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資陽:女子打死兩歲兒子埋河邊還謊稱丟失報案,已被刑拘

  12月20日晚上,資陽市雁江區某小區貼出一份特殊的“訃告”,訃告以父親的名義稱,一名2歲3個月大的男童鑫鑫(化名),“12月2日被親生母親殺害”,然後欺騙孩子父親說“孩子在上個月掉了”。

隨後,封面新聞記者聯絡上孩子父親一方的家屬,對方稱孩子在成都邛崍上的戶口,到資陽跟媽媽生活不到兩個月,“她實際是”代孕”。”男方稱,正計劃追回已經支付的撫養費用。

21日中午,女方家屬告訴封面新聞記者,女方與孩子的親生父親是情人關係,因為失手傷害兒子致死。

據警方透露,目前,警方已經介入調查,涉案女子已被刑事拘留。21日,受害男童在資陽殯儀館火化。

案發

親生兒子死亡4天后女子謊稱失蹤報警

12月20日,記者聯絡上了男方家屬,經過調查瞭解,男方家屬講述了案件發現的情況。

12月6日,雁江區蓮花路派出所接到報警,一名女子李某敏稱自己兩歲大的兒子失蹤,失蹤時間發生在11月。隨後,警方和孩子家人開始在資陽展開尋找。“開始說11月24日丟的。”孩子家屬說,家人一直讓孩子的母親李某敏回憶孩子走失前的細節,“到12月7日晚上,都沒有多少有效資訊。”

申某是孩子戶口本上登記的父親,但他與李某敏,並沒有婚姻關係。12月8日,申某到李某敏家想繼續追問一些細節。“她在洗澡,她媽進去叫了2次,都沒出來。”申某說,李母第三次走進衛生間時,突然驚叫,並喊“救命”。

申某衝進房間,發現李某敏衣著完好,割腕自殺了。申某等人立即將李某敏送往醫院搶救,同時也通知了派出所民警。

孩子戶口本上登記的父親申某“我把鑫鑫殺了。”當著民警、申某和李某敏家人的面,搶救過來的李某敏說出這樣一句話,讓現場的人都大吃一驚。“我腿一下就軟了。”申某說。

申某說,隨後刑警介入了調查。“警方告訴我說,李某敏已經交代,說她自己一怒之下,把鑫鑫打傷致死。”之後,李某敏叫來另外一名男子,驅車將鑫鑫帶至雁江區老君鎮進行焚燒掩埋。

警方透露,李某敏及另一名嫌疑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還在進一步偵查中。

事發小區

男方親屬:

凶手是“代孕媽媽”計劃追回已支付撫養費

20日晚,資陽雁江區一賓館內,申某告訴封面新聞記者,其實他只是鑫鑫的法律上的父親,鑫鑫的親生父親另有其人,“就是我的表哥李某。”

申某說,表哥李某夫婦二人一直沒有孩子,2014年,48歲的李某突然有一天找到他,“說想要個娃兒,免得死後無人送終,讓我幫忙找個女的幫忙生個小孩,金錢交易。”

申某說,不久後,他找到朋友,朋友幫忙找到了一名女子,“照片發給了哥哥,沒有見過面,因為是一個大學生,基因也比較好,哥哥比較滿意。”這名女子就是李某敏,當年29歲。

“她帶著一個3歲兒子,哥哥在成都金牛區給她租了套房子。”申某說,雙方約定,女子排卵期就喊李某過去。“有一天她就電話通知哥哥過去了,後來懷起了,哥哥前後轉賬20萬,作為代孕酬勞。”

2015年9月,李某敏臨產,李某不願用自己的身份,就讓申某前往醫院辦理相關手續。“出生證明上,我就成了父親,我前女友是母親。”

5天后,新生的孩子被申某帶回邛崍。“大半年以來,哥哥和李某敏都沒有了聯絡。”申某說,2016年,李某敏突然聯絡李某,說要看看孩子的照片,想知道孩子帶得好不好,“後來還要親自到邛崍來看。”

申某說,幾經猶豫,最終同意李某敏到邛崍看孩子,“看他對孩子很好,很有愛心。”申某說,這是表哥李某提出,想讓孩子跟著親媽一起生活,每年支付一些撫養費。

2017年10月7日,孩子被李某敏帶回資陽生活,李某支付23萬元,“她開始說是借,後來哥哥說當撫養費扣除。”此後,李某也經常到資陽看望孩子,直到12月2日,李某敏交不出孩子,謊稱孩子已失蹤,申某才帶著李某敏趕往資陽報警。

21日,封面新聞記者通過電話向李某求證,李某承認自己是孩子的親生父親,並稱做過親子鑑定,但對“代孕”一事避而不談,並稱等李某敏移送檢察機關時再披露,對於申某的說法,李某則稱:“他是酒鬼,亂說的。”

20日晚,封面新聞記者採訪申某過程中,李某曾多次致電詢問情況。直到21日中午,申某獨自一人處理完鑫鑫後事,方才離開。

女方弟弟:

女子與孩子生父是“情人關係” 之前不知孩子是姐姐的

21日中午,李某敏的弟弟李某明告訴封面新聞記者,2歲的鑫鑫是被姐姐失手傷害致死,“直到案發那天,我才曉得這個孩子是姐姐的。”

犯罪嫌疑人李某敏“姐姐經常提起李哥,說在成都合夥開美甲美容店。”李某明說,姐姐李某敏之前在成都,今年才回資陽,10月份剛帶鑫鑫回來時,“說是幫被人帶的,不是她自己的。”

李某明說,姐姐口中的李哥就是李某,被介紹稱姐姐閨蜜的表哥,“說他們在成都合夥做生意,李哥對她非常好,有一年我媽還做了香腸讓姐姐帶給他。”

“以前一直是在電話中提起,今年我碰到了一次,我老婆碰到過一次。”李某明說,當事李某到資陽稱自己是看李某敏,但是很匆忙,只在資陽待幾個小時,當天就會返回成都,“一直約到說一起吃頓飯,都沒有實現。”

李某明說,直到姐姐在病床上當著他們的面告訴警方,她殺死的鑫鑫是她自己的兒子,家人才恍然大悟,“然後從李哥口中得知,姐姐這麼多年才成都都沒有上班,那她哪來那麼多錢花,那不就是有人包養她嗎?”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