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不好,空有一手暗戀的好本領!

 “有人認為愛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點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許真是這樣的,萊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麼想嗎,我覺得愛是想觸碰又收回手。”

1

我第一次見到Ethan是在大一的留學分享會上,他是那一場的主持人。

也許是那天的燈光恰到好處,穿著白襯衫的他被映襯得分外好看,我的腦海裡第一次浮現出“少年感”這樣的詞。

分享會結束要到主持人那裡刷卡,雖然和他近距離面對面接觸了幾秒鐘,但我太膽小了,什麼也沒發生。

我只是當天晚上在學校的非官方表白牆上發了一條匿名訊息:Ethan學長,你有女朋友嗎?如果沒有,介意有一個嗎?

然後我迅速取關了這個公眾號。

過了幾天,當我室友一邊尖叫一邊把手機戳在我臉上的時候,我其實差點忘了這件事了。

我接過她的手機,看到表白牆更新的一條訊息:“我是Ethan,單身。還有,我也是大一的。”

“他也是大一的我竟然還叫他學長…太尷尬了。”

“重點是單身好嗎!”

彼時我剛和在美國讀大學的男朋友分手不久,實在說不清這莫名其妙的一見鍾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那時候流行一個詞,叫做“crush”,意為短暫、熱烈但是又羞澀的戀愛。

我把它歸結為crush。

雖然嘴上說著心裡想著我只是隨便喜歡他一下,可每次在路上偶遇他的時候,無論我和朋友在談論什麼,我的大腦永遠都立刻宕機。

每次在自習室碰到他的時候我坐著手腳都不知道往哪放,主要和他稍微有一點眼神接觸就如臨大敵恨不得原地消失。

而當我沉浸在自己的暗戀遊戲中不亦樂乎的時候,室友一句話就潑了我冷水:“得了吧,你什麼都不說,他壓根都不知道你是誰。”

我能怎麼辦,我對他一無所知。

他是什麼學院什麼專業?家住在哪裡?愛好是什麼?他未來有什麼打算?留學還是考研還是就業?

最重要的是,他喜歡什麼樣的女生?

室友翻了我個白眼,一個小時後就查到了Ethan的學院、專業和課表,告訴我和我們同一個部門的朋友住在Ethan對面的寢室,並且他答應做我的助攻。

後來Ethan和我在同一個操場上體育課的時候,我室友們總是大聲地喊我的名字。

我在學生會部門發言的時候那個朋友會拍我的照片發給他。

他還被迫加了我的微信,雖然在這之後的一年內我們只說了不超過十句話。

結果就是,我和他仍然屬於在路上碰到的時候只能尷尷尬尬地轉移視線的關係,完全沒有一點進展。

我覺得我太奇怪了,一邊真心實意地說著喜歡,在路上碰到他一次都要回來和朋友唸叨好幾天。

一邊又什麼都不肯做,甚至在所有人都努力地把我朝他面前推時我還要往回跑,氣得我朋友們大罵我是個慫貨。

大三的時候他出國交換了,我失落又慶幸,一方面覺得終於不用擔心隨時可能在學校裡碰到他了,一方面又想問問他什麼時候才回來。

他的朋友圈我一天能看十八遍,九張圖裡能發現一百個有趣的細節,閒下來的時候還會開啟Google 地圖看看他發的定位具體在哪。

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國的,有一天晚餐後我和室友像往常一樣在學校裡散步,我說起我最喜歡的對愛的形容:“你知道嗎,萊斯特小姐,我認為愛是想觸碰又收回…”

然後我看見Ethan牽著一個女生的手迎面走了過來。

後來我聽朋友們告訴我,他們是在做交換生的時候認識的,他們乘同一班飛機,上同樣的課程,一起做小組作業,一起參加舞會,課後去海邊度假。畢業之後兩個人一起申請了去美國讀研。

2

“你喜歡過我的吧?我其實隱隱約約也能猜到,但是你一直沒和我說過,見到我也只是低頭走開,我又不好意思主動問你,感覺像自戀狂似的,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你搭話。”

“雖然我不太瞭解你,但你應該挺可愛的。祝你前途似錦。”

畢業很久之後,久到我都忘了我還有這麼一段窩窩囊囊的暗戀的時候,我收到了他的微信。

反覆認真地像做閱讀理解一樣地讀了幾遍之後,我關掉了對話方塊。

我一直想到英國留學,最開始聽說Ethan喜歡美國之後,我一度有點動搖。

可那天晚上看到的他和他女朋友牽手的畫面,徹底斷了我的念想,讓我安心地申了我的女神校,如願以償來到了英國。

我在這裡遇見了Carter。他來自四川,雖然只在那邊讀了四年大學,卻讓我這個成都人有種莫名的親切感,我們很快成了好朋友。

我讀商學院,他學傳播學。我們雖然不在一起上課,選擇的專業也完全不同,但經常約飯,約圖書館,各自吐槽自己的專業有多變態,有時來了興致,也聊一下所在領域的學科趣聞。

Carter有趣又聰明,涉獵相當廣泛,有時我專業課上出了問題,把課本扔給他,他居然也能說個七七八八出來。

我本科學的新聞學,自然也不甘示弱,會在他談到我不能認可的觀點時和他辯解。

收到Ethan的微信,我覺得遺憾也覺得釋然。然後我做了個決定,打電話約Carter一起吃晚飯。

像以前一樣,我們點好餐,聊起了最近的學習生活,吐槽一下難搞的教授,抱怨幾句不愛乾淨的室友,擔心一下過幾天要交的論文。

在話題的間隙,Carter突然嚴肅了起來。

“我有很多話想和你說。你認真聽。”

“首先我向你保證,我絕對不是出於在異國他鄉的寂寞空虛而對你說接下來的話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真心的。”

“我喜歡你。”

我愣了愣,我的心像可樂一樣咕嘟咕嘟地冒起了泡泡。

“我覺得你也喜歡我的,如果我們兩個人之間一定得有一個先開口,那就我來。”

“我有時候在想為什麼我們要來英國,一年的時間太短暫了,但我又會想如果不來英國或許就遇不到你了。

馬上就要回國,我很怕以後我們再也不聯絡了,我很怕我再不說出口就沒機會了。

我好喜歡你,我不想錯過你。我不想讓你猜來猜去,不想讓你受委屈。”

“和我在一起嗎?”

這些泡泡上升破碎,在我的眼睛裡氤氳成霧氣。

4

《請回答1988》裡,柳東龍對德善說:別在乎誰喜歡你,而是你,你喜歡的人是誰。除了等待別人喜歡你,你大可以喜歡別人。

我為什麼一直不肯對Ethan表白,是因為我覺得總有一天他會看到我對他的喜歡,然後喜歡上這樣的我。

可是最後呢,他其實根本都不瞭解我。

因為我沒有給他了解我的機會。他只能遠遠地站在我的幻想裡,最後禮貌地道上一句:“前途似錦。”

若要形容暗戀時的心情,沒有比這句更貼切的了:“若問閒情都幾許?一川菸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可戀愛呢?戀愛是:“風和日暖,令人願意永遠活下去。”

人生實短,暗戀太苦,遇到愛時,不如就邁出一步,盡情去愛,不要遺憾。

兩個陌生人墜入愛河,只有一個知道這不是巧合!

今晚我想聽聽你的故事,

你真的不打算找我聊聊嗎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