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8日,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結束一對一首腦會晤後走出會議室。圖/視覺中國

文/徐方清

特朗普式“推特治國”,又出了一個新案例,這一次的物件是“對朝新制裁”。華盛頓當地時間3月22日凌晨,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社交媒體推特上釋出訊息稱,他當天下令撤回了對朝鮮的一些新制裁措施。

原話是這麼說的:“美國財政部今天宣佈,將在現有對朝鮮制裁的基礎上,進一步實施大規模製裁。我今天下令撤銷了這些額外的制裁。”

特朗普本人沒有給出原因,也沒有說明撤銷的對朝新制裁措施是什麼。只有白宮新聞發言人桑德斯稍晚在迴應媒體時稱,“特朗普喜歡金正恩委員長,他認為這些制裁沒有必要。”

對朝新“罰單”

美國財政部在當地時間3月21日宣佈了對朝鮮的新一輪制裁措施,給出的理由是一些外國公司“幫助朝鮮躲避國際和美國製裁”。在特朗普同朝鮮最高領導人在越南首都河內舉行會晤後,這是美國政府開出的第一張對朝“制裁罰單”。

同一天,朝方根據“上級指示”,召回了位於開城非軍事區的朝韓聯絡辦公室全部朝方工作人員。

一天後,對於俄羅斯輪船“坦塔洛斯”和“勇士”號油輪被列入美國最新的違反對朝制裁的名單,總部設在符拉迪沃斯託克的俄羅斯阿利薩有限公司堅決否認,稱該公司船隻,包括“勇士”號,已經很久沒有出過國了。“我們歷史上從未與朝鮮船隻合作。‘勇士’號油輪從未進入過朝鮮。”

3月22日,在中國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問:據報道,美國財政部宣佈,將對協助朝鮮規避制裁的兩家中國公司實施制裁。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指出,中方一貫認真、嚴格執行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的有關涉朝決議。對於中國企業和個人,如有違反聯合國安理會決議的行為,一經查實,中方會根據自己的國內法依法依規進行查處。

耿爽還表示,我們堅決反對任何國家根據自身國內法對中國實體實施單邊制裁和“長臂管轄”。中方已就此事向美方提出了嚴正交涉。我們敦促美方立即停止有關錯誤做法,以免影響雙方在有關問題上的合作。

一天前,商務部發言人高峰在新聞釋出會上宣佈,中美雙方商定,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將於3月28日到29日應邀訪華,在北京舉行第八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將於4月初應邀訪美,在華盛頓舉行第九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

鬥而不破

依照慣例,不論是美國國務院還是財政部,任何一項對外製裁措施,通常是在密集的情報收集和法律研究基礎上精心制定的,需要花費數月時間。對於特朗普在推特上宣佈撤銷美國財政部對朝新制裁的做法,《紐約時報》評論稱,總統推翻內閣部長不過幾個小時前作出的一項涉及國家安全的重大決定,是政府內部分歧的顯著表現。特朗普此舉,也成為白宮干預聯邦政府部門的一個“引人注目的案例”。

不過,自2018年朝美恢復高層交往以來,特別是金正恩同特朗普在新加坡實現了歷史性的朝美領導人首次會晤後,朝美核談的程序中一直有一個耐人尋味的現象:一邊是朝美雙方爭吵不斷、屢生波折,另一邊則是兩位最高領導人之間始終保持著“默契”,特朗普甚至有過同金正恩“墜入愛河”的表態。

在河內金特會以無果而終的方式落幕後,雖然朝美雙方將這次會晤高開低走的責任都推向對方,並相互進行了批評和指責,但在言辭上明顯表現得頗為剋制,對於雙方的最高領導人,更是都“客氣有餘”。金正恩同總統特朗普在河內話別時,兩人也表情輕鬆,態度友好。

3月15日,朝鮮外務省副相崔善姬在平壤召開記者會,發表了一次算得上是新加坡金特會之後的對美最強硬表態,除了威脅“是否與美方繼續談判、是否繼續暫停導彈發射及核試驗”外,還用了“強盜般的態度”來形容美國。但對於特朗普,崔善姬不但沒有進行批評,反倒是稱讚“兩國領導人之間關係依然很好,十分默契”。

一定程度上,正是金正恩和特朗普之間的“默契”保證了一年多來朝美核談的“鬥而不破”。這其實不難理解,考慮到朝美兩國國情和政治制度的巨大差異,雙方即便通過一年多的接觸和博弈達成了一些戰略共識,但要想在具體的談判節奏掌控和實際利益爭取上做到步步合拍,基本上沒有任何現實可能。

從歷史經驗上看,朝美之間爭來吵去,朝美核談上的進進退退迂迂迴回,甚至是進一步退兩步,其實都是常態。如今不同以往的反常之處則恰恰是,自去年以來,朝美接觸和對話的步子邁得太大太快了。

如果金正恩和特朗普真的如外界所言,是奔著一個“大交易”的目標而去的話,那麼在談判進入實質性“要價”階段時,爭吵和博弈則會變得更加激烈,特別是在朝美這樣的半個多世紀的宿敵之間。

按照這樣的思路去理解,朝美目前出現的喊話和吵架局面並不完全是消極因素,最壞的局面是朝美雙方都不願意邊談邊吵了。

更大的博弈

核問題談判並不僅僅是外交議題,也是專業性很強的技術議題。核試驗基地的廢棄和核武庫的拆除等等,都不是隻靠外交官動動嘴說什麼時候做到就能做到的。按照美國一些核專家的說法,考慮到朝鮮核武力量的巨大規模以及朝美雙方的巨大信任赤字,朝鮮半島無核化至少需要十年時間才能做到。

現在的問題是,即便特朗普能夠在2020年成功連任,他也沒有十年的時間來等到無核化實現的那一天。從特朗普的執政理念和方式上看,他不大可能願意朝核問題的解決是在自己手上開花,而交給繼任者來摘取果實。這也是美國一部分人認為河內金特會“沒有協議比壞協議更好”的原因所在。從朝核談判的另一個關鍵方韓國總統文在寅的角度看,他的任期也只剩下3年的時間。

不過,要想真正實現“沒有協議比壞協議更好”的目標,讓金正恩和特朗普跳出“欲速則不達”的現實困局,不僅需要雙方排除重重干擾、堅定戰略目標,還需要對具體談判節奏和步驟進行更深層的商討和更精細的設計,甚至還需要一些創造性的超常規設計,為可能出現的變數準備多種可選方案。

此外,包括中韓俄等國在內的朝核問題相關方需要共同構建一個行之有效的保障機制,讓朝美雙方不至於因為一些誤判和執行上的偏差就輕易脫軌而去。

對於已經作出了集中全部力量進行經濟建設這一戰略轉向的朝鮮而言,儘管因為面臨著安理會制裁這個“緊箍咒”,朝鮮在無核化和尋求制裁放寬上跳開美國幾乎是無可能完成的任務,但這並不意味著在內外壓力都急劇上升時,朝鮮會放棄尋求替代方案的嘗試。也有業內人士認為,朝鮮半島無核化並不必然意味著朝鮮就地全面銷燬核武裝備,也可以通過核控制權轉移向第三方來實現。

據韓聯社報道,負責朝鮮最高領導人出訪禮賓安排的國務委員會部長金昌善3月19日抵達莫斯科。金昌善是最接近金正恩的心腹之一,金昌善訪俄可能是在金正恩訪俄進行踩點,被視為金正恩即將訪俄的訊號。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