賓士疑巡航失控事件:車主稱正與賓士溝通

   賓士疑巡航失控事件:車主稱正與賓士溝通,或安排德專家檢測

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趙孟 段彥超

河南薛先生稱,3月14日晚,他駕賓士轎車在河南通往陝西的連霍高速上出現定速巡航失靈,無法切換回人工駕駛,剎車和擋位等系統無法正常執行,被迫以時速120公里的速度在高速路上狂奔近一個小時,後在交警等多方援助以及開啟車門等自救措施下結束“賓士”。上述過程被網友稱為“中國版生死時速”。

圖為失控轎車通過已經清空的收費站通道。 楊軍政 攝

隨後,薛先生的這段“驚險經歷”遭到眾多網友質疑,不少專業人士認為,根據薛先生的講述,該事件存在不少疑點。

3月17日晚,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在成都客運北站旁的一家酒店門口見到薛先生,他對事件的目前處理進展及網上質疑予以了簡單迴應。薛先生稱,他整天都在與北京過來的賓士公司人員溝通,初步解決方案是對該車輛進行檢測,德國公司也將安排專家過來,但對於具體的檢測時間,他沒有透露。

轎車失控線路示意圖。 楊軍政 攝

18日上午,澎湃新聞記者致電北京賓士總部客服中心,工作人員表示,尚未接到安排德國專家赴中國參與檢測的訊息。不過,目前賓士公司仍在與車主溝通,希望對車輛進行檢測,以消除公眾疑慮,但尚未取得車主同意,賓士公司人員也未見到車輛。

車主稱以檢測結果為準

澎湃新聞注意到,薛先生的賓士轎車停在酒店旁。對於網上的諸多質疑,如為何繼續開賓士轎車到成都,薛先生迴應稱,“我的工作很重要”,公司正在成都召開一次會議,他作為一名負責人,不能缺席。

圖為失控轎車順利通過已經清空的收費站通道。 楊軍政 攝

對於一些技術性問題的質疑,如汽車機械剎車失靈後又自然恢復,不符合常理,薛先生表示,他也無法解釋,“不然怎麼是意外呢”,稱一切以檢測結果為準。

薛先生表示,他的工作跟汽車行業毫無關係,他是做快消品的,而且他的賓士轎車買了一個多月,此前未出現大問題。

3月17日凌晨,薛先生曾通過微博表示,“在檢測結果沒有出來之前,本人拒絕任何媒體的採訪”,“檢測結果出來之後,我會第一時間通知廣大網友和全國的賓士車主,再次感謝大家的關心”。對此,薛先生說,最近幾日,他都沒有休息好,今天就有100多個未接電話,對於網路上的一些說法,“那是他們的言論自由”。

薛先生所入住的酒店服務員透露說,門口整天都有記者守著,薛先生17日下午回到房間後,通過假裝上廁所才溜出去,直到晚上近10點才回來。

賓士稱不具備後臺干預車輛技術

據媒體此前報道,在距離薛先生報警近一個小時之後,賓士售後終於通過後臺操作,使這輛在高速公路上失控距離長達一百公里、失控時間近一小時的賓士車,恢復正常控制,安全停靠在連霍高速923KM處路段。

賓士轎車最後是如何停下的?3月16日,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薛先生稱,在交警的指導下,他開啟一個車門後,車輛就開始自動降速,最終降到了每小時二三十公里,這時候剎車才能使用了。

當日,賓士方面向澎湃新聞提供的《情況說明》稱,該公司目前並不具備在後臺對車輛進行干預的技術。?賽德斯-賓士車輛具備多重安全保障系統,確保駕駛者在極端情況下依然可以進行剎車操作。針對報道中情況,已與薛先生進行了友好溝通,希望儘快獲得其同意對相關車輛進行專業檢測,也將為薛先生提供必要的出行支援。

據《汽車商業評論》報道,賓士公司CRM與售後技術部門溝通後存在幾點疑問:車速在120Km/h情況下,非專業運動員無法通過臂力推開車門;該車輛沒有開門降速功能;售後服務部門無法通過後臺對車輛進行遠端控制。目前只能做到檢視車輛位置;車輛制動系統的機械力始終存在。技術試驗分析表明,在車輛軟體控制系統(如ESP)完全失靈的情況下,腳踩剎車不會沒有制動力。

專家稱定速巡航、制動、擋位同時失靈的概率很小

據新華網3月17日報道,清華大學汽車安全與節能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李亮表示,巡航系統工作時,相當於駕駛員把油門的控制權交給了車載控制系統,這就涉及到汽車行駛安全以及相關責任認定問題。所以,汽車巡航控制系統進入工作模式通常都會設定具有一定安全冗餘功能的前置條件以及危險工況下的退出機制;只有滿足一系列的前置判斷條件之後,車才能進入巡航模式,在邏輯上保證安全。

在李亮看來,一款成熟的產品,尤其是涉及到汽車安全的系統,如速度控制的產品,一般考慮是比較全面的。如果出現了諸如報道所述的這類情況,背後一定有一個邏輯,那就是某一種駕駛模式或操作組合,可能超出了正常檢測的範圍,需要對事故過程進行進一步的資料分析調查,看是否可以復現問題;否則就需要對控制系統開展更加嚴格的系統失效模式的測試分析。

“定速巡航失靈、制動失靈、擋位也失靈,三個分散式控制的汽車電控系統同步失效的概率是很小的。”李亮表示,賓士車所出現的這種情況是操作不當,還是其他什麼原因,需要對事故車輛進行詳細分析,最好是交給第三方,做一定的測試鑑定,看看能不能還原真相 。

