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的愛情,為什麼看起來都比自己的好

朋友竹竿是個男神,瘦高小眼睛,不帥,打籃球很溜,雖然納悶怎麼他就能被別人稱呼成男神了,但是就是這麼莫名其妙。

他活的比我灑脫,戀愛談了一段又一段,有長久到我們以為浪子收心了的,也有恢復常態沒幾個月的。

從成為朋友之後,不謀而合,每年聚兩次,暑假一次,寒假一次,誰都不能爽約。

剛過的寒假一聚前,打電話約時間,聽說會帶女朋友過來見見,我們都很好奇,怎樣的一個姑娘這麼大本事,能第一次被帶來面見。

揣著奇異果的心去赴約,到達約定的餐廳時看到他們早早到了,昏黃的暖燈下兩個人輕聲交談著嘴角上揚掩不住的笑意,戀愛的酸腐味撲面而來,可能我和另一個朋友這發動機電力過足,腳底發虛飄過去的。

姑娘是標配的黑長直,齊劉海,框架眼鏡,白白淨淨的微帶嬰兒肥,五官沒有特別出眾但是整體氣質舒服,略施粉黛簡單大方,作為一個女生的審美可能覺得稍顯普通,這根本不是竹竿以往戀愛的風格哇。

第一次見面少不了自我介紹,彼此知道個姓名和暱稱方便稱呼。到現在回想,她的名字我是沒記住的,大概是兩個字吧。姑娘是學設計的,聽起來就高大上的樣子,也沒敢多嘴問太多,畢竟術業有專攻我們不是走一個方向的,不知道問啥,而且問了聽了也不懂哈哈。

聊到快畢業了大家都有什麼打算,自然問起竹竿幾個月前的考試結果怎樣了,他在接近年底的時候參加了新疆電網的考試,我們都調侃他是準備去發展共產主義接班人的事業的。他不置可否,對呀,錢多嘛。可是一切也並非想象的那麼簡單,他堅定的語氣告知我們他全新的flag,這次沒過,他決定再戰。

姑娘在讀書的地方,她說等他考上了她也跟他一起去,大有一種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架勢,我跟身邊的好友心有靈犀秒秒鐘交換了個眼神,表示佩服。竹竿寵溺笑著,告訴她可能會為了她留在讀書的本地一起工作。

未到的朋友姍姍來遲,可以上菜了,吃飯交談中並無不妥。姑娘撒嬌說想吃這兒的蛋炒飯但是不敢吃,竹竿溫柔撫頭,想吃什麼就點啊少吃點沒事的。可把她給矯情壞了,我們默默的無語,礙於不熟也不好互懟。

後來緣由才慢慢道出,米飯過敏。怪我們大家孤陋寡聞了,世間竟有如此奇人,那她前二十年是靠喝天地雨露存活下來的嗎?

姑娘羞澀的說,從小到大都是以饃饃代替的米飯,偶爾嘴饞米飯也極為剋制。震驚之情無異於火山噴發,原來還可以這樣。

所以啊,我更要好好愛著她,呵護她。竹竿抖得一手好狗糧,甜膩的氣息秒殺眾人。

全程夾菜,偶爾喂一嘴,耐心詢問姑娘還要吃哪些距離遠的他好夾過來,即便吃飽了和別人聊天也時而偏頭溫柔看著姑娘不做作不小心翼翼的連續進食,不皺眉不嫌棄。

這是我們熟悉的那個毒舌竹竿嗎,仿若紳士?我的天,是幻覺吧?刺激。

後來到揮手告別,我們都暗自感慨,如果不是真撞上了對的人,理所應當的憐愛怎麼也假裝不來。朋友圈裡從不透露物件的竹竿,在他隨後生日那天罕見宣告。沒錯了,要為他們暫定兩年後的婚禮存份子錢勒。

別人的愛情,為什麼看起來都比自己的好?
別想了,因為,是真的好。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