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星獨家丨杭州保姆縱火案辯護律師開庭半小時離席,律所合夥人:他性格固執激進

今天上午,備受全國人民關注的6.22杭州保姆縱火案,在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開庭後不久,因被告人律師當庭提出管轄權異議,法庭宣佈中止本案審理。紅星新聞記者現場直擊,庭審過程中,莫煥晶的代理律師黨琳山先後3次向法庭提出停止審理。在開庭不到半個小時,黨琳山直接離席,在他要離開法庭之前,他囑咐莫煥晶:“莫煥晶,我走了,你不要回答法庭任何問題。”

一場備受全國人民關注的案件,竟然在開庭26分鐘後突然中止,留下了全國50多家媒體一臉錯愕,更加憤怒的是受害人林生斌,他向媒體表示:“明天是冬至,原本想今天能有個結果,給逝去的家人一個交代……”

莫煥晶

庭審直擊

保姆律師3次向法庭提出停止審理

開庭不足半小時離開法庭

上午9點02分,法庭宣佈開庭。

9點04分,被告莫煥晶戴著手鐐,被兩名女法官押解到場,坐在被告席。莫煥晶精神狀態不佳,法官問她籍貫,她神情緊張,哽咽半天沒說出一個字。

9點09分,莫煥晶的辯護律師黨琳山向法庭提出管轄權和縱火原因還沒有調查清楚等問題,要求停止審理。

9點13分,法官打斷辯護律師黨琳山的陳述,問他是不是要申請將本案異地管轄,黨沒有回答這一問題,而是要求讓他把話說完。紅星新聞記者現場統計,黨琳山先後向法庭提了3次停止審理,法官也打斷他3次,問他對合議庭組成成員需不需要申請回避。

9點20分,黨琳山的這一要求並沒有得到法庭支援,當庭拒絕為被告莫煥晶辯護。他拔掉膝上型電腦電源線,收拾桌上的東西,法官反覆問他是不是要放棄對被告人的辯護,黨琳山沒有回答。

9點26分,被告莫煥晶的辯護律師黨琳山離開法庭,並說“莫煥晶,我走了,你不要回答法庭任何問題。”說完就離開法庭。莫煥晶身體開始抽搐,神情更緊張。法官問要不要給她找辯護律師,她結結巴巴說,“我的辯護律師會幫我說的”。 隨後,審判宣佈休庭,延期審理。 莫煥晶被帶離法庭現場。

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表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五十三條至第二百五十六條的規定,本案自休庭之日起至第十五日止,將由被告人另行委託的辯護人或者法院依法為其指定的辯護人準備辯護。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將充分保障被告人的辯護權利,另定日期繼續審理本案。

受害人家屬

被害人一句話不說就退庭,家屬不服

在莫煥晶被帶離法庭現場時,被害人家屬林生斌走向審判席說,“被害人一句話不說,就退庭,我們不服,家屬不服,等了半年,這樣是對被害人的侮辱”。

受害人家屬

火災事故6個月過去了,林生斌一直活在悲痛之中。

在開庭的前一天,林生斌在接受紅星新聞採訪時,說話聲音很小,有些談話內容,要反覆問多次。

火災發生後,他在藍色錢江小區附近租房子和父母一起住。林生斌有一個哥哥和妹妹,他哥告訴紅星新聞,這件事對他們一家人打擊很大,兩邊的父母都因此生了病,林生斌經常半夜驚醒。

這半年來,生意上的事林生斌根本無暇顧及,每時每刻都在想自己的妻兒,尤其是這段時間,他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開庭的準備上。

而在此前得知開庭時間時,林生斌曾滿懷期待,在個人微博上說,“半年的苦苦等待,終於本月21號要開庭了。得知這個訊息的時候,我的內心百感交集,不知怎麼去形容此刻的心情。相信法律會有一個公正的判決吧。”

沒想到開庭不到半小時,自己還沒說一句話,就休庭了。

之前有媒體報道,林生斌決定不向被告人莫煥晶提出刑事附帶民事賠償。對此,林生斌告訴紅星新聞,自己做出這個決定,就是想讓法庭從快審理這個案子,另一個原因是希望對保姆重判,“假如說她(指保姆)賠你錢,罪行會不會就會輕一點,我不需要她(賠錢),就是要判她重刑。”

保姆辯護律師黨琳山

不為出名,選擇退庭,被處罰可能性很大

庭審結束後,紅星新聞記者第一時間採訪黨琳山,他說,自己並不是為了出名。

莫煥晶的辯護律師黨琳山。圖據網路

黨琳山透露,開庭之前確實有退庭的想法,但是真的要做出來,還是要下很大的決心,因為按照律師管理辦法規定,對擅自退庭和惡意炒作案件的,要被司法部門給予停止執業6個月以上一年以下的處罰,以及處5萬元以下的罰款。

黨琳山說,他選擇退庭,被處罰的可能性很大,“當初有考慮,但是沒辦法,我沒有退路,沒有選擇的餘地,總不能現在又回去吧”。

黨琳山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現在他面臨巨大的壓力,可以這樣說吧,很多人都在盯著他,他已經沒有任何隱私可言。

選擇退庭,對這個案子有影響嗎?黨琳山覺得退庭,對今後的審判能夠起到促進作用。

在黨琳山退庭後,審判長問被告莫煥晶是否需要另行委託辯護人,莫煥晶說“黨律師會幫我辯的”,隨後,法庭表示將為莫另行委託辯護人,並宣佈本案延期開庭。

黨琳山表示,辯護人的辯護權來自於當事人的授權,而不是法院的授權,法院沒有權利擅自解除當事人委託的律師,法院也沒有權利在當事人有委託律師的情況下,擅自給當事人找律師。莫煥晶在看守所給他寫的委託書,“也是一種預先的準備吧,但是要不要拿出來用,當時也不確定”。

