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裝奢侈品第一股要來臨?帶著一倉庫的阿瑪尼狂衝A

作者丨張斯文

來源丨野馬財經

目前我國二胎政策全面放開,童裝行業進入黃金期。安踏、森馬等知名成人服裝品牌紛紛進入童裝行業,試圖分一杯羹。

行業群雄割據,這家靠代理奢侈品童裝和授權經營的企業是否迎來春天?

近日,成立於1992年的北京嘉曼服飾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嘉曼服飾、嘉曼)向證監會遞交了招股說明書。

野馬財經(微信公眾號:ymcj8686)發現嘉曼服飾是一家高大上的公司,其代理的國際一線大牌“ARMANI JUNIOR”、“Catimini”、“YOUNG VERSACE”等知名奢侈品品牌,將目標直接對準高收入人群。

然而,零售代理這種模式是一把雙刃劍,銷售國際一線品牌在提升公司影響力的同時,也不得不面對庫存日益增多的問題,如果代理產品出現質量問題會極大的損害公司名譽。授權品牌經營也像一顆“定時炸彈”,授權合同的續簽問題也使得這家公司的利潤更加不確定。

那這家老牌童裝公司能否藉此次IPO繼續擴大自己在童裝市場中的份額,給新兵們好好“上一課”?童裝這塊“大蛋糕”這家公司又能吃到嘴裡多少呢?

庫存就像一塊巨石

俗話說“事有輕重緩急”,而嘉曼服飾的當務之急就是練就一手“胸口碎大石”的絕技。

根據招股書,野馬財經(微信公眾號:ymcj8686)注意到這家公司的存貨佔資產比例正在逐年攀升,且這一反向資料“領跑”行業。

(存貨規模方面,嘉曼服飾與同行業上市公司的比較情況)

上圖顯示,嘉曼這項資料上可謂行業“領跑者”。但是管理層似乎很難高興起來,原因顯而易見,存貨意味著錢,商品變現這個過程具有一定不確定性。

通常情況下,顧客買衣服的時候都喜歡“今年新款”、“新上市”這個說法,這就可以看出服裝企業是在和時間賽跑。一旦產品過季,最讓公司頭疼的就是產品折價問題了。服裝企業通常會採取打折促銷等方式來清理自己的庫存以換取資金儘快迴流,但這樣做的話難免會影響公司利潤。

野馬財經(微信公眾號:ymcj8686)在招股書中發現,嘉曼服飾對於自己一年以上的存貨除採取了線上促銷、商場特賣、內購會特賣等主流銷貨方式。還有一種頗具特點的處理方式就是加盟促銷(加盟商以較低折扣向公司採購過季產品,在其加盟終端進行折扣銷售)了。其實通過何種方式都差不多,反正都是大寫的“賠錢甩賣”。

對於公司的存貨情況,野馬財經(微信公眾號:ymcj8686)諮詢了在服裝行業有數十年從業經驗的劉琪,他表示,對於服裝行業來說,存貨的週轉非常重要,把東西賣出去才能變成錢,放在手裡不是少賺利潤,就是虧本。

所以,無論採取何種方式清理庫存,嘉曼基本上都是以“低價甩賣”這種方式處理尾貨了。而公司在應對虧本這件事上就要靠“存貨跌價準備” 這一會計科目來體現了。

這個科目的存在更像是讓企業時刻保持一個“自我反省”的狀態,畢竟要“吾日三省吾身嘛”,但是這件事又會直接關乎公司利潤,看來還是很難抉擇的。

(公司與同行業上市公司存貨跌價準備計

從上圖中可以看出,儘管嘉曼服飾的存貨很多,但在計提存貨跌價準備時卻“十分手軟”,計提比例低於行業平均值許多。

而在招股說明書中,嘉曼也作出瞭解釋,公司認為童裝時尚度不如成人,家長更注重舒適。授權品牌和國際代理品牌(後者佔存貨50%)屬於中、高階品牌,打折力度低。所以公司採取的存貨跌價準備計提方法符合公司實際情況和銷售政策。

