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寂寞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求之不得。)

“老大,您老人家搞定了沒?我們都已經餓癟了!”

薇薇頗為無奈地看著一個小時之前就在搗鼓電爐子的大表姐芳芳,對於她所說的“能搞定”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

“快了,快了,我已經基本弄明白它的工作原理了。”

大表姐芳芳看都沒看薇薇一眼,專心致志地研究著面前的電爐子。

“三姐你別催她了,吶,我們先吃點零食墊一下吧。”

小表妹莫莫一邊說著一邊從包裡拿出幾袋小零食,遞給了薇薇和一直在身邊低頭玩手機的二表姐蓉蓉。

“就不該指望著她的!”

薇薇接過小表妹給她的零食,邊吃邊抱怨著。吃完自己的後,發現二表姐的零食一直拿在手裡沒動,於是毫不客氣地從她手裡奪了過來。

本來薇薇提議晚飯叫外賣披薩的,但是大姐執意要自己開火,說是年後回來第一頓飯,要給“今年多在家裡自己做飯吃”的計劃開個好頭。她安排了薇薇和莫莫出去買菜,蓉蓉負責清洗許久未用過的鍋碗瓢盆,自己則負責弄明白年前在公司年會上抽到的獎品電爐子的用法。

可是二姐蓉蓉把該洗的都洗好了,薇薇和小妹莫莫把菜買回來並且也都清洗處理好了,大姐芳芳還在對著電爐子一籌莫展,眼看著之前信誓旦旦的火鍋要泡湯了。

“那個,我懷疑這電爐子是壞的,要麼我們把火鍋改成炒菜吧,怎麼樣?”

又掙扎了十幾分鍾之後,大姐芳芳終於放棄了。她自知理虧,說話的語氣都由一貫的命令式改成了詢問式,並且很是低聲下氣。

“你這人太可惡了,我本來說了叫外賣的,你偏要……”

薇薇聽了大姐的話後,火氣噌的一下就上來了,邊說著邊從沙發上躥了起來,像是要撲上去跟大姐拼命,還好二姐和小妹及時拉住了她。

“大不了菜由我來炒嘛,我再把珍藏的紅酒拿出兩瓶來,算是給你們賠罪,這樣總可以了吧!”

大姐說完後立馬轉身走進了廚房,她知道三個妹妹中,薇薇的脾氣跟自己最像,正在氣頭上的時候還是不惹為妙。

“兩瓶?今晚給你全部喝光!”

聽到大姐說願意貢獻出自己的紅酒,其實薇薇的氣已經消了一半,要知道平時自己再怎麼哀求,大姐都還是一瓶也不肯往外拿的。

火鍋改成炒菜之後,速度也提升了起來。大姐的廚藝實在不敢恭維,但是她的好酒可以使薇薇完全不在乎菜的質量如何,連對於之前長時間等待的不滿也一併消除了。

大姐和薇薇的酒量都不錯,二姐和小妹則酒量一般。原本大姐只肯拿出說好的兩瓶,但喝著喝著,第三瓶已經見底了,姐妹幾個卻還意猶未盡呢。

“老大,沒酒了,再來一瓶!”

薇薇把最後一點酒倒進自己的杯子裡,拿著空酒瓶在大姐眼前晃了晃。

“休想!說好的兩瓶,現在都喝了三瓶了,你也太得寸進尺了!”

大姐說完後,朝薇薇翻了個白眼,可能是因為喝了不少酒的緣故,這個白眼看起來倒更像是一個媚眼。

“二姐和小妹平常都不怎麼喝的,今天逮著你的好酒了,也喝了那麼多,要不咱倆確實兩瓶就夠了。”

聽到薇薇這樣說,小妹莫莫本來想反駁一下,但看到二姐蓉蓉呆呆地端著酒杯一個勁兒傻笑,自己也跟著笑了起來。

“她倆加起來也沒你自己喝得多,你要是還不盡興,我記得冰箱裡還有年前沒喝完的雞尾酒,反正現在你喝什麼都差不多是一個味兒!”