黨琳山在微博中附上了一張莫煥晶在12月19號寫的宣告。

黨琳山向紅星新聞記者透露,自己在上海有案子,今天會在杭州停留一晚,明天一大早準備去上海。

開庭這幾天手機被打爆,為這個案子降身價

黨琳山表示,臨近開庭這幾天,自己接受了二三十家媒體的採訪,手機一直處於“被打爆”的狀態。

黨琳山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莫煥晶的弟弟一直負責與自己溝通,“我告訴他弟弟,情況非常困難,你們要做好可能被判死刑的心理準備了。”黨琳山表示,按照現行法律規定,莫煥晶目前還不能與家人見面,但莫家人拜託自己為莫煥晶帶去了一些衣物,“莫家人也託我告訴莫煥晶,讓她認真悔罪,多保重。”黨琳山說,按照規定,莫煥晶與家人,只能在法院判決生效之後,或死刑執行之前,才能夠見面,自從縱火案發生後,莫煥晶已經半年未與家人見面了。

據早前媒體報道,黨琳山與莫煥晶在監獄裡一共會見過8次,期間莫煥晶情緒起伏較大,在想起自己兒子時,她流露出些許生的希望;而在想起自己親手毀掉一家四口的生命時,她又一心求死。

黨琳山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是莫煥晶家人主動找到了自己,希望他代理莫煥晶的案件。“是通過別人介紹找來的。”據悉,這也是黨琳山第一次接手這樣舉國關注的大案。“在我看來,莫家人對於莫煥晶的作為,也很痛心,他們覺得很對不起林家。莫家人其實也有基本的正義感和是非觀。”

黨琳山透露,莫煥晶一家是土生土長的東莞人,本可以過著優渥的生活,但因為莫煥晶好賭,拖垮了整個家,目前莫的弟弟開著一間小餐館,“據我瞭解,他們家也沒錢。”黨琳山表示,自己甚至自降身價,接下了莫煥晶的案子。

黨琳山律所合夥人

黨性格固執激進

曾勸黨不要提出申請異地管轄

黨琳山告訴紅星新聞,自己在廣東增城市增泰律師事務所執業。紅星新聞了解到,該律所擅長離婚、繼承、房產、合同、交通事故、勞動糾紛、股權糾紛等民商事案件。

今天下午,該律所合夥人徐叔寶接受了紅星新聞的採訪。

徐叔寶為增泰律師事務所發起人。

徐叔寶反駁了部分律師關於黨琳山故意拖延時間的說法。據其回憶,庭審前,黨琳山曾多次與律所領導及同事商討案情。當黨琳山提出申請異地管轄的想法後,“我們都勸他,不要採取過激行為。”

但是,黨琳山堅持了自己的想法。徐叔寶告訴紅星新聞,“莫煥晶縱火,造成了嚴重後果,量刑會很重。黨琳山的主要想法是,想通過實現異地管轄,儘量減輕被告人的刑罰。”

徐叔寶直言,在接手杭州縱火案前,黨琳山什麼案子都做,“但以民事案件為主。在他代理的所有案件中,只有這個案子引起這麼大的關注。”

紅星新聞注意到,今日退庭後,黨琳山通過實名認證微博連發兩條訊息,稱將誓死捍衛委託人的合法權益。

徐叔寶告訴紅星新聞,退庭的訊息傳來後,律所已聯絡黨琳山,“告訴他,微博、微信就不要發了,別讓事態惡化。同時,也叮囑他,注意人身安全。畢竟,他那種做法容易激起網友的情緒。”

在徐叔寶眼中,這位共事已有兩三年的同事,性格固執,激進。

“案子是他接回來的。” 徐叔寶說,我們審查後,感覺沒問題,就指派他去做了,“畢竟,被告人在東莞,距離廣州增城很近。所以找他也並不奇怪。”公開資料顯示,黨琳山1978年2月出生,2001年畢業於國防科技大學。

徐叔寶說,“他讀的軍校,又在部隊待了很長時間。最後,他對法律方面產生了興趣,最後通過了司法考試,當了律師。”

律師圈同行

不贊成他退庭

也不認為他是在拖延時間

黨琳山退庭的訊息在律師圈中也引發熱議。

北京著名刑事辯護律師金曉光認為,律師退庭應冷靜看待,“黨律師對管轄權有異議,他退庭放棄辯護權,影響的是被告人的辯護問題,對法庭的影響只是開庭的時間問題。法庭對律師如何處分辯護權的行為應冷眼觀看,不應過度干涉。”

紅星新聞注意到,《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第三十九條明確,“(律師不得)無正當理由,拒不按照人民法院通知出庭參與訴訟,或者違反法庭規則,擅自退庭。”因此,有人認為,黨琳山或會受到停止執業等處罰。但金曉光認為,“黨律師對管轄有異議,不能完全說或機械地說無正當理由。”

金曉光告訴紅星新聞,他並不認為黨琳山退庭是為了拖延時間,“我雖然不贊成退庭,更希望辯護人堅守辯護崗位。但我不認為他是拖延戰術,拖延就能改變審判結果嗎?”

紅星新聞記者丨付鬆 沈杏怡 王春

編輯丨馮玲玲

對於此事,你怎麼看?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