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女兒借錢買房,為了女兒關掉飯店,為了女兒去當裹裹快遞員,2小時內上門取件……28歲的鄭玉芳做到了“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

天下網商記者 蔣菲

女兒的褲子又尿溼了,握著她冰涼的小手,鄭玉芳控制不住身體的顫抖,憤怒、擔心、慚愧、內疚,她的腦中正掀起一場風暴,旋即化為二個字在耳邊炸響——“買房”。

在杭州買房,鄭玉芳過去想都不敢想,親戚剛看過一個小區,107方的房子,房貸加裝修貸,每個月要還6000多元。可是看著眼前的女兒,鄭玉芳突然無比清醒,意識到自己別無選擇,只有買房,才能落戶,女兒就能上公辦,不會再像現在這樣,因為害怕老師不敢上廁所,寧可尿在褲子上也不說,默默忍到家裡再換,她不能再讓女兒受半點委屈。

成為快遞員的鄭玉芳

2015年,24歲的鄭玉芳向親戚借了十幾萬,湊足首付,在杭州臨平購房落戶,成了婆婆口中的“房奴”。為了房貸,她開過飯店,進過工廠,但沒有一份工作可以在賺錢的同時兼顧兩個女兒,直到現在,她找到了一份最適合自己的工作——菜鳥裹裹快遞員,極速上門收件方便大家。要求2小時,她可以做到平均一小時。

因為這份工作自由,早晚都能陪同女兒之外,“收入也還不錯”。

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媽,鄭玉芳依舊長得精緻溫婉,就算派件的時候總套著那件不合身的快遞服,路邊的小夥子也會小聲議論,“現在送快遞都要拼顏值了嗎?”

可是湊近些就會發現,鄭玉芳白淨的臉上除了淡淡的雀斑,也生出了淺淺的皺紋,這是被廚房的煙火薰出來的,也是被辛勞的生活熬出來的。

鄭玉芳和兩個女兒

2015年,鄭玉芳剛生完小女兒,正在河南老家休養。丈夫從網上看到快餐店的加盟廣告,心血來潮想開個煲仔飯店,店面就選在兩人在良渚的出租屋附近。加盟店的前景,鄭玉芳並不看好,但丈夫既然要幹,她也不願去潑冷水,夫妻倆東拼西湊借了20萬元啟動資金,煲仔飯店順利開張。

可在城郊接合部,煲仔飯不接地氣,生意不溫不火,丈夫突然提出不想幹了,他嫌回本太慢,想去開網約車賺錢。可要是關店,20多萬的投入就打了水漂,鄭玉芳只能親自上陣,她來掌勺,婆婆負責跑堂送外賣。

大女兒送去了幼兒園,小女兒睡在嬰兒車裡,放在店裡看管。有時小女兒睡醒嚎啕大哭,婆婆在外面送餐,鄭玉芳怕打擾到客人,只能把孩子抱到逼仄的廚房裡,她手上熟練地顛鍋翻炒,嘴裡不停哄著“別哭了,奶奶等一下就回來了”。

加盟店的菜品不受歡迎,鄭玉芳就根據熟客的口味,改良了味道和分量,還新增了西紅柿炒雞蛋、小炒肉、梅乾菜扣肉、水蒸蛋等家常菜。飯店生意漸漸上了正軌,每個月能淨賺一萬多元,可是大女兒這邊卻出了意外。

因為沒有買房落戶,也沒有繳納社保,大女兒只能去了一傢俬立幼兒園,一個班上就有四十多個孩子,報名那天,鄭玉芳看到的老師,一個個都不苟言笑,一臉嚴肅的表情。

幼兒園才去了一個月,大女兒就瘦了好幾斤,鄭玉芳看著心疼,問她在幼兒園吃什麼,回答是“麵條,湯裡有點火腿腸”。

一次,鄭玉芳去幼兒園接大女兒,隔著窗戶看到一個小男孩伸手打女兒,女兒沒敢吭聲。她趕緊衝進去護住孩子,心裡一遍遍告訴自己,班裡的孩子太多了,老師根本管不過來,有機會要給女兒換個好的學習環境。

