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藍記者再火,也抵不過這個六六這個大V

今天朋友圈被三個女人刷屏了:穿藍衣服的女記者,穿紅衣服的女記者,以及作家六六

女記者們在飆戲,作家在發飆。寫劇本的六六又一次把槍口對準了網際網路公司,這次是京東。在個人公眾號裡,六六轉發了一篇商學院同學投訴京東客服的文章。大致意思是,作家的女同學在京東買了一件“假貨”(商家發錯商品),退貨過程中客服讓其很不爽。

不愧是作家的同學,思路、文筆都很清晰。文章最後寫道:劉強東如此周密地佈局,讓客戶投訴找不著北;京東員工如此縝密地培訓,團結一心,堅決保護不法商家抵禦消費者投訴,有京東保駕護航,商家們真的可以放放心心賣假貨!

如果放在幾十年前,這就是一段蕩氣迴腸的革命口號。但我覺得這篇公號文章的精彩之處,不是這位同學的“投訴故事”,而是六六在開頭的“編者按”。我們的作家大V寫道:

京東一直把淘寶當做假想敵。說實話,京東永遠不可能有淘寶的高度。無論京東蓋了多少倉庫,做了多少直營,用了多少機器人管理,它始終沒有把力氣用在對的地方。

而淘寶最厲害的地方是,它沒有自己的物流,沒有自己的店鋪,試驗了一個無人商店好像不久就關門了,但它一直在努力建立全新的信用體系,在建立商業文明,在打破中國幾千年農耕文明下五倫關係交往格局,讓陌生人之間也可以互通生意,這就是區塊鏈建設的底層模型。

都說現在科技自媒體不好做,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寫劇本的作家都來搶飯吃了:直營模式、機器人管理、區塊鏈底層模型……如果不看公號名稱,還以為是某科技自媒體的行業分析文章,各種專業術語信手捏來,六六老師真是一位被編劇本耽誤了的科技大V。

這不是六六老師第一次向網際網路公司開炮了。去年6月份,她在微博釋出《滴滴這種流氓企業存在的理由是什麼?》的文章,指責滴滴壟斷經常加價,稱“變成人人受損,只有公司受益,那不是壟斷是什麼?”

而在此之前,六六老師先後多次“死磕”京東,要麼是商品壞了,要麼是京東物流不靠譜。某種程度上,六六老師是社交媒體上除了奶茶妹妹之外最惦記京東和劉強東的女人了。

但有意思的是,雖然京東一再“坑她”,我們的作家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光顧京東:碰巧買到“假貨”就發飆,發飆之後繼續買。這反映了兩個問題:1、六六老師對京東是“真愛”;2、如果六六老師以買假貨的運氣去買彩票,也許是一條勤勞致富的捷徑。

任何時候,電商平臺銷售假冒偽劣產品、服務跟不上都是需要被監督、被制裁的,當然被批評就更是理所當然的了。京東也好,淘寶也好,不應該有被免責的僥倖,而且平臺做得越大,就越應該把這些問題解決好。

公司如此,大V也是如此。六六老師僅在微博上就有1200多萬的粉絲,一言一行都能瞬間轉化為社會話題。今天說滴滴壟斷,明天說京東售假,每個話題都可以組建起一支憤怒的討伐大軍,簡直就是社交媒體時代的羅賓漢。

在中國,大V其實一種畸形的存在。廟堂那點事不敢說,江湖那點事胡亂說。有10萬粉絲的在說美食,有100萬粉絲的在說情感,有1000萬粉絲的在做科技自媒體。大家都在博眼球與賺粉之間尋求平衡感,知道邊界在哪、紅線在哪之後,剩下就是專挑軟柿子捏了。

在這個過程中,大V很容易形成一種道德制高點。六六老師說,“我們這些女人為何一直跟京東過不去?那是因為女性特別在意被尊重的公平。”一個女人在京東上買了假貨,然後說京東是所有女人的敵人。按照這個邏輯,淘寶是不是所有男人的敵人?女人在意被尊重,男人就不在意了?

在電商平臺買到假貨,跟性別沒關係。六六老師扛起女人的大旗衝向京東,其實是在製造一塊道德高地,她是這塊陣地的女皇,異常享受屬於自己的輿論領地。而把假貨和女權掛鉤,實在是不著邊際。微博上最多的假貨,就是某些大V。要打假也應該先從微博大V開始。

六六老師的這篇文章,其實是發在投訴解決之後,也就是問題都解決了,心裡還是不爽,兩個女人一商量,還是需要向劉強東開一炮。一面高喊“我想要的只是屬於老百姓的公平”,一面拿著粉絲賦予的輿論話語權在售後問題已經解決後,對基層客服、對企業進行炮轟。本來是翻翻白眼的事,最後搞成了一場民意挾持大戰。紅藍記者再火,也抵不過六六老師一紙雄文。

其實遭殃的不是劉強東,而是京東最基層的客服。罵也罵了,罰了罰了,最後這些來自社會最邊緣的員工還要遭受大V發起的全民輿論的炙烤。當自譽為精英的大V嗨起來,情感共鳴四個字早已拋到九霄雲外。

北京摺疊,始於微博摺疊。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