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心理學應該很好看—— 霍妮與弗洛姆

月半彎,原理工男一枚,後受弗洛伊德老先生冥冥之中的感召(廁所裡撿了本書)轉投心理學的懷抱,08年碩士畢業於華東某還算知名高校心理學系。生性活潑,對各種大部頭、晦澀難懂的心理學書籍深惡痛絕,認為心理學應該寫的跟段子一樣好看

有的親看到這一篇時可能會感到奇怪,前面的四位大神,都是每人一篇,為什麼要把這倆人擠在一起,莫非他倆有一腿不成?

嗯,這個可以有!

在開始讀這一篇之前,請大家務必無比記住一個大大的前提:心理學家也是人,心理學家也有七情六慾,心理學家有時也會幹些辣眼睛的事情。

如果你信奉封建禮教、三從四德,那麼請你務必控制體內的洪荒之力,因為本篇的內容確實有點少兒不宜。

記得讀書的時候,每年入學,學長都會交代師弟們一句話:愛國愛家愛師妹,而學姐們則會語重心長的對學妹說:防火防盜防師兄。

我認為,師姐的話非常適合霍妮女士。

好了,廢話不說,進入正題。

凱倫.霍妮,徳裔猶太人,安娜.弗洛伊德之後又一位著名的女性心理學家、精神病理學家,新精神分析學派代表人物,和阿德勒、榮格齊名的大師,女性心理學的開山鼻祖,社會心理學最早的倡導者之一。

在擁有以上頭銜的同時,她還是一個焦慮的小孩、抑鬱症患者、師門的叛徒、放蕩的女人和不稱職的母親……

本篇一共分為三個部分:焦慮自卑的童年、炮火連天的歲月、彪悍的學術之旅。

焦慮自卑的童年

1885年9月16日,霍妮出生在德國漢堡,父親瓦克爾斯·丹尼爾遜是個挪威大鬍子、遠洋船長。

作為一個老爸,霍爸相當的不靠譜。

由於職業有點特殊,常年水上漂,難得上岸待幾天。我有個同事以前是船員,結完婚就出海,一趟回來娃都滿月了。

在家時間少也就罷了,偏偏霍爸又把有限的在家時間,投入到了無限的討好老婆的事業上——據記載,霍媽年輕貌美,風姿綽約,甚是迷人!家中有這麼一位美嬌娘,有心思管女兒才是怪事

而且霍爸重男輕女的思想異常嚴重,打小就不待見這個丫頭,在他眼裡,霍妮不光長相寒磣、而且笨的像豬。

不喜歡,大大的不喜歡!

當然,霍爸也不是啥都不管,在某些方面,也會對霍妮“關懷備至”,比如說宗教信仰問題。

霍爸是個鐵桿天主教教徒,自己整天在家唸經也就罷了,還要逼孩子們和他一起念——把保守刻版的教條強行塞進孩子們的腦袋。

再加上專斷獨裁的霸道作風,霍爸給霍妮留下的印象相當的惡劣,霍妮曾寫道,父親是個“虛偽、自私、粗魯而沒有教養”的傢伙,只要他在家,每個人的心情都很糟糕。

講完了霍爸,霍媽登場。

霍媽是荷蘭籍猶太人,霍爸的第二任老婆,比霍爸小19歲(老夫少妻定律再一次發威)。

在這裡順便提一下,猶太人是母系認定民族,也就是說只要你媽是猶太人,你就是猶太人。

霍媽是個容貌秀麗,氣質優雅的女人,家境也非常的好,卻嫁給了一個性格古怪,比自己大19歲,還整天不著家的二婚老男人。

用中國人的話來說,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還是陳年的。

據霍妮回憶,霍媽嫁給霍爸和愛情沒有半毛錢關係,和物質更是八竿子打不著,估計是年輕時挑花了眼,再不嫁人就成老處女了,所以才匆匆嫁掉了事。

所謂的為結婚而結婚。

這樣的婚姻自然不可能幸福,雙方的年齡、品位和社會地位的差距著實太大,如果你沒有直觀的認識,可以去看一看《亮劍》,結婚不久的李雲龍和田雨大致就是這個狀態。

老牛非常嬌寵嫩草,對嫩草各種諂媚討好,但嫩草卻從來沒有把老牛放在眼裡,對其一直充滿著鄙視,夫妻關係非常的緊張。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在嫩草的調教下,老牛順利轉型為一名優秀的妻管嚴,嫩草成為了家裡的女王。