最糟糕的情況,還是女兒一次次穿回尿溼的褲子,回到家小手小腳都是冰涼。問女兒為什麼不在幼兒園上廁所,她說“廁所沒紙,不敢找老師,怕。”

婆婆建議,乾脆讓孩子回老家上學算了。鄭玉芳堅決不答應,絕不讓孩子做留守兒童,這是她的底線。

鄭玉芳最終在杭州臨平買了房子,107方,首付借了十幾萬,每個月要還6000多元貸款。婆婆想不通,“你這是打算當一輩子房奴嗎?”“我有信心,砸鍋賣鐵也會把房貸還掉。”

能給女兒好的讀書環境是鄭玉芳最大的期盼

2017年9月,鄭玉芳一家搬入臨平的新房,大女兒如願上了小區裡的幼兒園,可這樣一來,鄭玉芳很難兼顧良渚那邊的煲仔飯店,只好把店關了,在臨平的工廠裡找了份工作。工作時間從早上8點到晚上8點,兩個女兒天天吵著要媽媽,非要等媽媽回家才肯閤眼。

此時,小女兒才2歲出頭,趁著她下午三點到四點睡午覺,奶奶去幼兒園接姐姐放學。可小女兒睡醒找不到大人,就對著空蕩蕩的屋子哭,哭累了就爬來爬去找東西玩。

一天下午,丈夫氣急敗壞地打電話給鄭玉芳,“你們都去哪裡了?小的那個怎麼給我發視訊了?說她一個人在家。”

又過了三個月,婆婆把腰閃了,臥床不起。如果繼續上班,鄭玉芳既照顧不到老人,也照顧不到女兒,只好把工廠的工作辭了。

為了方便就近照顧家人,鄭玉芳在小區周邊沿著馬路找工作,發現有家圓通承諾達特快的營業部正在招人。可是站長看到來應聘的是個女人,眉頭不自覺地皺了一下,鄭玉芳察覺到了,索性開門見山,“要是你們不收我,我就去送外賣。”“外賣她都願意去送,做快遞肯定沒問題。”站長事後回想,自己是被鄭玉芳的這股子勁說服了。

鄭玉芳送快遞

不久後,這個新營業部招齊27名快遞員,除鄭玉芳外,其餘都是20出頭的小夥子。

鄭玉芳以前覺得幹快遞員肯定很累,可真正入行,她才發現不太一樣,“不會讓某一個人使勁幹活,忙的時候,公司會調配人員,像我們平時27個人,等到雙11就會配置50個人。”

每天早晨6:50,鄭玉芳起床給兩個女兒穿衣服,洗漱,扎頭髮,吃早飯。然後丈夫送大女兒去學校,她把小女兒帶到站點,等分揀完,再順路送小女兒去幼兒園。

下午3點送完件,鄭玉芳就接大女兒去輔導班,通常到了傍晚6點,她就能下班回家陪孩子,月收入在5300元左右。

至今為止,鄭玉芳還沒有收到過投訴。在站點客服王姐看來,鄭玉芳心思細膩,幹活有章法,每次收回的底單都按次序疊好。每次開大會,王姐都會把鄭玉芳的面單拿出來當榜樣,讓其他快遞員學習。

不久她在的網點也接入了菜鳥裹裹的2小時上門收件業務,小區居民淘寶買的衣服鞋子要退貨,或是寄份檔案什麼的,通常都會叫菜鳥裹裹:因為上門快之外,寄件操作簡單,退換貨有運費險還能免費。

對鄭玉芳來說,收入也更高了。2小時上門攬件業務,少的時候一天20來單,多的時候100多單,鄭玉芳的平均月收入超過7000多元,雙11時超過萬員,其中裹裹帶來的收入佔到一半。

她成為了一名包裹俠。對鄭玉芳來說,這份工作最大的好處是晚上幾乎不用加班,她可以給女兒們洗澡,睡前給她們講故事。“以前開飯店,一年到頭從來沒有一天休息,現在一個月有四天休息,我都排到週日,帶她們去臨平山、塘棲古鎮玩玩。”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