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的故事:憲法的最後定稿者:戈文納・莫理斯(1)

憲法的最後定稿者:戈文納・莫理斯(Gouverneur Morris)

我們——合眾國人民,為建立更完善的聯邦,倡導正義,保障國內安寧,維護共同防務,增進公眾福祉,並使我們自己和後代得享自由之福,特為美利堅合眾國制定本憲法。

——戈文諾・莫里斯,《美國憲法》序言,1787年9月17日

本文引言是美國憲法序言的第一句,每個美國人對這段話都耳熟能詳,但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美國憲法序言的作者是紐約的一位傑出政治家戈文諾・莫里斯。莫里斯是美國獨立時期的著名政治家、法學家、外交家、金融家、獨立革命的籌款人、美國憲法的最後定稿人。西奧多・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總統如此評價莫里斯:“在他那一代人中間,戈文諾・莫里斯對國家的貢獻之大,無人可及”。

一七五二年一月三十一日,戈文諾・莫里斯出生於紐約布朗克斯(Bronx)的莫里桑尼亞(Morrisania)莊園。父親劉易斯・莫里斯(Lewis Morris)在紐約擁有大量地產,是紐約最富有的人之一。劉易斯共有九個孩子,戈文諾排行第七,是劉易斯第二個妻子所生。

作為紐約最富有家庭的孩子,他有著得天獨厚的教育機會。他先在新羅切勒(New Rochelle)受教於法國私人教師。後來,莫里斯進入位於紐約市的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哥倫比亞大學前身)。

十六歲的莫里斯獲得學士學位。隨後,莫里斯跟隨威廉・史密斯(William Smith)法官研習法律,一七七一年通過律師資格考試,從律師業。此時,他與約翰・傑伊(John Jay)結為畢生好友。莫里斯還投身政治,反對英國在北美的專制統治。很快,莫里斯就成了一名知名政治家。莫里斯同父異母的哥哥劉易斯・莫里斯也是美國國父,曾代表紐約在獨立宣言上簽字。

獨立戰爭期間,莫里斯始終無法守候在重病的母親身邊。獨立戰爭時的紐約,處於英軍防線後方,莫里斯常寫信給紐約的保王派親屬,他的愛國精神因此受到人們懷疑。但是,他在信件中表達的情感說明他是一位關愛有加的家庭成員,也是一名心虔志誠的愛國者。他給保王派母親的信中寫道:“奉母頤養天年,對我來說責無旁貸。但崇高的獨立事業,令我必須為同胞效力。”

一七七五年五月二十二日,莫里斯當選紐約議會(Provicial Congress of New York)議員。該議會是一全新機構,在美國憲法通過之前,是紐約的實際立法機構。

一七七六年九月十七日,華盛頓和大陸軍撤到了紐約以北,紐約陷落。這是獨立革命最為艱難的時刻,很多紐約人躲到了新澤西。紐約議會從曼哈頓撤離。作為紐約議會議員,莫里斯在這個關鍵時刻私自離開議會,來到了新澤西與家人一起住了二個月。部分紐約議會的同事,對此非常惱火。

一七七六年八月至一七七七年五月期間,莫里斯參加了紐約制憲會議。時年二十五歲的莫里斯與傑伊、羅伯特・利文斯通(Robert Livingston)被指定為紐約憲法起草委員會成員。這是北美殖民地第一部自行制定的憲法,意義非凡。該憲法由六十六位紐約議員批准後,將取代英國政府的法律。

傑伊是憲法的主要起草人。他謹慎地以英國政府為藍圖,起草了這部紐約憲法。憲法規定紐約行政機構首腦為州長,任期三年,由選舉產生;立法機構為兩院制的議會,上院即參議院由二十四人組成,下院即眾議院由七十人組成,上院議員任期四年由選舉產生,下院議員任期一年由選舉產生。選民必須擁有財產。

在關於宗教寬容的議案上,傑伊和莫里斯產生了分歧。傑伊對天主教充滿了怨恨,要求天主教徒必須放棄對教皇最終權威的承認,方可成為紐約公民。但莫里斯認為,必須對所有宗教一視同仁。最後,他們達成了妥協。

莫里斯和傑伊聯手,要在紐約憲法中加入廢奴條款。莫里斯稱:“在紐約,凡吸入空氣者,人人應享自由人之權利。”儘管廢奴條款未能在紐約制憲會議中通過,但莫里斯對於該議案的有力辯論,為後來在一七九五年傑伊任州長期間的廢奴鋪平了道路。