廣發證券紡織服裝行業研究小組亦在今年3月的研報中指出,如果過季存貨清理效果不佳,或者後期因為生產經營不順利,繼續產生過季存貨問題,則有可能再次發生減值計提風險。

可見,計提存貨跌價準備結果將會直接影響企業當期利潤,這種事情躲也躲不開,就看公司選擇“一刀切”還是“慢慢剌”了。聊完存貨這個頭疼的問題,再看看這家公司的經營情況。

授權品牌經營暗藏風險

嘉曼服飾的經營思路在同行業中顯得別具一格。

據招股書披露,這家公司的主營收入來源按品牌型別主要分為自有品牌、授權經營、國際零售代理三種。重點是,嘉曼自家並沒有工廠,所有產品全靠代工。而關於這家公司未來是否要建設工廠,公司並未給予回覆。

進一步挖掘上圖,可以看到嘉曼服飾收入結構卻悄然改變。自有品牌收入逐年減少,而授權經營品牌收入每年都有著大幅度的提升。

“自有品牌發展進入穩定期,因此加大了對授權品牌‘暇步士’的階段性投入且產生可觀的回報。”嘉曼服飾在招股書中這樣解釋到。

關於授權產品的由來,從招股書可以看出,嘉曼與LF CORP. 以及北京天達華業貿易有限公司分別簽署《許可協議》、《特許加盟協議》。協議指出“暇步士”“哈吉斯”品牌授權分別將於2020年和2022年到期,目前這塊收入佔公司營收較高,也就是說,到期之後嘉曼不一定能拿到此授權,業績將會無法保證。

嘉曼主要採用線下直營、加盟、電商直營三種銷售渠道。通過招股書可以看到,近幾年嘉曼的電商直營佔比逐年攀升,加盟與線下直營渠道逐年萎縮。

以上兩個協議還進一步授權了嘉曼可以將上述品牌在天貓、京東等電商平臺進行銷售。同時,嘉曼服飾還計劃將此次募集資金47%左右(1.3億)用於建設電商運營中心,繼續拓寬電商渠道。如果到期後嘉曼拿不到授權,這筆投資會不會“打水漂”?

關於未來公司對自有和授權品牌的發展規劃,野馬財經(微信公眾號:ymcj8686)已經聯絡了嘉曼服飾相關人員,截止發稿,並未收到答覆。

嘉曼服飾這種經營模式就像硬幣的兩面。方面,代銷國際一線品牌會為公司提升形象;沒有自建工廠公司則可以輕資產運營,不用承擔建設工廠等重資產的一系列風險。另一方面嘉曼服飾又無法掌控產品質量的風險。

根據2013年7月22日訊息,浙江省工商局檢查發現嘉曼服飾有限公司銷售的一款阿瑪尼少年(ARMANI JUNIOR)長褲抽檢pH值專案不符合國家標準要求、一款由北京嘉曼服飾有限公司銷售的DIESEL連衣裙面料耐摩擦色牢度專案不符合國家標準要求。

2017年12月11日,中國消費者報太原方面曾釋出由北京嘉曼服飾銷售的HUGO BOSS圓領衫存在鄰苯二甲酸酯、CATIMINI 連衣裙套裝有可萃取重金屬含量不符合相關標準要求。

嘉曼服飾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也建立了產品質量控制流程。但是,嘉曼服飾的這種品牌代工、零售代銷的經營模式註定了這家公司要承擔產品質量問題的風險。

(嘉曼服飾生產經營各環節質量控制流程

看來,嘉曼服飾未來要走的路還很長。如果此次能夠成功IPO,那麼這家公司在注入新鮮“血液”之後,更應該以此為契機,提升核心競爭力。這個家族企業能夠在未來的年報中向廣大投資者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麼?歡迎大家在文末進行討論。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