按照弗爺的觀點,女孩都有戀父情結,霍妮是女孩,自然也有,非常希望得到父親的愛。

但她很快發現這不是個希望,而是幻想。

父親不靠譜,愛戀的物件只能轉向母親,母親在霍妮心中的地位一下子從“情敵”升級為“聖母”,形象一下子變的美麗而崇高。

但是和霍爸一樣,霍媽也是個重男輕女的人,相比起霍妮,霍媽更喜歡霍妮的哥哥,經常冷落霍妮。

所以小霍妮自小就有無法擺脫的自卑,認為自己是個不討人喜歡的人,而兒時母愛、父愛的雙重的缺失也使得霍妮一生之中一直在瘋狂的尋找可以愛和崇拜的人。

霍媽對霍爸的蔑視,以及女性權力的追求,更是深深的影響了霍妮,在霍媽的影響下,霍妮的一生都在女權主義的道路上狂飆。

瞭解了霍妮的童年,你或許會對她成年後的種種荒唐舉動表示一點的理解。

霍妮的童年是在缺少安全感、缺少愛和不受賞識中度過的,日後她提出著名的的“基本焦慮”和“基本敵意”理論,和童年身處高強度焦慮的家庭,並且深受其害不無關係。

簡書上有位好友曾經說過,要了解一個心理學家的理論,就一定要了解他的成長經歷,這樣才能有更深入的體會和認識。

這個觀點適合榮格、適合阿德勒、適合埃裡克森,更適合凱倫.霍妮。

炮火連天的歲月

有人看到這裡,又以為我在瞎寫了,霍妮又不是穆桂英,炮火連天和她一個弱女子有什麼關係。

呵呵呵呵,我沒有瞎寫,這個炮不是迫擊炮的炮,而是約炮的炮……

霍妮同志的一生都在忙於各種約炮,在她的炮友中名留青史的有6位,沒有留下名字的過客嘛……數量暫時無從考證,至少手指頭加腳趾頭是數不完的。

有人說,霍妮的名字取得非常棒,一聽就是個情種:horney,和honey發音相同。不管誰找霍妮有事,一開口就是honey,很是讓人春心蕩漾。

這讓我想起了以前的一個同事,一個50多歲的老伯伯,他姓龔,江湖人稱……

霍妮的第一個夢中情人不是外人——自己的哥哥。因為霍爸非常獨裁,孩子們都不喜歡他,單挑又幹不過,只能聯合起來。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霍妮和哥哥之間建立了親密的階級(被壓迫)友誼,並逐漸產生了對哥哥的依戀。

但這種依戀沒有能保持多久——嫂子來了。俗話說有了媳婦忘了娘,哥哥沒有忘了娘,卻把妹妹忘了,整天和女朋友膩在一起,把傷心欲絕的霍妮丟在了一邊。

目睹這一切的霍妮非常的失望,朦朧的好感嘎然而止。

如果說對哥哥的愛戀只是女孩的小心思,沒有啥出格的舉動,那下面就有點辣眼睛了。

霍妮的初戀發生在18歲,在這之前,霍妮一直信奉著基督教的信條——婚前性行為是一種罪過,以此來對抗青春的萌動。

隨著年齡的增大,誘惑的增加,荷爾蒙的分泌,霍爸強行構築的豆腐渣防線開始變得岌岌可危,終於有一天霍妮在日記本上寫下了那句要命的話:

“如果一個人可以承擔所有的後果,那麼把自己獻給真正愛的人並非不道德”!

