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小歷史丨(七十九)一著不慎

在《人類簡史》一書中,有這樣一個觀點,即對“八卦”的熱衷,是人類發展和進步的源動力。早在遠古時期,對八卦新聞的痴迷和喜愛,已經深深植根在我們祖先的骨髓裡,並一直流傳至今。

人類的窺私慾,自古以來就是天性。直到今天,我們也不難發現,人類群體對天下興亡、國計民生的關注,遠遠比不上明星八卦和花邊新聞。也正因此,許多曾經功績卓著的歷史人物,在蓋棺十年後,就逐漸被人遺忘。反而是一些八卦花邊,能夠口口相傳,流傳青史,經久不衰。

清末的外交官洪鈞,就是這樣一位被花邊新聞蓋過了平生功績的人物。洪鈞是江蘇吳縣人,在同治七年(1868年)中一甲一名進士,就是俗稱的高中狀元。他歷任學政、侍讀、內閣學士,後成為一名外交官,官至兵部左侍郎,在學術、外交、仕途上均有不凡成就。

但是大多數後人記得的,卻是洪鈞在差不多50歲之時,娶了個14歲的小妾。洪鈞死後,這個小妾流落風塵,後來成為了名噪一時的愛國名妓“賽金花”。

賽金花的“狀元夫人”這一特殊身份,已經十分引人注目。她後來獻身八國聯軍統帥瓦德西,保護北京人民的故事,也藉助媒體的大力宣傳,紅遍大江南北。

從此以後,洪鈞再次被人提起,已經不是“外交官”、“狀元郎”,而是被稱為名妓的前夫,作為了介紹賽金花傳奇故事的背景板。

在這裡,我們且把“名妓前夫”這一標籤撕去,來談談這背後作為狀元外交官的洪鈞。

在科舉的坎坷道路上,能夠通過三年一度的會試入圍貢士,已經是萬里挑一。而洪鈞還能在殿試中擊敗來自全國各地的精英學子,一舉拔得頭籌,更是難上加難。

在金榜題名的二十年後,光緒十三年(1887年),洪鈞以知命之年,受命為出使俄德奧比四國大臣,走上了外交官的道路。

在西方國家用堅船利炮轟開大清閉關鎖國的大門後,外交逐漸成為了一門顯學。但中國仍有許多自詡傳統衛道士的官員,對辦理外交的人員肆意詆譭。如晚清外交家郭嵩燾,就曾因出使英國被同僚誣衊為漢奸走狗。

雖然後來這種風氣有所改善,但洪鈞以二品大員的身份接受外交官的任命,說明其見識與魄力,亦頗為不凡。

在歷訪歐洲期間,洪鈞留心考察各國政教民俗,同時敏銳地洞察到歐洲各國間因利益衝突,都在厲兵秣馬躍躍欲試,隨時都會擦槍走火,因而洪鈞大膽預言,十年之內,歐洲必有大戰發生。

雖然後來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時間比洪鈞的預言晚了二十年,但在當時對外國事務兩眼一抹黑的清朝政壇上,洪鈞不得不可謂是先知型的人物。

除了在外交事務上得心應手,洪鈞還精通經史,尤其是在西北輿地學和元史領域成就頗高。他常借遊歷外國的機會,收集國外的歷史資料來對《元史·地理志》進行補註,來幫助清政府總理衙門瞭解西北疆域的歷史變遷情況,作為日後產生邊界糾紛時,與他國進行談判的資本。

洪鈞有西北史地學方面的興趣特長,能夠以學習促進業務,又以業務帶動助學習,本來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他這一嗜好,卻被有心人所利用,引發了晚清外交史上一次不小的風波,也讓洪鈞因此抱憾終身。

故事的背景,是晚清以來,特別是19世紀70年代之後,英國和俄國為在印度和中亞地區擴張勢力,二者均對我疆藏地區虎視眈眈。

光緒十年(1884年),中俄簽訂《中俄續勘喀什噶爾界約》,俄國強行佔領喀什噶爾西北部大片領土,幅員達七萬多平方公里。中國保留下來的帕米爾地區,也被清政府視為“甌脫”,成為兩國之間的爭議地帶。

光緒十八年(1892年),俄國為了進一步向帕米爾地區擴張版圖,便私造了一張地圖,將爭議地區全部劃入俄國境內。洪鈞適逢出使俄國,不知其中有詐,便重金買下這幅地圖,翻譯為《中俄交界圖》,並呈給大清總理衙門。

俄國人見洪鈞中計,偷偷派兵南下,佔據帕米爾高原。直到英國公使拿著這份《中俄交界圖》來質問總理衙門,為何擅自割地給俄國,洪鈞方如夢初醒,意識到中了俄人的圈套。

俄國以大清“官方釋出”《中俄交界圖》為藉口,狡辯清政府已經承認帕米爾為俄國領土,因此拒絕退兵。而大清彼時國力衰弱,對帕米爾地區確實鞭長莫及,兩國一度陷入糾紛。

中俄此次邊境衝突,是因為洪鈞本人的疏忽,校勘地圖不仔細所引發的。大理寺少卿延茂“痛劾其貽誤狀”,朝臣們紛紛把矛頭對準洪鈞,彈劾他誤國誤民。

儘管洪鈞和總理衙門極力申辯,稱“(譯圖)本以備考核,非以為左證,且非專為中俄交涉而設”,也提出種種善後之策,“俟俄退兵,可與議界,當更與疆臣合力經營,爭得一分即獲一分之益”,但在遍地毀謗之下,洪鈞還是因此受到了處分。

俄國如此明目張膽的非法侵佔,損害到了英國的利益。迫於英國的壓力,俄國選擇和解,繞過清政府私自與英國簽訂合約,將南部的瓦罕帕米爾割讓給英國,俄國佔有北部。在這之後,俄國又出兵薩雷闊勒嶺以西,奪取了中國兩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

其實當時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都明白,英俄兩國蠶食我國西北,已是蓄謀已久,同時也是大清軍隊不堪一戰的必然結果,其罪並不在一張地圖,因此並未過多追究洪鈞的責任。但洪鈞卻因事由己出,愧恨交加,不久後便病重去世了,這才有了後來洪鈞小妾在扶丈夫棺柩回老家途中逃跑,化身名妓賽金花的故事。

此次帕米爾爭界事件,已經不是清政府在外交上吃的第一次虧。這張誤譯的地圖,雖然不是造成此次外交失敗的主要原因,但也給清政府上了代價沉重的一課。外交如戰場,外交官員說的每一句話,做的每一件事,都必須字斟句酌,慎之又慎。一個微小的失誤,所造成的後果,可能就是數以萬計領土的丟失。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