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實錄 | 20歲,我卻要做父親了?

聽了TA們的述說,

你才會確信,

人生如戲,都是真的。

*口述實錄,原是申江服務導報的名牌欄目,來源於粉絲們的真實故事。現恢復連載,我們將定期在公眾號上分享故事,也歡迎大家參與。

第015期 /

我20歲了,可是我經歷的卻遠遠不止同齡人那麼簡單,相信嗎?我要做父親了。我沒有快樂,也沒有感覺,我都快麻木了……

口述者 / 麥仔 男 20歲 大學一年級生

圖片 / 來源於網路

我覺得自己還是一個男孩——一個小男孩,別人都說,這一眼就能從我的長相上認定。

她是和我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叫小艾,我們同歲,準確地說,她比我大一個月零三天。

我們那幢樓裡住著7戶人家,很擁擠,小艾的家就在我家斜對門,不開玩笑地說,從我家的床到小艾家的床,直線距離不超過7米。

板壁的結構,夜深人靜時說話聲稍響一點,都能聽得清清楚楚。從小我們一同進進出出,總被大人們開玩笑地講,“儂看伊拉倒蠻有夫妻相噢!”從託兒所到幼兒園,再到小學、中學,我倆從沒分開過。

放假了,我們就光著腳從這扇門的門簾下奔到那家的床蓆上;開學了,就一大早用最原始的方法——手指敲打牆板,給對方“發訊號”,然後結伴去學校。

我經常忘帶書,可只要我往她們班級門口一站,不說一句話,她就會知道我要什麼。有幾次,我們只是相互看對方一眼,接下來冒出的話,都是一樣的,好像一個眼神就能明白對方的思想。

那時我個頭小,她個頭大。在我的潛意識中,童年的天真讓我對她有種弟弟對姐姐般的依戀。我曾經天真地想過,她能像姐姐那樣永遠陪我!

……..

1

晚會後的初戀

我的第一個“錯誤”在18歲時發生。

那年的我在一所區重點中學讀高二,在同學的生日party上,我認識了小樂

那晚我畫了幅“聖鬥士”帶去送給同學,這個創意成了當天晚會的焦點。說實話,畫是我冒著被老師查抄的危險,花了整整5堂課時間完成的——心血所至,我當然得意得很!

小樂顯然是個動漫迷,話題一下子從動漫引伸開去,說到喜歡誰的畫法,說到都去過的動漫展——我們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兩星期後,我對小樂說,你做我女朋友吧!初戀就這麼“倉促”開始了。

淘動漫書、去網咖,這些都成了“約會”的主題。小樂很少和我有“親密接觸”,反正我也不在乎,在我眼裡,小樂的身高就是“資本”,她足有1米67,我當時才1米66。我倆騎著車在校門外被人撞見,別人總會投來羨慕的目光,我已經滿足了。

然而,久而久之,她的“嫌棄”越來越明顯,在還給我最後一本《聖鬥士》後,她說,“我們分手吧”。

(“現在想來,我和小樂談的是一場極其幼稚的戀愛,是那麼的平淡無味,一點兒值得回憶的片段都沒有留下來。”麥仔感悟道。他在談和小樂的初戀時,隻字沒提小艾,似乎他和小艾的“青梅竹馬”就此結束了!)

2

失戀後的越軌

分手的那天是6月份,陡然暴熱的一個下午,我徑直回了家,獨自呆呆地坐著。隔壁傳來了椅子摩擦地板的聲響,我突然想到了是小艾在家。

自從進高中後,她就和我不在一個學校了,很少見面。我突然很想找她傾訴。

我敲開了她家的門,不知怎的,我倚著門框突然做了個現在都覺得奇怪的舉動——像電影裡演的那樣,我從錢包裡抽出小樂的照片,當著小艾的面撕得粉碎。

小艾也曾見過小樂,她說,小樂是個挺有靈氣的女孩。不知她說的是否真心,總之那天小艾反覆替那個女孩可惜。我沒搭話,只是輕輕嘆了口氣。

看著一語不發的我,小艾忽然用手撫摸我的頭髮,說:“你已經放棄了她,她就成為一個遙遠的回憶了……以後就放你自己的照片在裡面吧。”——這是從小到大從來沒有過的。

那一刻,我突然心旌搖盪。我猛然驚覺,眼前的小艾是那麼“成熟”!

