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社群邢明放手一搏:離開新三板 往區塊鏈狂奔?

沉寂許久的老牌社交平臺天涯社群(證券程式碼:833359.OC)最近動態頻頻。

4月9日,天涯社群公告宣佈擬從新三板摘牌。而數日前,一向低調的天涯社群創始人邢明“破天荒”接受區塊鏈媒體鏈準準的專訪,對天涯社群在區塊鏈的佈局及未來發展方向進行介紹。

“區塊鏈不是救命稻草,而是天涯重新崛起的核武器。”邢明表示。

在錯失移動網際網路風口後,天涯社群一直在努力追趕。掛牌新三板兩年多的時間,天涯社群不斷投資佈局嘗試新業務,以期轉變盈利方式,但收效有限。此番摘牌新三板,天涯要在區塊鏈上下大賭注嗎?

謀翻身收效有限

作為老牌社交網站,天涯社群最近幾年出現在媒體報道中總是與“沒落”掛鉤。而觀其近幾年的發展,這樣的看法也不無道理。

伴隨移動網際網路的迅猛發展,社交平臺快速迭代,曾經輝煌無限的天涯社群、人人網等未能及時隨移動化潮流轉變的老牌社交媒體已失去舊時風光。如今,在陌生人社交領域,新浪微博佔據主導地位;熟人社交方面,微信佔據鰲頭。此外,還有風口下的短視訊、直播平臺爭相搶食。

這樣的形勢下,天涯社群雖頑強存活,但近兩年的道路走得不是很順暢。

公司經營方面,似乎吸取了此前轉型不夠及時的教訓,天涯社群積極籌劃轉型,以期改變收入主要來自網路廣告的盈利模式,轉向以社群遊戲化為方向的個人增值服務作為公司重要的收入方向。

挖貝新三板研究院資料顯示,天涯社群在2015年8月掛牌後,多次釋出投資公告,宣佈進入閱讀與文學產業,進行影視製作及發行、版權運營及出版;並對虛擬現實產業、文化創意領域、移動端進行佈局。

不過,這些轉型嘗試也被外界解讀為是在“跟風”。

從業績方面來看,這樣的“跟風”似乎也取得一定成果。挖貝網根據公開資訊瞭解到,2013年至2017年6月30日,天涯社群業績虧損呈現收窄趨勢,2017年上半年,天涯社群淨利潤-956.68萬元,較上年同期-2606.88萬元的虧損額度降低不少。不過,營收下滑同樣困擾著天涯社群,2016年其營收出現比較大的下滑,從2015年的1.73億元降至1.31億元,2017年上半年的營收僅為5086.56萬元。

此外,天涯社群2017年半年報顯示,雖其個人增值服務業務收入較上年同期增長近2倍,但網路營銷業務收入仍然佔據主流,這意味著其轉變盈利模式的目標並未實現。天涯社群仍然未回到主流社交平臺的位置。

押注區塊鏈?

2017年下半年,區塊鏈走上風口,到2018年徹底引爆,創業者蜂擁而至,BAT、上市公司等紛紛跑步入場。天涯社群在2017年底上線天涯鑽。媒體分析指出,天涯鑽參照了美國區塊鏈社交平臺Steemit推出的可交易代幣STEEM以及Steem Dollar。

天涯鑽是否跟比特幣一樣性質,天涯官方持否定態度,但這並未影響天涯鑽的火爆。據挖貝網瞭解,天涯鑽限量發行9億個,每期發行的數量與單價都不一樣。2017年12月22日,天涯鑽第一期3000萬個低調上線,0.2元一個,到12月29號售罄,歷時7天;第2期3000萬個天涯鑽於12月30號22點多開售,0.5元一個,次日上午9點多售罄,不到12小時。

值得注意的是,這是在天涯社群幾乎未對天涯鑽進行任何宣傳的情況下出現的銷量。邢明坦言,“誤解促進了天涯鑽銷量,但它只是特權道具不是代幣。”

天涯鑽的火爆似乎讓天涯社群驗證了區塊鏈的巨大前景,2018年3月,天涯社群將原“金融先鋒”版面更名為“區塊鏈星球”。目前該板塊討論火熱。

對於外界“天涯做區塊鏈也是一次跟風”的質疑,邢明予以否認,他表示,天涯是屬於國內最早佈局區塊鏈的網際網路企業之一,2015年的時候我們就瞭解到了區塊鏈,真正關注區塊鏈的時候是2016年,那時候區塊鏈並沒有多少人關注。當時我們發現區塊鏈可以幫助天涯進行底層生態構建,沒想到2017年終突然它就火了。

