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世僅有6首詩,但卻是名副其實的“唐代詩壇掃地僧”!

河北衡水以高考基地衡水中學和老白乾酒聞名,可謂集酒氣和才情於一身。這個特質發軔於唐代,那時衡水的酒開始全國知名,而衡水的才情因一個人而生。

開元初年,普通仕宦家庭出身的王之渙,在二十五六歲才以門子調補衡水主簿,也就掌管文書的佐吏,一做就是十幾年。

這傢伙性格豪放不羈,喜歡結交朋友,經常擊劍悲歌。他的很多詩被當時樂工制曲歌唱,很多人聞名來拜訪他。宴席上想到朋友就要離別,他即興寫了《宴詞》:長堤春水綠悠悠,畎入漳河一道流。莫聽聲聲催去棹,桃溪淺處不勝舟。

友人向東行離開京城,他來到東門給友人折柳送行《送別》:楊柳東門樹,青青夾御河。近來攀折苦,應為別離多。這首詩成了唐詩最著名的送別詩之一,連詩仙李白都偷偷模仿。

官場混了十幾年毫無寸進,但欣賞他的人卻認為他“孝聞於家,義聞於友,慷慨有大略,倜儻有異才。”開元十年(722年),上司縣令李滌把18歲的三女兒嫁給35歲的王之渙。

李氏青春年少,王之渙大她17歲又帶了個兒子,看來詩人的才情足以彌補他的窮酸。婚後李氏安貧樂素,又給他生了個兒子,和他恩愛的度過清苦的餘生。

開元十四年(726年),王之渙由於遭人誣陷誹謗,憤然辭去官職,“遂化遊青山,滅裂黃綬。夾河數千裡,籍其高風;在家十五年,食其舊德。雅談珪爵,酷嗜閒放。”

他回山西老家途經鸛雀樓,留下了不朽名篇《登鸛雀樓》: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鸛雀樓因為這首詩而千古揚名,這首五絕被認為是唐詩五絕的壓卷之作。

王之渙遠遊到薊門,和朋友離別時留下這首《九日送別》:薊庭蕭瑟故人稀,何處登高且送歸。今日暫同芳菊酒,明朝應作斷蓬飛。

唐代詩人喜歡到邊塞懷古,其中的佼佼者就是高適、岑參、王昌齡和王之渙。王之渙”嘗或歌從軍,吟出塞,曒兮極關山明月之思,蕭兮得易水寒風之聲,傳乎樂章,布在人口”。

他的留存邊塞詩沒有三人多,但有這首《涼州詞》足矣: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這首七絕不但是最好的邊塞詩之一,又被後人譽為唐詩七絕的壓卷之作!

天寶元年(742年),家庭生活的壓力和親友的勸說下,王之渙補了個文安郡文安縣尉,同年二月二十四日遭疾終於官舍,享年五十五歲。

王之渙官不過縣令,在新舊《唐書》均無傳,《唐才子傳》所記也甚簡,千年來對其知之不多。所幸他去世後,堂弟王之鹹請永寧縣尉靳能給他寫了墓誌銘。

1932年李根源先生在洛陽北邙以兩千銀元收購幾十噸重唐志93石,其中就有這篇墓誌,王之渙的生平才為人所知,也讓後人領略更不知名的靳能的文采,本文引號部分就出自於此墓誌。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