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另類臉譜: 若非此人算計, 吳佩孚曾經有機會被段祺瑞所用

北洋大時代的生存智慧(七十七):小聰明與大格局。

在北洋時期,要說段祺瑞最信任誰,毫無疑問是徐樹錚。要問徐樹錚對段祺瑞什麼態度,那也絕對是忠心耿耿,可以說是赴湯蹈火。段祺瑞為了徐樹錚可以當面頂袁世凱,甚至不惜與天下軍閥開戰。徐樹錚為了幫助段祺瑞掌權也是不擇手段,甚至不顧性命地從張作霖手裡奪兵權。在段祺瑞下野後,他還不顧危險跑到馮系軍閥的地盤,就是為了給段祺瑞拜個年。

可偏偏有一件事兒,徐樹錚算是故意做得很不地道,狠狠地坑了段祺瑞一把,也可以說順帶坑掉了自己的性命。這就要說到北洋時代的另一個風雲人物吳佩孚,作為曹錕麾下的心腹愛將,雖然曹錕沒什麼大本事,但是對吳佩孚幾乎算得上言聽計從,敬重有加。但是當吳佩孚的名頭傳到了段祺瑞的耳朵裡,段祺瑞就動了把吳佩孚拉到自己手下的心思。要知道段祺瑞當時有名望、清正廉潔,而起愛護下屬,頗具讚譽。而曹錕除了對待下屬比較忠厚,為人貪財、粗鄙、處事圓滑,完全比不上段祺瑞。段祺瑞當即向曹錕要人,本來曹錕對段祺瑞也是奉承有加,可一聽到是要吳佩孚,當即不悅,說道:“當年袁世凱向您要徐樹錚調任,你怎麼就不答應啊?”

段祺瑞只能轉換話題,開始以利誘曹錕說:“我不過是最近缺人手,想調他過來幫幫忙,過後再給你調回去也可以。最近我們買了一批武器,可是個個向我伸手,我實在是犯難啊,你看給誰好啊?”一聽這話的意思,曹錕就明白段祺瑞是想拿這批武器來換吳佩孚。作為的立身之本,曹錕貪財的毛病立刻就犯了,講明只是“借用”之後,曹錕立刻就答應了。只是不知他有沒有想過還會還回了嗎?還回來之後還是自己的人嗎?吳佩孚接到調任令後也是欣喜的,他也是個有抱負有追求的人,他感激曹錕,但顯然跟隨掌舵中樞的段祺瑞更有施展抱負的前景。

可是也真是不巧,吳佩孚來報到這天,段祺瑞剛剛和馮國璋吵了一場,滿面怒氣,見了吳佩孚也沒有什麼好臉色。吳佩孚又不怎麼了解段祺瑞其實外表嚴肅,內裡隨和,對比曹錕對他客客氣氣,他對段祺瑞自然沒什麼好印象。大凡有本事的人多少都有點兒傲氣,吳佩孚見他冷淡,也是沒好氣。當段祺瑞給他佈置任務要他十天之內拿出一份秋季操典的計劃時,吳佩孚豪氣頓發,說:“何須十天,我倚馬可就。”段祺瑞見吳佩孚如此狂妄,也很不高興,當即就命令吳佩孚一天之內拿出計劃來。本來這也沒什麼,吳佩孚如果能做好,段祺瑞這點容人之量也還是有的,說不定又能傳出一段佳話。

可這一切都被徐樹錚注意著,他自然知道吳佩孚的才能,本來該他向段祺瑞推舉,而以他在段祺瑞心中的位置,吳佩孚又如何能比?再說他的才能未必就不如吳佩孚了,可是他偏偏生出了嫉妒之心。他當即登門拜訪吳佩孚,當時吳佩孚正在趕寫工作計劃,準備讓段祺瑞看看他的才能。結果和徐樹錚一聊上,兩個人都是極有見識的人物,也是越聊越投機,隨後擺酒設宴,和徐樹錚痛痛快快地喝了一場,一醉方休。然而吳佩孚這麼精明的人就這樣被徐樹錚算計了。徐樹錚第二天去見段祺瑞,故意提到吳佩孚。段祺瑞想到昨日吳佩孚的大話,當即就前往吳佩孚的住處檢視情況。

最終一切如徐樹錚所料,吳佩孚宿醉未醒,段祺瑞大為生氣,對他一頓臭罵,又把吳佩孚趕了回去。段祺瑞就這麼錯失了一名良將,樹立了一位強敵。回去之後,吳佩孚明白了徐樹錚的計謀,越想越氣,自然結下了樑子,在其後直皖戰爭中皖系軍閥也確實一敗塗地。徐樹錚不能說不聰明,可就是太聰明瞭,連一些基本的原則都忘掉了。小成功是從聰明上來的,可做大事還得要有大格局,這一點徐樹錚差得太多。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