大姐最寶貝她的藏酒,今天一下子拿出了三瓶,已經很難得了。薇薇覺得她說的也有道理,於是起身去冰箱裡找雞尾酒了,正好還有四瓶。

“好久沒有聊得這樣盡興了,想想我們姐妹四個雖然住在一起,但平時各忙各的,很少像今天這樣坐在一起聊這麼久。”

聊天陣地從餐桌轉移到了沙發上,手裡的高腳酒杯也換成了Hello Kitty版的雞尾酒瓶。大姐雖然疼惜自己的三瓶好酒,但看起來效果還不錯。

“所以以後我們真的要多在家裡做飯吃。”

二姐蓉蓉從餐桌旁一直傻笑到了沙發上,一向沉默寡言的她,在喝了酒之後,也變得比平時開朗活躍了許多。

“我沒意見,不過我什麼菜都不會做,就負責吃完之後洗碗吧。”

小妹莫莫今晚也喝得超過了自己平時的量,此刻正挽著二姐蓉蓉的胳膊,依偎在她身旁。

“要我說,做不做飯倒無所謂,只要大姐能經常貢獻一下她的好酒就行啦!”

薇薇知道這樣說完後,大姐芳芳又要拋給她像是媚眼的白眼了,所以她一直沒有看向大姐的方向。

薇薇心裡明白,今天之所以聊得這麼痛快,除了大姐的好酒功不可沒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不可忽視,那就是她們姐妹四個今天總算是又重獲了自由。

過年期間,四姐妹受到了全家人的集體催婚,所有的親朋好友甚至組成了一個催婚委員會,每天縈繞在她們耳邊的除了結婚之外,沒有第二個話題。

論年齡,大姐芳芳是八零中,二姐蓉蓉是八零末,薇薇和小妹莫莫都是九零初,確實都到了適婚甚至晚婚的年紀了。但是婚姻又怎能以年齡一概而論呢?

四姐妹雖然性格各異,但在對待婚姻這個問題的看法上卻完全一致。她們堅持不妥協,不將就,追求順其自然的緣分,甚至覺得婚姻在人生當中並不是必須要經歷的。

“都是因為你們,本來家裡人已經不怎麼催我結婚的事情了,現在倒好,連你們不結婚也算在了我的頭上,說你們是受了我的不端正思想的影響。”

前幾年家裡人催大姐芳芳結婚催得緊,後來見沒有效果,就不怎麼提了。現在幾個妹妹年齡也越來越大了,家長們又開始著急了起來。

“難道不是嗎?哈哈,反正有你做擋箭牌,說不通道理,我們就說‘你看大姐都還沒有嫁人呢’。”

薇薇也確實是這麼幹的,逼急了的時候她甚至說只要大姐還沒嫁人,自己就不結婚。

“最讓我意外的是,這麼溫柔的二姐,竟然會直接正面和姨媽對抗,我當時都驚呆了。”

小妹莫莫說完後,帶著和當時一樣的驚訝表情看向二姐蓉蓉,同時和二姐碰了碰手裡的雞尾酒瓶。

“還說我呢,你不也是一聽到你爸媽說這個問題,就離家出走到我們家,誰知道到了我們家被說得更慘。”

二姐蓉蓉笑嘻嘻地看著自己的三個姐妹,整個晚上這樣的傻笑幾乎就沒從她的臉上消失過。

“你們說咱家是不是有種不結婚的病毒呀,或者是什麼風水不好之類的問題,不然怎麼家裡的女生都沒結婚呢?”

薇薇煞有介事地說著,想想家裡的男生除了一個大學還沒畢業的弟弟之外,其他人都結婚了,單就把女生都剩下了。

“我看需要有人首先站出來打破魔咒,剩下的人就好解決了。大姐你是老大,你帶一下頭。”

小妹莫莫聽到三姐薇薇的話,也來了精神,把矛頭指向了大姐芳芳。

“一邊兒呆著去,我反正是越來越覺得一個人好了,要帶頭你這個最小的去帶!”

大姐芳芳雖然年齡最大,卻也是四個人當中最不著急的一個,有充實體面的工作,有穩定熱絡的友誼,有不離不棄的姐妹,她想不出自己有什麼理由要去改變這樣的生活。

“其實爸媽們也是為了我們好,畢竟不是一代人,他們或許是擔心如果我們不結婚,等我們老了之後會沒有人作伴,沒有人照顧,怕我們到時候孤單寂寞。”

二姐蓉蓉說話的聲音很輕柔,她仍然在笑著,但已經不是傻笑了,變成了一種說不上來的特別引人的笑容。

“可是結了婚就不寂寞了嗎?我看未必,與其在婚姻中迷失,我寧願站在外面清醒地面對一切。”

大姐芳芳說完後喝乾了手中的雞尾酒,起身去收拾餐桌上剛才吃剩下的殘羹冷炙了。二姐蓉蓉和小妹莫莫也緊跟著過去幫大姐的忙。

薇薇看著一邊收拾碗筷一邊笑著鬧著的姐妹們,不自覺地也加入了其中。她心想:以後寂寞與否不知道,但是現在我們可不寂寞。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