我不敢認真地看小艾,怕自己落寞的目光接觸到她會被融化。可我感覺得到她的鼻息,離我很近,我“預設”了。

她輕嘆一聲:“真是個不乖的壞小孩。”她的語氣像極了一個大姐姐對小弟弟的寵愛,頃刻間,我的衝動被她的柔情一下子激發出來。我也伸手去輕縷她的發稍,然後默默地將她擁入懷裡。

我感覺到,她顫抖了一下……我們做出了越軌的事情!她再也不可能像姐姐那樣對我,我明白。

那天原本該是失戀的感覺,忽然“遊移”走了……接下來的兩天裡我如坐鍼氈,我擔心她的爸媽會來告狀,再是爸爸的一頓暴打,可一個星期過去了,什麼也沒發生。

我又想到了電影裡的情節,於是,我約小艾在隔壁弄堂見面。小艾冷冷地仰望著狹長的天空不理睬,我想她一定以為我在裝傻而生氣。

“我會對你負責的。”——電視看多了,就按照那裡面的說,其實天曉得,那時候我根本不懂什麼叫“責任”,我的定義是——她是我的女朋友了。

小艾苦笑:“你對我,有對小樂的那種感覺麼?”我傻傻地搖頭:“好像沒有。”她的淚水立刻湧了出來,“我不要你負什麼責任。”說完轉身就跑,只剩我木在那兒半晌沒緩過神來。

接下來的幾個月,我時時躲著小艾,那時是暑假,我天天去泡網咖。

(麥仔說他當時清晰地記得,他和小艾再次站在日光燈下時,自己是多麼地尷尬,他說:“小艾柔情綿綿,而我,就像一首歌裡寫的,”他略有些走調地在電話裡哼唱:“……關上房門才知道心不忍,一個腳步掙扎萬分……”麥仔說,這都是他倆的第一次。)

3

“冷戰”後的衝動

高三本該是“箭上弦”的日子,可我卻絲毫緊張不起來。我優哉遊哉地上學,優哉遊哉地放學,時不時會想起小艾,想起那個下午。

可心底總有股莫名的“力量”在對我說,她只是我的姐姐、我的姐姐!

每次在家門口見到小艾,相互的目光都是冷冷的,久而久之,我倒習慣了這種感覺。

那一年我變得極為“瘋狂”,前後交了好幾個“女朋友”,都是差不多年齡的,最短一個才交往了兩個星期。同學笑我是“花心大蘿蔔”,可我知道,我這一切舉動的根源,都是因為小艾。

那晚學校補課到很晚,天突然轉涼,風伴著烏雲而來,可雨水一直沒落下來。上樓梯時,咯吱咯吱的木板聲顯然驚動了小艾,她家的門開了條縫,我看到小艾的半邊臉龐,她沒吱聲,還是半年多來的那副冷麵孔。我點點頭,算是打招呼,然後掏鑰匙準備開門。

“我下星期就要搬走了。”小艾輕聲說了句。我一愣,別過頭看她。我聽父母說過,小艾家買了房子,可沒想到會這麼快搬家。“我們真的就這麼不往來了?”她反問道,我停止開門,轉身說:“你爸媽在嗎?”她搖搖頭,把門開大了。

地板上堆滿了大包小包,小艾沒有騙我,她真的要走了。屋子裡就我們兩個人,她衝了杯咖啡,當喝完最後一口時,我倆斜靠在布包上坐了下來。咖啡因似乎不起作用,身體一有依靠,疲憊感立刻侵襲而來。

記不清小艾說了哪些話,只有兩句,讓我產生一種莫名的衝動——“你真的沒喜歡過我……”、“能不能讓我感覺你喜歡我……”

4

“出事”後的無奈

我終於沒能考進第一志願,而是進了所糟糕的大專,而小艾也很快搬走了。

我倆之間依舊冷冷的,但每隔幾星期總會見一次面,幹些瘋狂的事。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聯絡了。

可這回,終於“出事”了!

就在10月底,小艾的爸媽突然衝進了我的家,神色怪異地把我給支開了。

奇怪的是,他們走後,暴躁的爸爸竟然平生第一回心平氣和地坐下來,“小艾懷孕了,你讓我們怎麼交待?”

他和媽媽提出一個讓我意想不到的“決定”——下週到學校“退宿”,說要走讀,然後搬到小艾家去。

小艾家房子大,我應該安心住在那裡照顧小艾,直到孩子生下來。等我達到法定年齡後馬上結婚。

我“花心”歸“花心”,可做人還是有原則的。我當然明白這一定是小艾的主意,想借此“捆”住我。

我想拒絕,可這是“五比一”啊!那天我幾乎發狂,萬般阻撓說,小艾總有一天要“顯山露水”,大學裡絕不會容她。

可爸媽說,小艾的父母早已“動腦筋”開了心肌炎的證明,為小艾辦妥了休學手續——我無計可施了。

現在,我天天住在小艾家,焦躁而又無奈。每次回“家”,我總是對她溫柔而體貼,小艾和她父母都很滿意。

可我時常猶豫:我的人生就這樣被確定了,我真的註定以後要和她結婚嗎?

(麥仔說,他現在是在外面打電話,“我平時要上課,不能接聽電話,晚上他們在也不方便。如果願意的話,請發訊息聯絡我”匆匆掛電話前,麥仔說的最後一句是———“我想提醒別人,也想請大家幫我出出主意……”)

——END——

如果大家有自己的故事樂於分享,可以文末留言:“口述實錄+我要分享+聯絡方式”,方便小編聯絡大家~~

申江服務導報

——口述實錄——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