一七七七年四月二十日,紐約議會批准了紐約憲法。兩天後見報。該憲法一直到一八二一年才被取代。

一七七七年十月,莫里斯當選為大陸會議(the Continental Congress)代表,移居費城(Philadelphia)。到費城數月後,大陸會議任命他為一調查委員會成員。該委員會負責調查大陸軍總司令華盛頓在福奇谷HMHJ(Valley Forge)駐軍期間,可能管理不善一案。調T查此案是因為華盛頓的下屬蓋茨將軍企圖取代華盛頓。

事件中的關鍵人物是托馬斯・康韋(Thomas Conway)將軍。康韋是愛爾蘭人,希望從軍以求發達,他在法國軍隊服役多年,有法國國籍。他是大陸會議的軍事監察長,官拜准將,不受總司令指揮。他想用蓋茨取代華盛頓的大陸軍總司令。

莫里斯據納薩尼爾・格林(Nathanael Greene)提供的情況,在委員會內為華盛頓進行辯護。華盛頓的人格力量對委員會產生了極大影響,莫里斯語意諄諄,真情感人,和後來馬里蘭的查理斯・卡羅爾(Charles Carroll)一起對委員會施加了重大影響。他們在委員會內贏得了勝利。莫里斯帶著華盛頓改組軍隊的計劃返回費城,憑他超人的才智為該計劃辯護。康韋很快被解除了職務,從此華盛頓指揮大陸軍的隱患被消除了。莫里斯後來述及華盛頓時寫道:“與此君為友,實屬三生有幸。”

一七八零年五月,莫里斯因馬車車禍,截掉了一條腿,換上了一條木腿。莫里斯的意志十分H堅強,他拒絕任何同情和憐憫。只有一條好腿的莫里斯,照樣跳舞、騎馬、划船,仍是紐約有名的翩翩公子。

大陸會議期間,戈文諾・莫里斯成為羅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的副手,兩個莫里斯並非親戚。羅伯特時任大陸會議財長。當時,大陸會議的財務狀況一塌糊塗。莫里斯通過向外國貸款、建立制幣廠緩解財政危機。他們以銀幣代替了紙幣。

戈文諾向大陸會議提議採用十進位制貨幣系統,對確定美國貨幣具有重大的影響。他們還建立了北美第一家國家銀行,戈文諾購買了四百美元的國家銀行股份。一七八二年七月二十九日,莫里斯向大陸會議提交了一份報告,認為大陸會議應承擔國家的財務負擔,要求大陸會議接管整個獨立期間十三個準州的債務。報告遭到否決。一七九零年,亞歷山大・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再次提出此議,被國會接受。

一七八七年五月十四日,十三個準州在費城召開了制憲會議。莫里斯作為賓夕法尼亞的立憲代表代表參加了會議。根據詹姆斯・麥迪遜(James Madison)留下的會議記錄,莫里斯是發言最多的代表。

五月二十五日,制憲會議正式開幕。會議第一天通過了羅伯特・莫里斯提名的由華盛頓擔任會議主席的議案。

五月二十八日,制定了會議規則:一、至少七個準州的代表出席才正式開會;二、所有代表只能對會議主席華盛頓發言;三、代表發言時,任何其他代表都不得說話、傳遞紙條、閱讀其他材料;四、每位代表就一個議題,只能發言一次;五、不能把任何檔案帶出會議大廳;六、只有會議代表可以閱讀會議記錄;七、會議辯論必須保密,不能外傳。

五月二十九日,弗吉尼亞代表團長埃德蒙・倫道夫(Edmund Randolgh)提出了弗吉尼亞方案。該方案主張組建一個全國最高政府,該政府由三個部門組成:一個兩院制的立法機構;一個行政機構;一個司法機構。立法機構的第一院議員由各準州人民選出,第二院議員由第一院議員選出。行政機構首腦由立法機構選出。這J一天的爭論主要是BE全國最高政府的必要性。莫里斯堅決主張立憲會議要產生一個全國最高政府,他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全國最高政府與邦聯政府的區別:全國最高政府就是具H有完整性和強制性運作功能的機構,不像邦聯那樣,僅僅是出於良好願望的契約性結盟。莫里斯說,在所有政治實體中,必須而且只能有一個最高權力。會議決定表決是否要成立一個《邦聯條例》無法提供的全國最高政府,表決結果是,制憲會議要產生一個全國最高政府。

五月底,莫里斯回家處理了一些私事。七月二日,莫里斯回到了費城。這時,制憲會議在如何構成立法機構的議案上無法達成一致,會議陷入僵局。這一天,莫里斯提議第二院議員由總統指定 ,任期無限。此議有君主制之嫌,遭到否決。

2013年11月

所有圖片均來自wik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