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仁心,信任為本

信任是柔化制度剛性、消除誤解的潤滑劑。規定是冰冷的,但在具體執行中,針對不同情形,卻未必要如此冷冰冰地行事。尤其是在高鐵航班這樣的特殊場景,醫生積極參與救治病患既是職責所繫,也是救死扶傷、見義勇為,值得也理應贏得人們的尊重。

日前一則“高鐵救人被索要醫師資格證”的報道,引起了公眾質疑。這兩天也有一樁類似事情發生在航班上,則引起了眾人稱讚。

據《東莞日報》報道,3月21日晚杭州飛往海口的南方航空CZ6666航班上,有女性乘客突發不適,聽到空姐廣播尋找醫生後,東莞市人民醫院泌尿外科醫師張若愚主動站了出來。當空姐詢問張醫生有沒有醫生證件時,張醫生回答:“我沒帶,但我是醫生,我必須馬上去看看。”該航班先後有兩名乘客經過張醫生診治,病情有所好轉。後來,機組特意準備了食品送給張醫生表示感謝。

同樣是在旅途中,同樣是乘客有恙向醫生求助,為何結果全然不同?從事件過程看,直接原因是,高鐵乘務員不但要求醫生出示醫師資格證,對其身份證、車票進行拍照,還要求醫生寫一份情況說明,簽名並留下聯絡方式,甚至對醫生診治過程進行了全程錄影,而在航班上,空姐得知張醫生未帶證件的情況下,仍然引導他前往患者座位,事後又及時表示了謝意。高鐵乘務員和航班機組人員的做法不同,帶給醫生、乘客以及公眾的直觀感受,當然也就不一樣。

不過,仔細分析起來,航班機組人員的做法固然值得點贊,卻也難以指責高鐵乘務員操作流程有什麼大的過錯。實際上,高鐵乘務員並不是有意針對醫生,而是依據鐵道部、衛生部和中國紅十字會總會於2003年印發的《旅客列車急救藥箱管理辦法》的相關指引行事。相關辦法規定,“醫務工作者要發揚救死扶傷和人道主義精神,到達現場後出示證件並積極投入對患者的救治”,“醫務工作者、紅十字救護員要填寫簡要治療記錄”。這樣的話,醫生出示證件和在救治病患後寫“情況說明”,也就有章可循。而民航方面似乎沒有類似規定。

但問題在於,高鐵乘務員的做法過於生硬,全程錄影等做法又屬於自加戲碼,也就難免受人詬病。從制度層面講,雖然相關辦法實行多年,但許多醫生對此似乎並不知情,在相關報道跟帖中,就有一些醫生現身說法,表示自己也被要求出示醫師證件。這說明相關辦法在落實過程中也存在一定偏差,至少負責具體執行的高鐵工作人員與參與其中的醫師群體,對有關規定的知曉率沒有同步更新,導致溝通不暢,出現歧義。

回到主題上來,無論是在高鐵上救人還是在航班上為乘客診治的醫師,他們都體現了自己的職業精神。在高鐵上或者航班上廣播找醫生,醫生是有義務挺身而出,但不亮明身份卻也未必有人知道。但我們看到,在這兩個事例中,醫生都沒有這麼想也沒有這麼做。高鐵上的陳醫生,航班上的張醫生,並沒有因為自己受到一點誤解、委屈而耽誤診治工作,可見他們都對自己的醫生職業有高度認同,對醫生救死扶傷的職責有強烈的自覺意識。所謂醫者仁心,莫過於此。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