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蘇氏:交集點

8、關於獲取知識

關於學生腦力勞動的積極性,人們已經談論得很多了。但是可能有各式各樣的積極性。學生把讀過的東西或者教師講述的東西背得爛熟,回答得很流暢,——這也是一種積極性,然而這種積極性未必能促進智力才能的發展。教師應當努力達到學生思考的積極性,使知識在運用中得到發展。

批註:真正的積極性在於促進學生積極思考,使知識在運用中得到發展。

在我看來,教給學生能借助已有的知識去獲取知識,這是最高的教學技巧之所在。我在聽課和分析課的時候,正是根據學生腦力勞動的這一特徵,來給教師的教育技巧下結論的。怎樣才能做到,使學習成為一種思考活動,從而有利於獲取知識呢?在這裡,什麼是最重要的呢?

獲取知識——這就意味著發現真理、解答疑問。你要儘量使你的學生看到、感覺到、觸控到他們不懂的東西,使他們面前出現疑問。如果你能做到這一點,事情就成功了一半。但要做到這一點並不那麼簡單。在備課的時候,你要從這樣的角度對教材進行深思熟慮:找出因果聯絡正好在那裡掛鉤的、初看起來不易覺察的那些交接點,因為正是在這些地方會出現疑問。而疑問則能夠激發求知的願望。

批註:1.蘇氏知識觀:知識的獲得過程就是發現真理、解答疑惑的過程。2.思維起於疑惑,讓學生出現疑問,達到一種悱憤狀態,激發一種求知慾,是開啟學習之旅的開端。3.交集點正是疑惑重重、刺激思維的“導火線”。

譬如,我面前擺著“光合作用”這一課的教材。應當給學生講清楚植物的綠葉裡所發生的變化。這一切都可以講得合乎科學的可靠性、理論的徹底性和教學論的循序性,但是卻有一項任務沒有完成:沒有引起學生的一定的智力積極性。我深入地思考教材:那因果聯絡掛鉤的交接點究竟在哪裡呢?啊,就在這兒,最主要的交接點就在於:無機質怎樣變成了有機質。這是一幅令人驚異的、神祕莫測的圖畫:植物從土壤和空氣裡吸取無機質,而在自己的複雜的機體裡把它們變成了有機質。這個製成有機質的過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在植物機體這個複雜得難以捉摸的“實驗室”裡,在陽光照射下,把礦物肥料這種無生命的東西,變成了西紅柿的甘美的肉汁,變成了玫瑰的芬芳的花朵,這一切都是怎樣進行的?我在講述的時候,儘量引導學生意識到這個疑問,使他們感到激動:“這一切就在我的眼前發生,可我卻怎麼沒有認真思考過它呢?”

怎樣才能引導學生產生疑問呢?

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知道:哪些東西要講,而哪些東西則留著不要講完。沒有講完的東西,就好比是給學生的思維埋下一段“引火線”。在這裡,沒有任何適用於一切場合的現成方案。一切都取決於具體教材的內容和學生現有的實際知識。同樣的教材,在這個班裡在這一點上不要講完,而在另一個班裡,卻要在另一點上有所保留。

現在,譬如說,學生的思想裡產生了疑問。

於是我就進一步努力做到,從學生以前在生物課上、在閱讀書籍的過程中以及在勞動過程中所掌握的知識的全部儲備裡,把解決面臨的疑問所需要的那些知識都抽取出來。這種抽取已有的知識來解決疑問的辦法,就是獲取知識。在這裡,不一定要把學生一個接一個地喊起來回答問題,聽他們說些什麼,然後從他們的零散的回答裡湊成一個總的答案。這樣的做法只能造成表面上的積極性,而不一定能調動每一個學生的真正的思維積極性;有些學生在回想和回答問題,而另一些只是在旁聽。而我需要的是要使所有的學生都進行思考,進行緊張的腦力活動。因此我常常用這樣的做法;一旦引起學生的疑問之後,我就自己來講解教材,而不喊學生起來回答一些個別的、零碎的小問題。

為了使學生從思考中獲取知識,教師必須對學生的知識有充分的瞭解。可能一個學生記住了所學的東西,而另一個學生卻有所遺忘。在這種情況下,我就得充當學生腦力勞動的指導員,使每一個學生在聽我的講解時,都能按照他自己的路子,從意識的倉庫裡把所儲存的東西抽取出來;而如果在意識的倉庫裡的某個地方正好是個空白,如果有些人的思路在某處斷了線,那我就得補充講解,填補這個空白,克服思路脫節的現象。但這一點也是需要有高度的技巧和藝術的。我努力尋找重複講解已經學過的教材的最恰當的形式,以便使學得最好的學生也能從中發現某些新東西。凡是學生的知識並沒有什麼空白和脫節的地方,我就只加以簡短的講解。這裡沒有那種表面上的積極性,學生們雖然沒有開口,沒有回答問題,沒有相互補充,但這是真正的獲取知識。我想,這種獲取知識的形式,可以稱之為學生對自己思想的“回顧”,對自己的知識倉庫的“清點”。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