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助用藥目錄,醫院聯動開始了!

這家大三甲醫院輔助用藥管理規定,對輔助用藥的使用限制力度非常之大。

作者| 小婉

來源| 醫藥代表/賽柏藍

公立醫院輔助用藥目錄開始聯動

大三甲釋出輔助用藥管理辦法

力度空前

3月21日,據微信公眾號《醫藥代表》訊息,重慶市一所三甲醫院釋出《臨床合理用藥管理辦法》,公佈了輔助用藥的定義、輔助用藥範圍和相應的管理辦法。

此前,國家衛健委曾釋出檔案,要求制定全國輔助用藥目錄,各省級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在國家公佈的輔助用藥目錄基礎上,制訂本省份輔助用藥目錄,省級輔助用藥目錄不得少於國家輔助用藥目錄。二級以上醫療機構在省級輔助用藥目錄基礎上,增加本機構上報的輔助用藥品種,形成本機構輔助用藥目錄。其他醫療機構根據實際情況,在省級輔助用藥目錄的基礎上,制訂本機構輔助用藥目錄。

這意味著,藥企除了擔心自己的品種出現在國輔名單上外,醫療機構的輔助用藥目錄也同樣不容小覷:畢竟真正落地實施的是各醫療機構。

而此次,這家大三甲醫院的輔助用藥管理規定,對輔助用藥的使用限制力度非常之大:對在此佈局市場的醫藥代表來說,進了輔助用藥目錄並不是最危險的事——因為輔助用藥內部也即將迎來大廝殺。

符合任一條件

被視為輔助用藥

據醫藥代表訊息,符合以下任意一個條件的品種(以通用名計),被視為輔助用藥。

1、《臨床用藥須知》或藥品說明書上明確為“輔助性治療”的;

2、國家衛生行政部門釋出的臨床路徑以及中華醫學會等國家一級(一類)(協)會發布的臨床指南、專家共識所提及的用於疾病輔助治療的;

3、所有免疫增強類化學制劑;

4、除激素類製劑、特定營養缺乏下支援治療外的,所有人體自然存在的成分及其衍生物類化學制劑;

5、列入軍地輔助用藥目錄的;

6、被醫院既往或其他兄弟單位納入輔助用藥管理且非臨床治療必須的中成藥及民族醫藥。

其中,第6條需要注意,對很多曾被納入輔助用藥的中成藥和民族醫藥來說,“連坐”效應十分明顯:有過“黑歷史”的,被兄弟單位納入輔助用藥的,在重慶這家大三甲醫院,都難逃進入輔助用藥目錄的命運。

輔助用藥內部品種大廝殺

開始了

《醫藥代表》披露的管理辦法顯示,嚴禁門急診患者就診開具1種以上中成藥;同一住院患者的同一治療時間窗內,相同藥理作用的輔助用藥使用不得超過1個品規(以最小藥理學分類第3級目錄計),總數不能超過2個品規;同一患者一次住院期間使用輔助用藥不得超過3個品規(含出院帶藥)

此前,賽柏藍曾根據公開檔案總結出了217個輔助用藥目錄:從治療領域來講,主要在心腦血管治療(45個)、營養電解質製劑(59個)、腫瘤輔助治療(22個)、免疫調節(22個)、神經系統疾病治療(16個)等5大領域。

由此可見,相同治療領域的輔助用藥品種眾多,一旦上述管理辦法實施,對輔助用藥的品規數進行限制,輔助用藥內部,也要迎來一場大廝殺。

此前,已有多省出臺相應的輔助用藥管理通知,不合理使用問題嚴重的,可採取限購、停購等干預措施,但像此次,對輔助用藥使用品規數進行限制的規定,還相對較為少見。

比如,雲南省曾規定,連續三個月某藥的消費金額排名在前20位,且第三個月用藥不適宜率仍超10%,醫院應立即停止使用,半年不得恢復使用;山西省發文,連續三個月某藥的消費金額排名在前10位,且第三個月用藥不適宜率仍超10%,醫院應限制使用。

即使是類似的停用、限用的措施,這次的規定也更為嚴苛。

這個三甲醫院規定,使用金額進入前100,該品種暫停使用一個月;恢復後,六個月內任意品規進入前100,該品種暫停使用三個月;再次恢復使用後,六個月內任意品規第三次進入前100位,該品規暫停使用,並由藥事辦公室提出淘汰意見報藥事會審議。

顯然,那些因為種種原因一直“降不下來”的輔助用藥,將面臨毀滅性的打擊。

在不久以後,國輔目錄出臺後,各省級、各醫療機構的輔助用藥目錄和相關措施都會出臺,而在國家大力控費的背景下,醫療機構作為政策的落地實施者,也即將出現更為五花八門的限制措施。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