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四月是個混蛋

2018年的4月12日,蘭州,中雨,需要打傘穿厚外套。

                      1

下午兩點半有個學術會議,我躺在宿舍被窩裡玩手機。簽到時,關掉了GPS定位,讓手機自動記憶最近一次的位置,哪裡都好,只要別顯示我在宿舍就好。

很幸運,上一次的定位是在離報告廳不遠的路上。

在這前一天,小宇請我吃了火鍋。我要求的,要辣的。

一直戒辣的我,就著500ml的RIO,從頭吃到尾,吃到嘴脣麻木,胃裡發燒,屁眼生疼。

今天早上,拉完肚子稱體重,少了兩斤。

                      2

下午3點,突然想起還有一張免費的電影券。然後上美團,選電影。

時間最近的一場是三點半的《遇見你真好》,正好是我喜歡的風格。

一分鐘穿好衣服,一分鐘上廁所,一分鐘下樓,十二分鐘到達電影院。

忘了戴帽子,頭髮混著雨水和油膩成了綹狀,白鞋子上全是雨水濺起的汙漬。

從書包掏出那張被我蹂躪的皺皺巴巴的劵,走到影院前臺。

妝容精緻的售票員看到手裡那張劵後,甜美的笑容瞬間消失,斜睨了一下我淋溼的書包和溼答答的雨傘。

轉過身拍了拍旁邊同事的肩膀,用不重也不輕的語氣說:“嘿,又來了個用劵的,你去!”

另一位同事,忍著不快,壓著嗓子,擠出假笑,給我兌換了那張電影票。

如果我說“我絲毫不會在意那些眼神和語氣”,那一定是騙人,如果不在意,我也不會描述出來。

在意的事情很多,我不能每一件都去迴應。

                        3

影廳裡一共五個人,兩對情侶和我。

除了我懷裡抱的是可樂和爆米花,其他人抱的都是情趣。

我看的是電影,笑的是劇情。其他四個人可能看的是獨自在前排笑的人仰馬翻的我,笑的是懷裡的人兒又柔又軟吧。

說了很多,你可能會問,這些和四月有什麼關係?又和混蛋是什麼關係?

四月以前,我一定不會吃辣的火鍋,一定不會躺在宿舍刷劇,一定不會大雨天去看電影,一定不會囉哩囉嗦寫個日記。

這一切的發生,起源於四月十號這天。

第一件事,拒絕前任的聯絡。

第二件事,收到初戀的邀請。

第三件事,遭到上司的刻薄。

不再聯絡,是我提出的,原因是我承認並說穿了他的花心。而他發簡訊,打電話,讓我證明從哪裡看出他花心了。

這讓我失去了最後一點點的忍耐,感到徹底的失望。

邀請是電視劇裡狗血的結婚邀請函。同時伴隨而來的還有初戀終於得到真愛回頭向前任致敬的感謝語。

本就陷入上段戀情泥潭的我,至少在此刻,是不願意看到愛過的人比我幸福的。

刻薄是上司莫名其妙的火氣和拒絕錄用的奇葩理由。儘管做好一切壞結果的準備,可還是沒有猜到最後的結局。

拳頭打在棉花上,力氣大過了痛感,憋在了心裡,成為了無名火。

於是,突然暫時被工作冷落的我,揣著身上僅剩的一百八十元,做著最省錢的事,睡覺、蹭飯和花免費的劵。

因此,即使再看不慣的眼神、聽不下的語氣,也只能咽在肚子裡。

                        4

看到這裡,四月是不是個混蛋?

我努力刷題,努力備課。複試前一天,自己在教室裡講課到十點,回到宿舍還刷了兩套高考題。只為了第二天能一舉通過。

可,第二天,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

一個月的努力,因為一句話,變成了遙遙無期的冷宮。

儘管有太多的不滿,儘管四月很混蛋,我還是想把這混蛋當成考驗。

兩天的發洩和休息,讓我緩過了精神。

一個人的路終究會很難,即使好朋友很多,可總比不上愛人的安慰和陪伴。

又想到了亦舒的《喜寶》的話:“我想要很多很多的愛,如果沒有,我想要很多很多的錢,如果還沒有,我想要很健康很健康的身體。”

那麼,我現在處於第三種需求上。火鍋治好了咳嗽,休息治好了失眠,看電影治好了精神。

我現在,只想要很健康很健康的身體。

四月,我知道,你很混蛋。

可過了今晚,我依然愛你。

明天,你好。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