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轄權異議”為何能中止保姆縱火案審理?

撰文丨孔令晗 編輯丨李巖

今天(12月21日)上午,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杭州保姆縱火案。

身處輿論中心,這場幾能斷定將成為刷屏熱點的審判卻被一盆“冷水”澆滅。當天,因被告人律師當庭提出管轄權異議,法庭宣佈中止本案審理。

由於庭審出現“意外”,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的好奇心從案件本身轉移到了中止審理之上。

那麼,幾個小時前的杭州中級人民法院庭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辯護人:

案發地警方忽略證據,要求異地審理

簡單理解,法學術語中“管轄權”所指,即哪個法院負責審理此案。21日上午9點半,被告人莫煥晶辯護律師黨琳山在個人微博釋出文章,詳細解釋了提出管轄異議的原因。

他指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21條規定,高階人民法院管轄的第一審刑事案件,是全省性的重大刑事案件。第22條規定,最高人民法院管轄的第一審刑事案件,是全國性的重大刑事案件。因此,“考慮到本案的社會影響巨大,浙江省高階人民法院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對本案也是有管轄權的。”

黨琳山表示,偵查、審理縱火案,應當將起火的原因、報警的經過、滅火的經過調查清楚;而要調查清楚這些事實,必然要向當時滅火現場的消防部隊指揮人員、第一批進入火場的消防員收集證據。“可現有案卷顯示,公安機關在偵查階段恰恰沒有向上述人員收集證據。在參與滅火的84名消防部隊人員中,只收集了兩名消防員的證言,而且這兩名消防員並不是第一批進入火場的,而是第二批才進入。” 黨琳山認為,杭州市公安局這樣的做法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13條有關全面蒐集證據的規定。

由於上述異議,黨琳山認為杭州中級人民法院並不是最適合審理此案的。據他介紹,一個多月前他向最高人民法院郵寄了《關於對“莫煥晶放火、盜竊案”請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管轄的申請書》,希望能夠指定浙江省以外的法院審理本案。11月20日,他同時向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告知了此申請書,要求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最高人民法院沒有明確答覆之前不要安排開庭。

以此理由要求不要開庭,便是辯護一方在此次開庭前的主張。可今天(12月21日),在沒有收到最高院回覆的情況下,杭州中級人民法院依然通知開庭。

當庭提出異議無效後,黨琳山離席。

杭州中院:

依法具有管轄權,律師擅自離席

庭審中斷後不久,杭州中院官方微信釋出通報,就被告人莫煥晶放火、盜竊一案庭審情況進行說明。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查閱通報顯示,12月21日9時,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第二法庭依法公開開庭審理被告人莫煥晶放火、盜竊一案。庭審開始後,審判長依法詢問被告人、辯護人是否申請回避,被告人莫煥晶的辯護人黨琳山律師以要求指定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外的法院異地管轄為由,要求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停止審理本案。審判長依法告知辯護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十條、第二十四條的規定,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本案具有管轄權。

這裡,政知君需要幫讀者總結一下。

針對管轄權,律師黨琳山所強調的是杭州以外的法院如最高法對此案同樣擁有管轄權;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雖然沒有否認上述說法,但同時強調自己本身同樣也有管轄權。並且,兩方的依據均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也就是說,不同級別的法院對此案的管轄權,並不具有排他性。

下面,我們接著看杭州中院的通報。

隨後,辯護人黨琳山律師無視法庭紀律,不服從審判長指揮,擅自離庭,拒絕繼續為被告人莫煥晶辯護。審判長遂依法決定休庭。杭州中級人民法院表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五十三條至第二百五十六條的規定,本案自休庭之日起至第十五日止,將由被告人另行委託的辯護人或者法院依法為其指定的辯護人準備辯護。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將充分保障被告人的辯護權利,另定日期繼續審理本案。

專家:

管轄權異議必須具備足夠理由

庭審因被告辯護律師提出管轄權異議而中止後,有分析指出,管轄權異議的提出者主要侷限於法院本身,一般在處理上下級法院或同級法院管轄爭議時提出。對此,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曲新久教授介紹說,由被告人辯護律師提出管轄異議本身並沒有問題。但他同時表示,一般來說,到庭審階段再提出管轄異議“有些晚了”。另外,“提出管轄權異議必須具備足夠的理由。”

有訊息稱,律師在庭審階段擅自離席,很可能遭到律師協會處罰。黨琳山在接受政知君採訪時表示,在做出這一決定前就已預料到可能會被杭州中級人民法院投訴到司法局、律協,但處分會有多重,目前還不好判斷。

作為辯護律師,他這次提出管轄權異議,也不僅僅是為了尋求使當事人免於死刑的可能。“只要還原真相,該她承擔什麼責任就承擔什麼責任。但刑事案件的審判並不僅僅是追求對嫌疑人的處罰量刑,更重要的是通過案件的審判,理清案件發生背後的因果,為我們整個社會的管理提供一些改進的可能。就這個案子來說,只有挖掘出真相,才能發現物業、消防等方面存在的問題,避免今後再次發生類似的悲劇。”

實際上,根據黨琳山的介紹,被告莫煥晶對自己可能被判死刑的結果已經做好了準備。“她就是一個普通人,也沒有經歷過庭審審判,還是很害怕。從她自己樸素的是非觀來說,她是覺得別人家死了那麼多人,自己可能只有一死才能彌補。”

黨琳山表示,還是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夠答覆自己的申請,“如果同意指定其他人民法院進行審理,我就準備在其他法院參加庭審。如果還是決定在杭州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希望能就我在申請中提到的問題進行答覆。不管怎麼樣,只要當事人不解除對我的委託代理,我就會一直負責下去。”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