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檢故事匯 | 以愛之名,殺死了女兒,囚禁了自己

通檢故事匯

3月2日晚上,一輛救護車正飛一般地駛向北京市天壇醫院,車裡是一個年僅三歲的小女孩,遍體鱗傷。經過搶救,醫生惋惜得說:“孩子腦部受傷嚴重,渾身大面積淤血、出血,救活的希望不大了。”第二天中午,女孩兒不幸去世。

一句謊言竟成了凶案的導火索

事情要從3月2日說起……

那天凌晨4點多鐘,王海看見女兒淘淘起來後直接站在床上尿尿。他問女兒是誰尿的,女兒撒謊說是弟弟尿的。王海非常生氣,當時就給了女兒兩個嘴巴。早上6點多鐘,女兒起床以後,王海仍不解氣,就罰女兒在內屋裡站著,然後出去擺攤賣東西了。

下午6點多鐘,當王海回家時,看見女兒在外屋站著,問道:“誰讓你出來的?”,女兒說:“是媽媽”。王海又問孩子的媽媽,媽媽說沒讓女兒出來。王海又質問女兒,可女兒還是撒謊。王海火冒三丈,把女兒拉進裡屋,拿起一根竹板用力抽打女兒的臀部、腿部和頭部,女兒疼的又哭又喊,可他還不停手。打累了,王海停了下來,又狠狠地質問女兒:“還胡說不?”女兒閉口不說話,氣急敗壞的王海就用手猛地推了女兒一下,女兒側著身子摔倒在地上,頭部正好磕在地上放著的一塊木板上。

死亡鑑定揭開長期“暴打”的事實

誰也沒有想到,孩子這一倒下竟再也沒能站起來。

王海見孩子倒地後沒哭也沒動,就覺得不對勁,趕緊把妻子叫進屋進行搶救,折騰半天,孩子仍沒有反應,他這才匆忙出去找車,把孩子送去醫院­。但為時已晚……

經醫院診斷,淘淘頭面部、胸腹部、四肢部不同程度淤血或出血,而致死的原因是頭部重度顱腦損傷。噩耗傳來,王海和他的妻子幾乎暈厥,摔倒在地上。

孩子的死亡給王海和他家人帶來的不僅僅是精神上的打擊。作為一起刑事案件,王海很快被公安機關移送起訴至檢察院。

當檢察官開啟這個案件的卷宗,看到淘淘的屍檢照片時,被孩子屍體的慘狀驚愕了。孩子身上紅一塊,紫一塊,簡直是沒一塊好地方了。更讓人震驚的是,她的腦子裡淤積了大量血塊,這說明孩子大腦裡曾經大量出血。

“為你好”的棍棒管教終釀悲劇

在對王海進行訊問時,他失聲痛哭道:

“我是山西人,來北京靠擺攤做買賣度日,每天起早貪黑,自己都快顧不上自己,孩子只能留在老家和我爸在一起生活。我爸很寵孩子,把孩子慣壞了。三個月前,我決定把女兒接到北京好好教育,沒想到這孩子不聽話、尿床、說謊,還欺負弟弟。所以,我常常壓不住火,就拿竹板打她,還用針扎過她,用牙咬過她。我真的這是想好好管管女兒,讓她接受教訓,改掉壞習慣。我真的沒想到我這樣做不但孩子沒管好,還……”

王海到現在都沒辦法相信是自己殺死了女兒。

在庭審中,王海再次流下了悔恨的眼淚,一時連話都說不出。他坦言,孩子死後,他後悔不已,甚至想到了死,他曾經服了大量安眠藥但沒死成。

在最後陳述階段,他只說出三個字:“我後悔……”,便再也說不出話來。

王海受到了法律的懲罰,但他內心的愧疚和悔恨卻久久折磨著他,籠罩在他心頭的陰影恐怕將會影響他一生……

孩子之死,是誰之過?

庭審結束後,走出法庭的我們心裡久久不能平靜。

一個管教孩子無方,親手殺死自己孩子的父親,當然應該受到社會的譴責。但這是王海一個人的錯嗎?

縱觀本案,孩子淘氣、尿床、說謊是這個案件的導火索。但我們不該責怪孩子,孩子無罪,是家長的溺愛、縱容使她養成了不好的生活習慣。據王海的律師反映,王海經常打女兒,他的家人和鄰居都知道,但卻沒有人勸說,這是為什麼呢?

“父母打孩子天經地義”“棍棒出孝子”這些傳統、愚昧、落後的教育觀念是不是仍在影響著很多人呢?在經濟不斷髮展的今天,在物質生活不斷豐富的今天,我們的精神世界是不是也應該不斷進步更新,舊有的教育觀念和方法是不是也應該不斷改進和提高呢?

孩子是“祖國的花朵”,國家的未來,如何讓我們的“花朵”健康成長綻放,成為國之棟樑,是我們每個人應該思考的問題。我們真誠地希望社會上能有越來越多的人關注孩子,關注我們的教育事業。讓“祖國的花朵在陽光中綻放,讓每一個孩子都能健康成長,讓這樣的悲劇不要再上演!

文字:趙佔利

編輯:王曉寧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