡。

我問他,你會跟我結婚嗎?

他想了想,不會。

我鬆了一口氣。我最怕聽到他說,親愛的,等著我,我跟老婆早就沒感情了,等著我離婚娶你。

那是多麼虛偽。比起虛偽,我寧願他自私,最起碼誠實。

我決定,給他做情人。我只要留住這一段情,不問前因,不求後果,只為他曾在那段陰暗的日子裡將我照亮。

朋友圈裡有人秀恩愛:生同室,死同穴,生死之間時我們同居。我的心又軟弱得開始裸奔,我們生不能同室,死不能同穴,那麼我們只有同居。

吾不識青天高,黃地厚,唯見月寒日暖,來煎人壽。我知道我們沒有地老天荒,那麼我只能抓住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把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個剎那,都變成地老天荒。

6

生命中總有些來勢不可擋。比如要亮起來的黎明;比如要暗下去的黃昏;比如宿命的邂逅;比如預知的離別;比如摧枯拉朽的愛情;比如生;比如死。

既然我們的相遇是宿命的邂逅,那麼我們的分開也是預知的離別。

既然我不能擁有你,那麼,我只能讓你記住我,永遠。

我們分開吧。你對我說,低著頭。

我知道你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這樣一雙熱烈的眼睛。

這樣的眼睛讓你無法直視。

下個月我的女兒就要出生了。你艱難地說。

好。我笑了。

我知道這一天早晚會來到。

小蠻,對不起,你是個好姑娘。我對不起你。

你又說。

沒那麼艱難了。

好像這句話你早已在心中排練過一千次。

不。不要跟我說對不起。你沒有對不起我。

我又笑了。這一場愛情裡,我在做什麼,心裡清楚地很。

你看過《海的女兒》嗎?她在刀尖上跳舞,她痛但她快樂,哪怕最後化成泡沫。

我敢開始,也能結束。我不後悔。

小蠻,你想要什麼?我能為你做什麼?

你伏在我的胸前。

我什麼也不要。我只要你記住我,永遠。

我撫著你的發。

我會記住你。永遠。

喝了這碗湯吧,這是我最後一次為你煲湯。

你的淚掉落到湯裡,你將它一併飲下。

你不知道你飲下的,除了你的淚,還有我,和,我們的孩子。

人類嬰兒胎盤又名紫河車。新鮮的紫河車,橫直剖開血管,用水洗淨,放入花椒湯中煮濾,再以黃酒蒸透,烘乾,補腎養精,益氣養血。

那個昏暗的下午,那個老護士握住我冰涼得沒有一絲溫度的手,把這個拿回去吧,這是你自己的,吃了它,很補的。

我的子宮裡乾乾淨淨,再也沒有了胎音,就像亙古的荒涼的曠野,暗無天光。

生命中總有些來勢不可擋。比如要亮起來的黎明;比如要暗下去的黃昏;比如宿命的邂逅;比如預知的離別;比如摧枯拉朽的愛情;比如生;比如死。親愛的,如果我不能擁有你,那麼,至少,我也要讓你記住我,永遠。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