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遺憾不是錯過

我愛江山也愛美人。在下方少尋,名揚四方的方,年少英才的少,世間難尋的尋。年少的我們都有一個少俠夢,行俠仗義、行走四方,除暴安良,懷擁美人。

而現實是:我只是個小幫派的大哥,但我打架穩準狠,做事狂拽酷。揍倒敵人後,瀟灑地抹去嘴角上的一滴血,嚥下吼中的血腥,穿上當下時髦的衣裝,我依舊是溫和的紳士。

我有兩個最好的兄弟,趙穆和與高雲翔。雖然剛到初一,我卻已經交往過三四個女友,所謂“臭味相投”很適合我們,她們的共同點都是能武不能文的酷女孩,霸氣、多情、善變,和我一樣。我始終認為女人會離開,兄弟卻會始終陪伴,那種一起打過架、流過血的情誼是最難忘的。

那些年幫兄弟追過的女孩

趙穆和是有點沉穩的人,不同於我和高雲翔的張狂,他不打架的時候是個安靜的人。這兩天,一向沉默寡言的他突然讓我講我的情史、傳授他成功追到女孩的絕招。我狡黠一笑:“兄弟,喜歡上誰了?哥幫你追”他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沉默了一會才說:“溫卿寧,可是她學習那麼好,長得又好看,怎麼會喜歡我這種學渣呢”

我第一次見他如此黯然神傷,使勁拍了他一下:“這麼不自信,不像你風格啊,你不知道嗎,一般外表乖巧溫柔的女生都藏著一顆躁動不安的心,只要你勇敢加不要臉,那她就手到擒來呀”

我使勁想了想,才想起溫卿寧—一個安靜到冷漠的女生,她因個子略高,就坐在中間第五排,而我在第七排,趙穆和在第八排最靠牆的位置,我的地理條件想對優越,於是對他說:“放心,哥幫你打探打探”

第二天上課時,我和前面的同學換了一下位置,坐在了她的後面,我寫了個紙條,然後伸長胳膊放到了她桌子上,她打了個激靈,瞪了我一眼,用書擋著紙條悄悄看了看,我能想象到她的面紅耳赤,因為我看到她白嫩的耳朵都紅透了。

她趁老師轉向黑板時飛速地把紙條扔給了我,我輕輕開啟,於是,這樣一個對話展開在我面前,“你談過戀愛嗎”,“不!”我噗嗤一下笑了,這女孩子真逗,這樣牛頭不對馬嘴的對話也暗含了兩個回答和直接的拒絕嗎?

一枝梨花白

我仔細觀察了她一番,淺綠色風衣,黑色緊身長褲搭配白色帆布鞋,搭配上清秀白淨的臉龐,一副青澀的模樣,但一雙好看的丹鳳眼中裝滿了冷漠與疏離,似乎除了書本再也容不下其他。

根據我多年的經驗,總結出三個字“不好追”,但這種想法自然是不敢告訴趙穆和的,我只告訴了他溫卿寧沒談過戀愛,可能不懂愛情,讓他慢慢來,再等等,觀察瞭解一下溫卿寧的喜好。

近水樓臺先得月這句話不太適合我,但近水樓臺先了解月這句話可以恰當地形容我的任務。我經常和同學換位置坐到她後面找她說話,她總是愛搭不理。

但她的好朋友,也是她的同位—柴夢是個話嘮,我倆經常聊得不亦樂乎,我發現,柴夢是一個很活潑外向的女生,大大咧咧,整天樂呵呵地笑著,露出一排整齊的大白牙,慢慢地,我倆成了好兄弟,我問她關於溫卿寧的喜好和性格,她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歡。

其實很簡單,溫卿寧眼裡只裝得下書和歌,喜歡寫作、偶爾畫會畫,喜歡聽音樂、偶爾看電視劇,喜歡看愛格,期盼遇到一個才貌雙全的男生。我一字不漏地告訴趙穆和,,鼓勵他去表白。

放學後,我讓柴夢把溫卿寧約出來,推著趙穆和去告白,拽著柴夢離開。

聽趙穆和說,在他很認真地背誦完情書後,溫卿寧淡然地看了他一樣,面無表情地說:“對不起,我不喜歡你”轉身就瀟灑地離開了。

趙穆和買了酒,在宿舍狂喝,第二天醒來第一句話就說:“夢醒了,老子要忘了溫卿寧”