邢明認為,區塊鏈的理念特別適合天涯,包括天涯的遇到的一些問題和痛點,比如區塊鏈的去中心化、建立信任和溯源確權。“我在總結天涯走過的彎路,認為最大的錯誤就是中心化和媒體化了,在獲得融資之後,過度人為干預破壞了社群弱中心的自組織基因,所以我們就開始琢磨如何用區塊鏈重構天涯的底層規則。”

邢明給天涯社群制定的下一步目標,是要堅定地走向去中心化的全球華人原創內容區塊鏈社群,致力成為區塊鏈技術合規創新應用的踐行者。

估值待重構

不管天涯社群計劃從新三板摘牌是出於放手去做區塊鏈的需要或是其它原因。挖貝網綜合目前新三板市場整體情況及天涯社群自身情況來看,無法否認的是,目前的新三板已不再適合現階段的天涯社群。

資金,可以說是天涯社群目前最緊缺的東西。

曾經,天涯社群主要靠自有資金活著,在融資上“挑挑揀揀”:包括紅杉資本沈南鵬在內的幾乎所有知名投資人都和天涯有過接觸,最終,邢明選擇了聯想、清科等幾家“對天涯比較寬厚,沒有那麼急躁”的公司的投資。

後來,谷歌的入股間接導致天涯社群創業板上市計劃落空,加之業務走向衰退,天涯社群在2015年8月“退而求其次”掛牌新三板。

挖貝新三板研究院資料顯示,天涯社群在新三板共完成2次募資,募集金額合計1.06億元。其中,第一次募資3999萬元由海口天涯創業投資中心(有限合夥)認購,其執行事務合夥人為海南君達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該公司系邢明控制下企業。2017年2月完成的第二次募資原定募集15400萬元(含)-21000萬元(含),但最終僅募資6600萬元,邢明、海南橙紅網路科技有限公司、華夏幸福(600340.SH)分別投資1100萬元、3300萬元、2200萬元。

融資並未能完全滿足天涯社群的資金需求,邢明多次質押股權為天涯社群借款提供擔保。天涯社群在2017年半年報中提到,公司控股股東(注:邢明)為公司借款提供擔保,將其直接持有公司3250萬股質押於銀行。截止2017年6月30日,天涯社群貨幣資金僅為464.94萬元。

另一方面,受政策影響,掛牌以來交易就不活躍的天涯社群,目前股票無法在新三板恢復轉讓,流動性已陷入停滯。

據天涯社群披露,其自2010年2月20日獲得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頒發的《資訊網路傳媒視聽節目許可證》。根據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辦公廳關於加強網路視聽節目持證機構參與“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新廣電辦發【2016】46號)要求:“《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持證機構參與全國股份轉讓系統應向所在地省新聞出版廣電管理部門提出申請,經省級新聞出版廣電管理部門稽核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審批後,方可在全國股份轉讓系統掛牌。已經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的,應按本通知要求重新履行申報審批手續,在獲得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批准之前,不得在全國股份轉讓系統進行股份交易。”

2016年10月,天涯社群向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申報審批手續,並按規定申請股票暫停轉讓。4月11日,天涯社群公告審批進展:因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認定公司間接股東存在外資,因此尚未審批。公司一直在和監管部門及股東溝通解決上述問題,截至公告披露日尚未解決,因此,審批一直未能取得實質性進展。

這意味著,已經停牌一年多的天涯社群將繼續停牌,股票仍然無法交易。

天涯社群在公告中提到,後續投資機構引入估值是其決定摘牌的原因之一。

區塊鏈的火熱和新三板冷清必然導致估值差。被解讀為與區塊鏈掛鉤的天涯鑽計劃發售9億個,天涯社群官方測算後表示,天涯鑽未來基準定價將不低於1.2RMB。按此價格計算,天涯鑽市值10.8億元。而天涯社群在新三板最近一次募資的定增價是22元/股,目前公司總市值21.7億元。以目前新三板市場整體冷清情況,即便天涯社群成功恢復轉讓,其估值恐怕也很難再得到提升,反而有很大概率下降。

此外,天涯社群在公告中提到,擬摘牌另一原因是考慮公司掛牌維護成本。

對於目前的天涯社群而言,財務成本方面能省則省無可厚非。需要注意的是,掛牌新三板不僅僅是要負擔財務成本,作為非上市公眾公司,資訊要求公開透明,信披成本無法用金錢衡量,因為信披違規招致監管層處罰的新三板公司不在少數。

區塊鏈已經成為天涯新的想象空間,在監管越來越嚴厲的情況,公眾公司可能會成為天涯的包袱。而加入區塊鏈概念,無疑,天涯社群的估值可能需要重構。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