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羔羊》原型:他年輕英俊、魅力四射,他割下少女的頭顱放在家中

凱風清韻原創內容,歡迎轉載,請聯絡我們獲取授權

1974年春天和夏天,一名年輕英俊的“受傷男子”成了美國西北部很多女孩的噩夢。

從2月份開始,一直到7月,每個月都有年輕女孩在夜間失蹤。這些來自不同地區的女孩,有著共同特徵:獨自行動、臉龐較好、身材修長、白種人、受過良好教育、家庭經濟條件充裕。

警方沒有搜到物證,但是隨著受害者的增多,越來越多的目擊證人前來提供線索。

有人看到:一名長相俊俏、手上綁著繃帶的男人,在路邊向一名女生尋求幫忙,希望女生幫他把一大摞書搬到自己的甲殼蟲汽車上。

另有人看見:一名柱著柺杖的年輕男人,在路邊向女生求助,希望能幫把一個箱子搬到他那輛淺棕色的大眾甲殼蟲汽車上。

很快,令女孩家屬們傷心欲絕的事情終於發生:女孩們的屍體接連被發現。

從屍體上看,被害人在死亡之前都受到過不同程度的性侵,頭部被遭受重擊,最後死於失血過多或機械性窒息。

警方還原了嫌疑犯作案的場景:一名長相英俊風度翩翩的年輕男子,偽裝成受傷的狀態(手上有繃帶或者柱柺杖),利用女生的善良,把她們帶到荒郊野外實施犯罪。有時候,他會回到犯罪現場姦屍,直到屍體腐敗、被動物啃噬到完全無法接觸的地步。

根據目擊者的證詞,警方甚至列了一個3000人的嫌疑犯名單,然而始終沒有任何結果。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1975年8月16日,猶太州一名交警在夜間巡查時,注意到一輛陌生的甲殼蟲汽車在聽到警笛聲後,突然加速了。

交警馬上追上去逼停這輛車,駕駛這輛汽車的年輕男子,正是前面說的女孩被害案的真凶:泰德·邦迪(Ted Bundy)

在泰德的車上,警方找出了一副手銬、一張用連褲襪做成的面具、一隻冰錐、一條繩子以及一卷膠帶。

他被以非法盜竊罪逮捕入獄。

經過幾名倖存者的指認,再根據汽車票、電話賬單信用卡賬單、假髮等,警方認定泰德就是尋找多年的連環殺手。

不過泰德被捕後長時間不承認這些罪行,還曾兩次越獄。直到10多年後,他才終於承認,在1973年至1978年間,他犯下超過30起謀殺案,其中至少有12名受害者的頭顱被他割下,像勝利紀念品一樣陳列在家中。他的犯罪行徑踏遍華盛頓州、俄勒岡州、科羅拉多州和猶他州,犯罪保持每個月一起的頻率。

被泰德·邦迪殺害的女生:琳達·安·海麗(Lynda Ann Healy)

至於一共有多少無辜的女性受害,泰德自己也搞不清楚了,彷彿他的犯罪慾望在累積一段時間後必須得到宣洩。

泰德曾說“我是你們所見過的最厲害的狗孃養的”。連他自己的辯護團中也有律師說“他即惡魔的定義。”

關於泰德的犯罪心理,他的傳記作家這樣說——“一個從他人的痛苦中獲得快感的反社會精神病,控制受害者直至他們死亡,甚至在人死後還要繼續掌控他們。”

泰德的犯罪慾望究竟從何而來?為何獨獨對年輕女性充滿仇恨?

可能與他的成長經歷有關係。泰德·邦迪於1946年出生在佛蒙特州。他是私生子,由於母親一家人都是虔誠的教徒,對未婚先孕這件事,深以為恥。所以泰德被外祖父外祖母當做兒子撫養,而母親則被視為他的“姐姐”。

稍大一點後,同學中有人發現了真相,開始欺凌他。為此,他一生都無法原諒母親。

泰德的外祖父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對妻子施暴,打自家的狗、虐待貓,這樣的家庭氛圍極大地影響了泰德的性格成長。

四歲時,母親帶著泰德與一個名叫邦迪的男人重組家庭,儘管繼父一直向泰德示好,泰德卻始終與他保持距離。

他選擇了封閉自己。他雖然在學校和同學有看似正常的交往,卻始終無法建立正常的人際關係。他曾說:“我沒辦法理解為什麼人們會想交朋友。”相反,他的愛好有些嚇人:犯罪小說、電音、真實犯罪故事,他還曾到處尋找屍體照片。

高中畢業後,泰德進入華盛頓大學,遇到了一位來自加利福尼亞的富家小姐斯蒂芬妮·布魯克斯

布魯克斯活潑開朗、生活富裕、家庭有愛,這些都是泰德所缺乏和渴望的,他被這個女孩深深吸引,兩人很快就在一起了。

但布魯克斯逐漸發現,邦迪並不是一個值得依託終身的伴侶,他胸無大志、不成熟。兩人最終分手。

根據一些心理學家的觀點,這次分手對泰德來說是個巨大的打擊,幾乎是他之後這一連串犯罪的導火索。

受到刺激後,仇恨的種子在泰德心中滋長。他開始“洗心革面”,經過努力他一步步高昇:在共和黨選舉辦謀得了一份工作、當上了州長的私人保鏢和司機,後來還當上了州長的助理。

在參加共和黨的一次政治活動時,他和布魯克斯再次相遇。曾經無能的小混混居然變成這樣一個魅力四射、擁有無限光明未來的男人了,布魯克斯再次動了心,兩個人重新開始戀愛,並且關係發展迅速,很快就到了談婚論嫁的程度。

然而1974年1月,泰德突然切斷了與布魯克斯的一切聯絡。他後來說“我只是想向自己證明我能娶到她。”

對布魯克斯的復仇完美落幕,但泰德的人生路開始墮入黑暗:美國西北部開始不斷有女性失蹤。

他利用女性善良、容易心軟的特徵,開始了更瘋狂的報復。

每次他都故意裝受傷、裝弱,到把女性吸引到車上,再性侵、殺害,之後清理案發現場。整個過程步步為營,陰狠毒辣至極。

被捕之後,泰德·邦迪一時間成為了大眾熱議的物件,其惡魔般的犯罪歷史也先後被改編為4部電影,著名電影《沉默的羔羊》也借鑑了他的故事。

1989年1月24日,泰德·邦迪坐上了電椅。嗜血如狂的殺人魔得到了應有的結局,而善良的人們啊,也請保持應有的警惕。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