我卻不甘心這麼埋葬我兄弟的初戀,我想一定是我兄弟不夠浪漫,還是不夠懂她的心。

我中午在食堂吃飯時經常叫柴夢拉著溫卿寧坐過來和我們在一桌吃,我發現她愛吃土豆絲和西紅柿炒雞蛋;她很喜歡學英語,也很熱心,別人向她請教問題時,她會耐心地講到別人理解;她很要強,無論是學習、體育還行音樂,她都不甘落後,會付出很多時間默默訓練;她很和善,女生人緣很好,卻不愛和男生說笑;她喜歡安靜,經常自己在座位上看書、聽音樂。。。

跑操時,高雲翔和她女友打鬧,她女友不小心絆倒了和她在同一排的溫卿寧,我第一次生氣地凶了高雲翔。事後,寫紙條詢問她有沒有摔傷,她逞強說沒事,就手上擦破了一點皮。

可是,我扶她起來的時候就看到她的手磕破了,滲出了血跡,胳膊肘也磕青了,想必膝蓋也磕青了吧。看到她逞強安慰柴夢的模樣,我突然有點心疼了。我想我肯定是為趙穆和心疼的。

是風,不是我

兩天後的一個晚自習放學,我和牛鵬(我莊上的一個小混混)剛走出教室不久,我聽到身後有人叫我,我以為我夢遊了,對,我聽到溫卿寧叫我,可我還是固執地轉過身尋她,卻真的看到了她和柴夢,柴夢推了她一下,她小跑到我面前,把一個粉色的信紙塞到我手裡,輕聲說:“一定要認真地看”便轉過身拉著柴夢跑了。

你看到過最美的煙花綻放在漆黑的夜空中的模樣嗎?溫卿寧塞給我情書的那一刻,我真的看到了。

可你又嘗過剛聞到一個香甜果糖卻被打翻在地而沾滿了泥土的味道嗎?我開啟情書的那一刻便嚐到了世上最苦澀的甜。對啊,我自作多情了,高傲如她,溫卿寧怎麼可能會給我寫情書,這是柴夢寫給我的,原來,再勇敢的人遇到愛情也會驚慌,可朋友會替ta勇敢。溫卿寧讓我認真看是讓我體會到柴夢的真心,可我卻不敢讓她體會到我的情意。

我把柴夢單獨叫到操場,冷冷地對她說:“柴夢,你鬧什麼?”她卻低下頭沉默,半天她才抬起頭,卻紅了眼眶,“你喜歡溫卿寧對不對”“開什麼玩笑?!”我脫口而出,她突然笑了“方少尋,你相信女人的第六感嗎?你相信我喜歡你嗎?”我緊鎖著眉頭,說實話,我第一次感覺到女人聰明起來如此可怕。

她卻沒有停止的意思,繼續說道:“你看她的眼神都是溫柔的,我從沒有看到你對別的女生也用過這樣的眼神,你口口聲聲說為了趙穆和才去瞭解溫卿寧的,可他都放棄了,你還在堅持的是什麼,別告訴我你不知道自己的沉淪”

我吼了一聲“夠了,這樣的話我不想讓第三個人聽到,你走吧”她嚇呆了,突然就哭了,哽咽著說:“她不會喜歡你的”痛恨地看來我一眼就跑了。“我知道”

我做夢也沒想到,牛鵬第二天下了晚自習去找柴夢,並帶她去我莊上,還差點侵犯了她,幸虧有同學看到了他倆,並告訴了一直找她的哥哥。因為這件事,柴夢轉學了。

溫卿寧,我愛你,我可以讓全世界知道,除了你。

柴夢,對不起,我不後悔傷害過任何人,卻後悔認識了你。

溫卿寧,我以為我對你的愛堪稱偉大與傾城,可後來才發現,愛情不過是我一個人的事,你只是我鬢邊嗅得到卻不堪折的一枝梨花白。

最遺憾的不是錯過,而是你從未愛過我。

如果你也喜歡一個人

一個不可以喜歡的人

一個知道不可能在一起的人

那麼秋別後,故人興許會入夢來吧。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