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週刊:她還只是個孩子啊!

上週的臥槽週刊,我寫了一個很社會化的略沉重的話題:我們到底要不要生孩子。本來以為槽友們都對這種問題沒興趣,但是沒想到大夥討論的積極性非常高。

有位朋友是這麼說的:要生啊,生個閨女是爸媽的貼心小棉襖。當時我也很贊同,可是直到我看到一件事之後,我才知道,我太單純了,女孩成長道路上的險惡實在是太多了。

先給大家講一個真實的案例。1989年,日本一位叫宮崎勤的26歲年輕人殺害了4名7歲以下女童,並且實施了多項反人類的犯罪行為,還拍攝了錄影。被捕後,警方從宮崎勤家中搜索出了600多盤涉及成人色情、兒童色情的錄影帶和漫畫,沒有人能證明這兩件事情之間有直接、必然的聯絡。但這件事情之後,日本的漫畫、動作、遊戲行業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再來看看跟我今天要說的事情有什麼關係。

最近,一位母親在偶然間發現,自己10歲的女兒迷上了B站的UP主“科里斯”,本來以為只是簡單的青春期偶像崇拜,不經意間看到聊天記錄才發現,自己的女兒和這個科里斯網戀了!是的,女孩才10歲!網戀還不行,還被科里斯要求文愛!簡單來說就是一個視訊主播引誘10歲未成年少女,在被少女母親發現後進而辱罵少女的母親並且拒不道歉,囂張至極。

這是受害者母親對事件的說明:

這是“科里斯”引誘10歲未成年女孩的聊天截圖(一部分):

這個科里斯一步一步的哄騙,引誘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企圖進行一些犯罪行為。而讓人震驚的是,這個科里斯也是未成年人,只有15歲。

為什麼一個年僅15歲的少年,就有了“文愛”這種跟性有關的思想呢?可能跟目前網路上兒童色情擦邊球有著很大關係。

「三年血賺,死刑不虧」對於價值觀已經定型、有成熟的法律意識的人來說,恐怕只是一句玩笑話。但對於三觀都沒有定型,更沒有成熟的法律觀念的人而言,這是一句玩笑話還真的是代表了一種文化心態,我們是無法確定的。不過當你看過開頭的宮崎勤事件後,恐怕你對之後的事情會有一個更加明確的認知。

回到B站這個科里斯,竟然伸手問十歲的小姑娘要錢,有沒有錢不好說,但一定在生活中是個很自卑的人,才會在網上需要小姑娘的捧來得到虛榮心的滿足,想必生活中也不是個把時間都用在寫家庭作業的學生吧?

我們常說,一個巴掌拍不響,他是畜生,但是這個小女孩也不是一點責任都沒有。我相信,小女孩在生活中很有可能缺乏父母的關心,也許是父母上班很忙,小姑娘只能一個人上網聊天來打發時間,對陌生人也沒有應有的戒心和警惕心。

從聊天截圖裡可以看出,她根本就不懂“文愛”這倆字背後的含義,很可能以為是個遊戲,可是在10歲這個年齡,這是不可以的。小女孩的媽媽在事情結束之後應該多抽空和孩子談談心的,談談孩子是不是真的覺得缺少關心,而不是一味的責罵,責罵只會起到相反的效果。畢竟才10歲,三觀還不成熟,家長的一言一行對孩子未來的成長有著很大的影響,不能覺得涉及到性就難以啟齒,你不好意思,人渣可不會覺得不好意思,什麼都不懂的不是更好欺騙嗎?

最起碼,家長得告訴自己的孩子,什麼樣的行為就算性騷擾,是絕對不可以答應的。現在能樹立起正確的兩性觀念,是很重要的。

說句大白話,兒童性教育,任重道遠。

再回到事情發生的平臺B站,只要這個圈子多出幾個觸碰道德底線的敗類,恐怕就離被嚴格監管和封殺不遠了。

說了很多,希望我們在未成年人方面,可以有更多的法律措施。

你問我日本宮崎勤事件後有沒有采取什麼措施?有。日本對性犯罪和開始修訂法律。2004年提高了強姦罪的量刑等級;2006年上半年,又規定了色情動畫不允許以兒童為主角進行製作。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進步。

3月的天,真的是說變就變,隨時隨地開啟隨機模式。

比如說這周吧,因為要回南方老家辦個事,我一週內兩次往返北京和老家。週中我穿著羽絨服就回了,結果熱得滿頭大汗,於是我學“乖”了,週五再回時特地換了件春裝,然後一下飛機,渾身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打車去辦事路上,滴滴師傅看著我說,你這身裝扮,昨天會熱死,今天就有點涼了……

然後週六更可怕,下了一天雨,我在咖啡廳裡凍得兩腿不停抖……

好吧,我能怎麼辦呢,誰讓我不事先看下天氣預報呢?

別以為“隨機模式”只有3月的南方才有,北方同樣逃不過——

北京昨天居然下雪了!!!!

過去這個冬天被群嘲了的大北京,就這麼華麗麗地……在春天……實現了逆襲。

然而我是鬱悶的——

上回南方大雪,我在北京看南方盆友在朋友圈晒了好幾天的雪;這次北京下雪,我又在朋友圈看北京盆友晒了一天的雪……

所以,我這是自帶“除雪”神技麼?!雪見到我都要繞著走?!

本來還有點擔心北京大雪,會不會導致飛北京航班延誤,今天來看有點多慮了,基本沒受影響。

畢竟都春天了……

【互動話題】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