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上丁元英

丁元英,何許人也?小說《遙遠的救世主》的主人翁。電視劇《天道》裡的大叔男神。在劇中人稱丁哥,大哥。作者在這裡作為粉絲也腆臉稱一聲大哥。入鄉隨俗吧。大哥他不是小鮮肉。但是,其風度氣韻比小鮮肉還讓人著迷傾倒。

大哥是一個標準的宅男。除了一日三餐下樓,基本上足不出戶。大哥喜歡一個人待在屋子裡聽音樂,喝茶,上網,涉獵廣泛。用大哥的話說就是啥都看看。其實這都是謙詞。大哥幹一行愛一行專一行。大哥在玩兒音樂上造詣很高。被髮燒友小弟稱之為玩家。三個不同版本的《流浪者之歌》,大哥能深入淺出地說出優缺點,做出專業級評判,讓人心服口服。大哥還有一套自行獨立設計研發的頂級音響。這套音響能發出讓人靈魂顫慄的天籟之音。這種聲音在以後的日子裡撞開了漂亮女刑警芮小丹的心扉。其價值已經不能用不菲來形容了。

大哥在佛學上的境界也已經登峰造極。在五臺山上,和得道高僧一起談禪論理。大師說大哥已經站在了得道的門檻上。進則淨土,退則凡塵。我想大師是看大哥有慧根,讓大哥皈依我佛。但是大哥很明顯看不上大師這個四大皆空的稱號。沒有答應。要不怎麼會說“幽幽古剎千年鍾,都是痴人說夢”呢?我佛是名門正派,大哥身上還是倒行逆施的魔道東西多一些。大哥說跟佛的緣分到門檻就算緣盡了。不進不出。

大哥還是股票天才。股神巴菲特的年化收益率是百分之二十。大哥搞得私募基金,本金兩億,不到一年時間淨利潤兩個億。倆人根本不是一個級別。大哥雖然掌握了股市密碼,但為人不貪婪,及時解散了私募基金。我認為大哥搞私募基金,醉翁之意不在酒。大哥就沒把它作為一個長久的營生,旨在於一把實現財務自由,清清靜靜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哪怕後來在柏林會議上的簽字,賬戶被凍結,也都是在大哥意料之中的懲罰。這就是所謂的“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吧!

大哥是個不適合結婚的人。也可以說大哥是個超凡脫俗純粹的人。普通家庭所牽扯到的責任,義務,瑣碎,家常裡短,對大哥來說就像一條條鎖鏈。你能想象大哥跟女人討論誰做飯,誰洗碗這樣的事情嗎?你能想象大哥給孩子餵奶洗尿布的情景嗎?你能想象大哥為了哄女人開心,扮鬼臉跪搓衣板的情景嗎?大哥認為平常本該如此,不必計較,無需解釋。生活很簡單,不需要名貴華麗的傢俱點綴,不需要精心炮製的錦衣玉食。能居之室,一桌一椅,一簞食,一瓢飲,足矣!不執著於出人頭地,近似於刻薄平淡的生活。可這樣的生活哪個女人受得了?

大哥又是個幸運的人。能讓大哥稱得上幸運的事情實在不多。愛情女人是一個。大哥有一段失敗的婚姻。這讓大哥對女人有了一種骨子裡的排斥。按照大哥的生活架構,後半輩子就一個人過了。可上天還是把芮小丹送到了大哥身邊。並且兩人經過一些小挫折,最終走到一起。其實不是女人可怕。是大哥的擇偶標準太高了,跟大哥合適的女人太少了。我合計了合計,跟大哥合適的女人,最低的條件也得是沒有貪嗔痴的天國之女。就說貪吧!我覺得貪就是一種俗。貪慕虛榮,貪財好勢,貪得天長地久。有哪一條大哥也受不了!嗔呢,心胸狹窄,不夠婉轉。容易由情生恨,由恨生仇。有這也得作罷。痴,是人都得有點。這個看個人愛好吧!這標準夠高吧。大哥遇到的女人就差不多達標。芮小丹首先是公務員。收入穩定福利好。在縣城有房有酒店股份,有經濟基礎。再就是勤奮努力,特立獨行,不依賴。最後人家也沒指望天長地久。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我就是一門心思的想疼他。”簡直完美,這就是天國之女的標準。大哥知足吧!

大哥身上有一種殘酷美。殘酷是現實的寫照。現實中很少有人認識到社會是殘酷的。通常人們會說社會是不公平的;生活是艱難的;愛情是物質的。其實這些都是對殘酷的溫和表達,不達本質。大哥說做人不能把別人不當人,也不能把自己太當人。這就是殘酷的辯證法。文化屬性是大哥分析社會的理論基礎。強勢文化造就強者,弱勢文化造就弱者。大哥無疑是掌握強勢文化的武林高手,而我等泛泛之輩只能是弱勢文化造就的三教九流,甚至是不入流。大哥給我們講扶貧的故事。旨在告訴我們:世上沒有救世主,能救我們的只有我們自己。學習,領悟,認知,選擇。提升自己,超越自己。這才是自救之路。大哥已經是得救的人了。

大哥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他的祕書肖亞文說看不懂這樣的人。我翻來覆去的看,越看越覺得大哥不是人。大哥是半神。神不是玄幻小說裡翻雲覆雨開天闢地的人物。神是達到寂空涅槃境界,領悟因果究竟法門,走進聖經窄門的人。大哥就是站在門口的人。神即道。大哥是即將得道的人。幸好大哥是論道不修道,不辟穀,否則哪還有一絲人間煙火氣。

大哥是世間第一等人物。《獨品亦清歡》裡說,第一等人物是那些刻意和現實中的熱鬧保持距離的人。在黑夜裡素衣孤行,在孤獨的情境中,依然豐盈明朗,獨品清歡的人。大哥就是這樣的人。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