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港幣匯率創35年新低,樓市風雨飄搖

我們正處在一個大變革時代,不僅國際國內政治大轉折,而且經濟金融也面臨大時代。朝鮮、港幣、人民幣、貿易戰、民粹主義、房產稅、轉型、改革、資產泡沫、貨幣大水漫灌之後的收縮……這一系列的事件彙集在一起,時代呼喚政治強人,也需要“功成不必在我”的氣魄!

我一直強調,不能以常規理念來看待當前的中國,更不能生搬硬套那些政治術語,中國仍是一個轉型國家,需要一些非常規之舉來破除當前的僵局。

這幾天,又有一個大訊息,驚動了整個金融圈,那就是港幣暴跌。3月8日,美元兌港幣盤中一度升至7.8437,最終收盤7.8417,直逼港金局干預的紅線7.85。創1983年港幣盯住美元的聯絡匯率制後的新低。甚至低於亞洲金融危機和美國次貸危機的價格。

這意味著,港幣正在發生一波空前的危機,一股做空香港,意在沛公的力量正在空前彙集,港幣保衛戰已經打響。

為什麼在這個關鍵時間節點,國際做空勢力對港幣發動了一波猛烈攻擊?這當然不是簡單的陰謀論,而是陽謀論,是資本的套利和常規做法而已。

在國際金融市場,香港是中國內地的橋頭堡,而港幣則是人民幣的橋頭堡。做空港幣,意圖就是做空人民幣。

香港自1983年實行港元與美元掛鉤的聯絡匯率制度,港幣一直是實行盯住美元,以美元為錨進行浮動。按照聯絡匯率制度的規定,港元兌美元的波動區間在7.75-7.85之間。

但自從香港迴歸,特別是最近十年,隨著人民幣匯改,以及越來越多的中資大企業進駐香港,港幣扮演的更多是人民幣影子貨幣的角色,內地經貿和匯率的強弱,直接影響了港幣的走勢。

這一次,中美貿易戰不可避免,特朗普先拿鋼鋁開刀,先是豁免了加拿大和墨西哥,接著可能豁免日本歐盟等國家,剩下就是中國了。這意圖就非常明顯了,所謂向全球徵稅,最後卻指向中國!

而且,貿易戰只是其中一環,對特朗普來說,頻頻在觸碰中國的底線,臺灣問題、XIZANG問題,都試圖惹是生非。

在此大背景下,國際力量試圖做空中國,資本是趨利的,它們看準了貿易戰不可避免,但做空人民幣風險太大,成本太高,也不方便。那麼,如何交易這場貿易戰呢?資本勢力認為,市場交易中美貿易戰的“終極戰場”將是港元。相比於在岸人民幣,港幣更不易受到政府影響,流動性更好,港幣的匯率是市場衡量中國資本流入流出的更清晰的指標。


也即是說,做空港幣是一種流動性更好、更便捷的方式。港幣是人民幣的橋頭堡 ,港幣要幫人民幣先堵槍口。接下來我們將看到,香港的股債、樓市,將會有大跌的可能。

這將是一場血戰。在這場血戰中,如果應對不當,很可能發生雪崩。因為這一次跟97年金融危機還不太一樣,當前的香港樓市處在一個非常高的位置,一旦股市債市樓市發生共振效應,後果不堪設想。所以即使是香港金管局,其實也很慌張。

對大陸來說,在港幣保衛戰的整個過程中,也要十分當心,要避免發生外部的衝擊和共振:如印亞太發生軍事衝突或中東大戰,朝鮮半島發生突發事件,歐洲發生突變或拉美髮生突變,美股市崩盤或亞洲股市崩盤,香港和內地樓市崩盤……這些突發事件,都會導致香港局勢急劇惡化、每況愈下,可以說真正是刀刀致命。

一旦港幣保衛不成功,人民幣的下場就可想而知,人民幣一旦大跌,內地天價樓市就將風雨飄搖。

當然,要想成功做空港幣也絕不容易。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時期,香港金融監管局不惜將隔夜利率推高至300%,打爆索羅斯領銜的國際投機客。雖然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但港金局用實力證明自己絕非“軟柿子”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