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與帝王爭師師——周邦彥(上)

      當年宋太宗趙光義一杯牽機藥毒殺南唐後主李煜時,怎麼也想不到才短短五代,他的不孝子孫宋徽宗趙佶享樂&有才遠甚於李煜,同樣也是亡國奴,早年過得醉生夢死比李煜有過之無不及,晚年亡國奴的日子卻也比李煜悽慘可憐多了。歷史,真是永遠的迴圈啊!

      但凡有才的人呢,一定要有情有義,多情才能寫出更好的文章與詩詞。這位才子皇帝趙佶,也是一絕對的文壇大咖,詞壇大佬。本是文曲星,偏偏投錯胎佔了紫微星的地盤。

      話鋒一轉,說下咱們中國古代有十大名妓,分別為:綠珠、蘇小小、李師師、柳如是、董小宛、陳圓圓、顧媚、李香君、小鳳仙、賽金花。而這其中的李師師,正是我們本講的女主人公。

      公元1056年,北宋至和三年,宋仁宗正月暴疾,司馬光等重臣請立太子,這一年奏請N次。是夕,彗星滅。汴京春澇。改元嘉祐,是仁宗的最後一個年號。這年,精通音律,能歌善曲,詞美人帥的北宋音樂教父——周邦彥,在錢塘出生了。

      這位宋詞婉約派正宗,國家音樂協會會長,中國好聲音好歌曲總導師,中央音樂學院院長,“詞家之冠”的美男子一生也正是北宋享樂腐敗沉醉的巔峰時刻。他的詞曲也正好見證了這一切。

      26年後的宋神宗元豐五年,1082年。“豬一樣的皇帝,神一樣的情敵”宋徽宗趙佶出生。此時周邦彥早因為寫《卞都賦》頌揚新法而小有名氣,當著小縣官了。

      1089年,周邦彥作描述仙凡之戀的《玉樓春》,大約這時候皇宮裡8歲小王爺趙佶也在朗朗吟詠吧。

桃溪不作從容住,秋藕絕來無續處。當時相候赤闌橋,今日獨尋黃葉路。

煙中列岫青無數,雁背夕陽紅欲暮。人如風後入江雲,情似雨餘粘地絮。

玩譯:桃花溪水一路狂奔一點兒都不淡定,秋天的蓮藕斷了也就麼辦法連起來嘞。回想以前我和妹子約會等候在橋邊,現在就剩我一個人在銀杏樹落滿的馬路上摩擦摩擦。霧濛濛的也看不清究竟幾座山,大雁趁著天還麼黑拼命地往前飛。人生啊,就好像隨風飄入江裡的白雲,離別的情緒好比雨後粘滿地面的毛絮絮。總之:惆悵!

      也不知究竟到了哪一年?總之大約1120年前吧。這時候,宋徽宗當皇帝已經爽到極致,“瘦金書、工筆畫”的創作成為溜鬚拍馬官員的心中偶像;周邦彥寫詞寫到極致,成為京城萬千“大叔控”少女少婦們的夢中情人;而李師師也已美到極致,成為文人雅士、公子王孫爭相一睹芳容的京師第一名妓了。

      就在這幾年前,周邦彥還流落在荊楚一代當揹包客,一天元宵節。老頭很傷感,寫了首《解語花》

風銷絳蠟,露浥烘爐,花市光相射。桂華流瓦。纖雲散,耿耿素娥欲下。衣裳淡雅。看楚女纖腰一把。簫鼓喧,人影參差,滿路飄香麝。

因念都城放夜。望千門如晝,嬉笑遊冶。鈿車羅帕。相逢處,自有暗塵隨馬。年光是也。惟只見、舊情衰謝。清漏移,飛蓋歸來,從舞休歌罷。

玩譯:風吹燭落淚,露打花燈燈相映。月亮走,雲兒散,嫦娥姐姐想下凡。湖南的妹陀雖然穿著淡雅,但小蠻腰個個讓人眼花。鑼鼓喧天,人山人海,大街小巷都香香噠。想起那京城的元宵夜,千家萬戶都掛燈照得雪亮亮跟大白天一樣。姑娘們嘻嘻哈哈出門玩耍,車上沒事飄下一塊手帕。小夥子想要約會是吧,撿到手帕子騎上馬就追吧。今年估計也是醬紫,可是我已不想記起了。我老啦!大半夜啦,趕緊坐車回家吧,留給年輕人盡情嗨吧。

      有一天這首詞傳到京城,李師師唱了一下。後來周邦彥回到京城,結識了李師師。師師說:大叔,我要做你的解語花。周邦彥笑死了,說:嗯哪。然後他們就好上啦。兩人作作詞唱唱曲,就要準備結婚了!

      所以。。。他們真的可以這麼順利麼?且看下回。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