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曆史中的花木蘭?拜了兩百多年的騎兵之父被發現不是男的

花木蘭的故事相信大家都聽過,為了讓年邁的父親不用親自服兵役,花木蘭女扮男裝替父從軍,後來打了勝仗還當了將軍。

這個故事源自於北朝民歌《木蘭辭》,真實有沒有發生過還存疑。但萬萬沒想到的是,大洋彼岸的美國竟然還真出了一位「花木蘭」。

這位美版「花木蘭」生前一直以男人的身份活著,死了兩百多年之後才被後人發現,他也許並不是個男人,而這件事連當事人自己可能都不是很清楚。

這個人就是被稱為美國騎兵之父的普瓦斯基,本身是波蘭人,在本土起義失敗,因此遠赴北美參加了獨立戰爭。

普瓦斯基畫像

1777年如果不是他在戰爭中救了華盛頓,美國的歷史或許就並非是今天這樣了。

從這點上來說,全美人民都要高呼一聲他是我爸爸以示尊重。不過由於最新的研究證據顯示,普瓦斯基本人並不是男性,因此現在正在緊急討論要不要改口為她是我媽媽。

有關普瓦斯基的性別之爭並不是從最近才開始的,當普瓦斯基死後,人們為他建造了一座紀念碑,並將他的遺骸埋在裡面。1996年,在修繕紀念碑的時候,遺體被重新挖了出來。

不挖不要緊,一挖就發現了有點異樣。參與修繕工作的考古學家覺得,這幅骨架,怎麼看怎麼也不像是一個男人的骨架。

首先他的身材矮小,據估計只有1.57米到1.62米左右。當然以生活在18世紀的人類來說,即使是男性,身材矮小似乎也說得通,營養和基因各方面都不能以現在的標準去衡量。

除了身高,這具骨架的面部結構和下頜骨線條更為柔和,比較偏向於女性。

但是以上都不是最為直接的證據,讓人們認定這幅骨架屬於女性的理由在於,該骨架骨盆的位置較寬,與成年女性大致相同,並且骨盆形狀上有比較明顯的女性特徵

哺乳動物為了方便孕育胎兒和最後分娩,女性骨盆相較於男性,中間的空隙更大,男性更接近心形,而女性則為比較寬闊的橢圓形。

左:男性骨盆 右:女性骨盆

綜合以上幾個特徵,參與這項研究的考古專家、生物學家和法醫都一致認為,這個埋在普瓦斯基紀念碑下的遺骸,即使不是一副女性的骨架,也絕不是一個完全的男性

且據後續調查發現,該頭骨的腦下垂體區域較大,這裡通常分管荷爾蒙的分泌,能夠決定嬰兒的性別,普瓦斯基該部位的異常導致了他性別上的錯亂。而聯絡歷史記載來看,普瓦斯基是有鬍子的,以及患有男性型禿頭,所以研究人員認為,搞不好普瓦斯基是一個以男性身份生活的雙性人

雖然很早就對這幅骨架的性別並非完全男性有了定論,但問題在於,沒有任何直接證據能夠證明,這個人就是普瓦斯基,即使它埋在普瓦斯基紀念碑下。

有關普瓦斯基的死亡和具體埋葬資訊記載並不清晰,目前有兩種較為大眾所接受的說法。其中一種說法認為,普瓦斯基在一次與法國軍隊的正面交鋒時,身中霰彈槍當場死亡,被就近埋葬了,所以現在埋在紀念碑的骨架是胡亂找來的替代。

另一種說法認為,普瓦斯基在重傷情況下被部下轉移至船上,兩天後才因傷口惡化不治身亡,其後被安葬在佐治亞州薩凡納的格林威治種植園中。

而後來埋在薩凡納普拉斯基紀念碑的遺骸,就來自於格林威治種植園,也就是現在這具引起了性別爭議的骨架。

這兩種說法的支持者都很多,所以即使美國人民是基於崇敬的心情,將格林威治種植園的遺骸挖出來,埋在現在的普拉斯基紀念碑下面,以供後人瞻仰膜拜,並將每年的10月11日定於普拉斯基紀念日,但他們並不能完全確定之前胡亂拜的遺骸,究竟是不是屬於那位神祕的騎兵之父的。

在使用DNA技術確定之前,人們進行身份認定的方法是基於該遺骸骨架上的傷痕。頭骨傷口以及右手手指骨折,與歷史記載中普拉斯基的幾次受傷相符。

且骨架上顯示出的大量騎馬的痕跡,也很符合普瓦斯基「騎兵之父」的稱號。由於也沒有什麼別的疑似普瓦斯基的骨架可供選擇,因此一直以來都根據這幾點來認定他就是歷史記載中的普瓦斯基。

普瓦斯基的手指骨頭

但即使這樣,還是讓人無法接受騎兵之父是個女人或者雙性人的事實,所以從1996年開始直到現在,有關該遺骸的身份調查一直在進行

時間久到連研究團隊都被勸告,乾脆放棄直接認定這就是普瓦斯基,然後宣佈廣受尊敬的「騎兵之父」不是個男人就完事了。

但這顯然還不夠有理有據令人信服的程度,所以他們一直嘗試DNA檢測技術,來證明這具性別有爭議的遺骸究竟是不是普瓦斯基。

雖然DNA檢測技術很先進,但難度在於普瓦斯基沒有直系後代,找不到對比物件。不過好在普瓦斯基畢竟是波蘭貴族出身,旁系親屬較多,家譜記載也比較完善。

通過多方尋找,研究團隊終於從波蘭挖出了他侄女的遺骸。依託於DNA對比檢測,發現了二者之間的親屬關係。

因此根據DNA檢測結果,基本可以確定這具性別不明的遺骸,是屬於美國騎兵之父普瓦斯基的。

結合此前人們對該遺骸骨架進行的研究,研究人員認為普瓦斯基或許是一位男性激素分泌過高的女性,女扮男裝參軍,也或許是個不自知的雙性人,但很難再繼續認定他是一個完全的男性。

有關普瓦斯基的性別之謎,或許能從他生前就感覺到蛛絲馬跡。縱觀他的一生,非常神祕,好像故意在隱瞞什麼一樣,尤其是感情方面。除了有傳聞稱他愛上過卡爾王子十九歲的妻子外普瓦斯基沒有任何其他緋聞,一生未婚,也沒有留下後代。

普瓦斯基作為男孩接受洗禮並被撫養長大,積極參與波蘭本地革命抗俄失敗後,又輾轉到了美國參與獨立戰爭,有關他的歷史記載只有事業沒有過多私生活方面的坊間傳聞。

也許雙性人的身體構造,讓他覺得自己有哪裡不一樣,但又搞不清楚哪裡不一樣,所以乾脆醉心於自己的事業。當然,這也有可能是一個西方版花木蘭的故事,深藏功與名罷了。

拜了一兩百年「騎兵之父」的美國人民,現在的心情一定是非常複雜了……

(文中圖片均來源自網路,僅作交流學習使用)

參考資料:

https://www.bbc.com/news/world-us-canada-47842307

https://archive.fo/20181211150704/https://today.emich.edu/magazine/article/1065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simir_Pulaski#cite_note-burial2-53

https://www.nbcnews.com/news/us-news/revolutionary-war-hero-casimir-pulaski-might-have-been-woman-or-n99137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elvis

https://asunow.asu.edu/20190405-discoveries-asu-bioarchaeologist-uncovers-200-year-old-mystery

https://www.iflscience.com/editors-blog/polish-general-who-helped-america-gain-independence-was-probably-intersex-or-trans/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