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開始,藍忘機心中有了這樣一個少年,他不諳世事,不聽規勸,一意孤行,肆意妄為,與自己從小接受的教育截然不同,可就是這樣得魏無羨,讓藍忘機思念了十三年……

在這樣漫長的一段時間,藍忘機究竟做了什麼,根據作品,以下是作者的聯想。

第1年, 藍忘機生平第一次頂撞前輩。”他所保之人,皆是老弱婦孺,雖是溫氏,但皆沒有血債上身,而仙門百家執意殺害他們,又與魔道中人有何不同”。義正言辭,哥哥藍曦臣也感受到空氣中凝結的寒意。世家楷模藍忘機頂撞長輩,這是令姑蘇藍氏上下意想不到的事情,可是他還在毫無悔意的為魏無羨辯解,藍啟仁大怒,家法鞭刑上身。皮開肉綻,可他的神色眼光,正如先前一樣堅定決絕。

第2年, 藍忘機將後山的一片草地規劃起來,將魏無羨送給他的兔子悉心照顧,明明最開始是拒絕接受這兩個小寵物的,沒想到,現在卻細心照料,給他們一個遮風擋雨的家。藍忘機嘴角微揚,呵,魏無羨不就是這樣的人嘛,自己原本絲毫看不上他的,到頭來卻成為心中最不可觸及的角落。

第3年, 風和日麗,剛剛下過雨的姑蘇如往常一樣明麗乾淨。藍忘機走在雨後的路上,剛剛摘下的枇杷擺在籃子裡面,那樣子就是想讓人吃一口。賣枇杷的大姐認出了藍忘機:”弟弟,我記得之前有一個很愛笑的弟弟來著,好久不見了,他什麼時候還來姑蘇呀。”藍忘機手裡拿著枇杷,望著對面酒鋪裡的天子笑,許久沒有出聲。他也很想知道,那個討人喜歡的少年什麼時候還會出現在姑蘇,出現在”雲深不知處”。

第4年, 魏無羨的忌日,這一夜,藍忘機又失眠了,這是第幾次發生這樣的現象了,他不記得了,左右睡不著,起身撫琴,一曲問靈,綿長的琴聲從靜室傳出,不遠的房間裡”思追,含光君好像又彈琴了”,思追想了半天”嗯,還是這個日子”。

第5年, 含光君坐在屋頂上面,旁邊擺著天子笑,可他沒喝,就靜靜的放著,他也待在那裡,清風拂過,明月皎潔,可他的內心,從未平靜。

第6年, “笛子,找一個笛子”,看著醉酒的弟弟,藍曦臣問他怎麼了,可他一直重複這樣的話,藍曦臣找到了一個白玉笛子,遞給他的時候,卻被他摔壞了,”兄長,我想要陳情”聽到這樣的話,藍曦臣明白,六年了,他這個弟弟,還是沒有走出來。

第7年, 從亂葬崗帶回來的孩子,藍忘機取名為藍思追,思念、追憶,教之撫琴,教之讀書。

第8年, 問靈第八年,還是找不到他的任何蹤跡,他從來沒有相信過,魏無羨會消失在世界上可這一次,他幾乎相信了……

第9年, 一次聚會,有人提到夷陵老祖,眾人皆是唾之罵之,一位女子站出來,與眾人對抗,藍忘機擡頭一看,是綿綿,魏無羨曾經救過的女孩子,看到女孩說不過眾人,轉身離開時,藍忘機追了上去。”你相信,魏公子是他們口中那樣的人嗎”像是自問自答一樣,綿綿又繼續說道”我不信”。

第10年, 街面上賣起了糖葫蘆,藍忘機又一次睹物思人了,又想起魏無羨捉弄小孩時候情形了。

第11年, 街邊的孩子在模仿射日之戰,找一個人扮演夷陵老祖,孩子們為難了,他們不知道夷陵老祖是什麼樣子的,從不與人多說一句話的含光君走過去,只說了一句:”他愛笑,喜歡說個不停”,轉身離開時,他望了一眼天空,時間太久,”魏無羨,我就要記不清你的樣子了”。

第12年, 慢慢的時間,潺潺的流水,思追長大了,兔子也換了一窩又一窩,含光君用了十二年的時間,接受了他離開的事實。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