據北京時間報道,知乎大V、德國某汽車企業工程師何先生表示,車輛定速巡航時完全失控,需要ECU(汽車專用微機控制器,又稱”行車電腦”、”車載電腦”等)、剎車燈各種保障同步失靈,幾乎是不可能的。如果開車門降速能夠實現,說明ECU功能正常,自相矛盾了。

對於很多人討論的定速巡航導致剎車失靈,何先生表示,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定速巡航是軟體功能,剎車是機械功能,這是“完全不搭的兩個東西”。

賽車手稱疑點重重,司機可能有誇大

對於該事件,知名作家、賽車手韓寒通過微博提出五點疑問:1、現代車輛縱然大多是電子油門電子剎車,但在剎車方面,電子訊號只負責助力泵,腳依然能推動液壓咬合剎車盤,無非就是沒有了助力。如果剎車完全失靈,那隻能說明剎車系統在物理上也壞了,最常見比如剎車油管破裂,這種通常不可逆,不大可能最終車又好了,並可以繼續使用;2、中國高速公路路況,就算四車道夜晚,要勻速開120碼,一小時內一次都沒有遇上幾車並行,真的需要很大的運氣;3、車輛出高速收費口的速度並不像120公里每小時,個人感覺在80左右;4、車輛卡死巡航120,換擋剎車油門全沒用,唯獨方向盤帶著助力可以自由使用,這也很奇怪;5、面對一輛只能開120且停不下來的車輛,車主九死一生,歷經萬難,最後死裡逃生,終於停車,難道不應該立即協助警方封存證據並和廠家交涉嗎,怎會繼續開到成都參加會議,並至今還在使用。

韓寒表示,該事很蹊蹺,“我懷疑巡航可能真的一度取消不了,但車輛的速度是可控的。車主誇大和演繹了相當一部分內容“,因而一定要好好檢測車輛,如果最終車輛的確是卡死120無法剎車,他願意向車主道歉。

職業賽車手吳佩接受北京時間採訪也表示,當車速120碼時,用手開啟車門相當困難,而且危險,如果只是把車門開啟一個小縫隙,根據不同車的型別,部分車輛是可以實現的,但開不開門,其實對車速、對發動機變速箱都不會有影響。

吳佩表示,民用車的剎車有一套助力系統,99.9%的車其實都是用一個真空助力泵在做助力,當然最新車型,會有兩三款車是用電子助力,但不管用怎樣的助力方式,它背後還有一套保障機構。你腳踩下去時,那套機械機構依然是有剎車力的,但可能制動力沒有那麼大。從機械原理的角度來看,它有一套保底的機械在幫我們做最後的剎車。“我覺得凡事都有一個概率,但是這種事情(完全失控)的發生只能說太微乎其微了。”

高速交警稱司機停車後私自開車離開

薛先生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車子停下後,重新啟動,我等不及賓士提供的備用車,又開著車到成都了,一路低速行駛,也沒再用定速巡航。”3月17日晚,薛先生向澎湃新聞表示,“我的工作很重要”,公司正在成都召開一次會議,他作為一名負責人,不能缺席。

據西安新聞網3月17日報道,渭南公安局交警支隊高交大隊西潼中隊副中隊長田瑋稱,3月14日他值班,當天22時10分,接到警情稱,一輛白色的賓士車“定速巡航”失控,減不了速,熄不了火,正朝豫陝交界而來,請求陝西交警採取措施。 田瑋立即安排豫陝收費站附近交警檢查站的民警清空並管制了三條暢通的收費通道,保證其從收費站順利通過,佈置西潼中隊三個分隊正在巡邏和備勤的民警和警車上路,分段拉響警笛,保證一條車道通暢。

上述報道顯示,23點10分左右,該車到達華陰收費站,華陰收費站距離豫陝收費站為30公里。在交警的幫助下,按照特殊情況,收費站收取了豫陝入口到華陰收費站20元的通行費,該車駛出華陰收費站,停到停車區。

到達停車區後,交警責令車輛必須檢修後再上路。司機薛先生稱,賓士的售後會送車來替換這輛車,又稱自己在焦作的公司會派車來接他。交警讓其到中隊辦公的地方等待來車,薛先生稱自己在車上等就行了。交警就離開現場去路上繼續巡邏,巡邏回來後,發現薛先生和車都不見了。後面,渭南交警接到薛先生的電話,說已經安全到達成都。

另據河南商報3月18日報道,3月17日,賓士方面人員對車輛進行了初步檢視,經雙方溝通研究檢測方案至深夜,還沒有得到總部的批准方案,車主本人願意積極配合廠家的檢測。

此前已發生“定速巡航失控”事故

公開報道顯示,2012年11月19日,一輛處於定速巡航狀態的豐田傑路馳在剎車失靈的情況下,載著束手無策的駕駛員,以125碼從浙江一路飛奔至上海。浙滬兩地交警部門為其開設綠色通道,一路護送至上海S4高速。遭遇堵車後,車輛在與隔離帶碰擦後才停下來,萬幸的是駕駛員並未因此受傷。

對於該事件,豐田汽車 (中國)投資有限公司在宣告中稱,經技術部門確認,車輛只有在定速巡航控制系統、制動系統、發動機系統、變速箱系統等4個系統同時出現問題的條件下才有可能發生該顧客所描述的 “制動踏板踩不動、定速巡航無法關閉、掛N擋時速沒有變化、發動機無法關閉”的現象,迄今為止在全球範圍內尚未發生相同情況。

豐田表示,在得知相關資訊後,已經於第一時間與顧客取得了聯絡,並多次趕赴當地向顧客本人及相關部門調查瞭解相關情況。不過由於目前還無法得到該車輛,因此尚不能對相關情況作出判斷。豐田中國稱將繼續與顧客進行溝通,以便儘早對該車輛進行確認,並將及時公佈此事的最新進展。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