信仰的防線就此崩潰,炮火連天的歲月就此開始。

1903年的第一場雪,比以往時候來得早了一些,伴隨著雪花落下的,是一場不期而遇的愛情——一個叫恩斯特的肌肉型猛男來到了18歲的霍妮身邊。

渴望了很久的霍妮迅速墜入了愛河,沒幾天就做了愛做的事情,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恩斯特再也沒有出現在霍妮面前,這時霍妮才恍然大悟,這傢伙就是個騙炮的渣男。

被騙的霍妮很傷心,鬱悶了一段時間,但很快就找到了藉口:那傢伙就是個沒長大的孩子,原諒他了!

心理平衡了!

在弗爺的理論中,這叫合理化,重要的防禦機制之一,霍妮就是霍妮,儘管那時還不是心理學家,但已經參悟了弗法的至高境界。

沒過多久,嚴冬過去,春天來臨,從失戀中解脫出來的霍妮也順利的找到了自己的第二春——一個叫羅爾夫的音樂系學生。

小羅同學的童年過得比霍妮還慘,兩個人搞到一起的原因應該是同病相憐,兩個人經常在一起互相傾訴,訴著訴著就抱在一起哭……

按說擁有共同語言的兩個人在一起應該是很和諧的,但偏偏就出了問題,原因很簡單:霍妮太生猛,小羅搞不定。

男人最喜歡聽女人說我要,但最怕聽女人說我還要……

再加上小羅平時不在身邊(異地戀),得不到滿足的霍妮開啟了瘋狂約炮模式,在陌陌還沒有發明的那個年代,霍妮的約炮效率和成功率保持著非常高的水準,實屬難能可貴。

當然霍妮偶爾也會有一絲絲的內疚,畢竟這是對愛人的背叛,不過對於於參悟了弗法至境的霍妮來說壓根不算事,很快就找到了出軌的理由:完美的友誼不意味著不可以愛上第三者!

在眾多的炮友中,有一位戰力強悍的肌肉型猛男比較固定,巧合的是這位猛男也叫恩斯特,為了和前一個恩斯特區分,姑且叫他恩兔吧。

霍妮開始周旋在兩個男人之間,在小羅那裡獲取心理安慰,在恩兔那裡尋找肉體滿足,所謂身在曹營心在漢,大致就是這種狀態。

對兩個男人都難以割捨的霍妮作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向小羅坦白了和恩兔的關係,試圖說服接受小羅接受一女侍二夫的終極解決方案。

被戴了綠帽子的小羅同學只用了十分之一秒就給出了自己的答覆:給老子滾!

沒有了小羅的牽絆,霍妮迅速和猛男恩兔搞到了一起,這段感情維持了十個月,經過了數次分手和複合的俗套情節後宣告結束。

按照斯滕伯格的愛情三角理論,完美的愛情應該包括激情、親密和承諾,但在這段關係中,明顯只有激情。

就像乾柴遇到了烈火,轟的一下就著起來,卻燒不了多長時間,狗男女往往不長久,就是這個道理。

這一次,霍妮的理由是:這是個虛偽、自私又狂妄的傢伙,算了……

恢復了單身的霍妮自然不會閒著,很快就找到了新的獵物,這一次的獵物相當的完美,既有高大威猛的身材,又有博學多才、溫文爾雅的氣質。

只不過,又是兩個人……一個叫洛什,猛男,一個叫奧斯卡,學者。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大戲再一次上演!

好在霍妮還是有精神追求的,在兩個人之間周旋了一段時間之後,霍妮忍痛和猛男洛什斷絕了關係,為奧斯卡披上了嫁衣。

按說玩也玩了,作也作了,嫁了人就該收收心好好過日子了,可霍妮的選擇是生命不息,作死不止。

和小羅一樣,過於溫文爾雅的奧斯卡在霍妮眼裡過於溫柔而缺少了男人的野性,得不到滿足的霍妮在經歷了短暫的消停之後,又開始了尋歡之旅。

當然奧斯卡也沒閒著,真不知這兩口子是怎麼過的,兩個人都在外面胡搞,居然還生了三個女兒。

未完待續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