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眼柔情的暗戀

      我始終都沒有將高中時的那段暗戀當作初戀,我認為的初戀是真正的你情我願,而不是我那樣的單相思。

      我總認為他知道我喜歡他,如果他也喜歡我,他一定會有所表示,而我作為一個女生,應該矜持的等他主動。

      我把我的心事告訴了我的好朋友,而好朋友告訴我,“我覺得他知道我喜歡他”這件事是我的心理作用,實際上,他並不知道我,認為我應該主動一些,哪怕只是告訴他,我喜歡他。

      我半信半疑,也根本沒勇氣去主動的跟他說上一句話。一個年級兩年我們在一個樓層,四年我們在一棟樓,校園裡碰見他無數次,除了跟他面對面我會躲避,其他的時候都只是遠遠的望著,想著。

      喜歡上他,是因為一個眼神對視,他那一眼柔情,只是在我眼中停留了幾秒,我便對他那一眼柔情著了迷。可那時高一寒假的最後一天,臨別前他來跟哥哥說了幾句話,說話間,哥哥說:“這是我妹。”他轉眼看了我幾秒,頂多三秒,我便臉紅,小心臟撲通撲通,幻想漫天飛舞。

      一個寒假,都在期待快點開學,早點再見他。小心翼翼的向哥哥打聽他的一些事,生怕哥哥看穿我的小心思,哥哥開了一句玩笑,“幹嗎,你看上他了?!”我便再也不敢從哥哥那打聽他的任何事。

    他是籃球隊的隊長,作為也會些籃球的我,並不認為他籃球打的很好,認為應該是他穩重,所以他才當了隊長。他高大、不算很魁梧、板正的身材、不是很帥氣陽光的臉,就因為他那一眼柔情,把我迷的,他的籃球賽我都會在旁邊默默看著、想著自己的心事,總覺得他能感覺到球場邊滿眼柔情的我。

      不認識他時,沒有覺得他的存在。自從對他有了小心思後,經常,他出現在樓道、樓梯、校園的每條路上,相見又怕面見,就喜歡悄悄的在遠處看著他,也始終相信他能感覺到我的存在。

      就這樣,到了暑假,見不到又開始想念,做夢都會夢見坐在他的自行車後座上,靠著他的背,跟他訴說鍾情。醒來,只會陷入無邊的思念中。把自己關在房中,錄音機裡一遍一遍放著張信哲的情歌,覺得所有的歌裡傷感都是給我的,聽著聽著便抱著被角哭了起來……

      放假前,從同學那裡偷偷看到他家的電話號碼,悄悄的默記在心,記了那麼久,鼓起多大的勇氣,在暑假的某一天晚飯時間撥通了他家電話。

      第一次,他接的,我沒敢發出聲音,心提到了嗓子眼。

      第二次,他媽媽接的,我說找晨陽,他媽媽把電話給了他,我還是沒敢吭氣。

      他餵了幾聲,我不作答,他便說不說話就掛了。我仍然沒有勇氣,等到他那邊嘟嘟響後,我收回撲通亂跳的心。

    聽到他的聲音,我覺得已經夠了。我想他一定可以猜到是我。

      我寫了一封長長的情書,小心點藏好,等到開學的第一天,我塞進學校的信箱,收件人是他,寄件人署名“伊甸園”,我只是在心中表達了對他的愛慕之情和思念之苦。

      我不知道那封信他收到沒有,不知道他是怎麼處理的。

      但是,再見他依舊會躲他,保持自己遠遠張望他的姿勢,悄悄的看著我所能看見的他。

    有一次,我擁有了兩件漂亮裙子,穿上後,滿心都想著他能看到,我那滿身柔情只為他能見一眼。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他交了一個女朋友,高高的個子,健康的小麥色面板,不算精緻的五官,我竟然覺得他倆般配極了。當然,他倆身後,仍然會有我憂傷的眼神遠遠的望著他們,看他們有說有笑、看她在球場邊為他加油、看他和她一起吃飯、看他們牽手、深情對望…

    畢業十年後,從我們共同好友的同學QQ空間日找到他的QQ,我以我好朋友的身份加了他。告訴他,當年一個叫芳的同學悄悄喜歡了他幾年,望了他幾年,給他打過幾次電話、寫過一封信,卻沒有說過一句話,問他可曾知道那個暗戀著他的女生。

      他的確不知,真的就只是我的心理作用。

      每天,都會以我朋友的身份和他聊天,聊著聊著聊成了習慣,聊出了不一樣的他,那個學生時代的他,我並不瞭解,這個時候的他,已經不是自己那時現象的樣子,不是自己現在喜歡的型別。但跟他在上班時間聊天,已經成了習慣、成了每天的期待和依賴,我發現這樣很不好,於是終於在一天,我拉黑了他的QQ,狠心堅持了一週不去想,久了也慢慢真的不再想起。偶爾會很想的他的時候,努力去找他的QQ,想加回來,卻發現怎麼也找不到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一眼柔情也慢慢淡忘。不遺憾,至少我體會過暗戀的苦澀,青春期的那段暗戀,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很美好,願將這美好記憶永留。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