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吳施楠 編 / 袁月

【搜狐健康】據《每日郵報》和CNN最新訊息,美國生物科技公司Biogen(百健)及其合作伙伴日本衛材於本週四宣佈,他們將停止阿爾茨海默病(老年痴呆)藥物Aducanumab(BIIB037)的兩項三期臨床試驗(late-stage trail)。同時停止的還有一項二期臨床試驗的安全性研究,以及一項1b期臨床試驗的再度展期。

這些決定讓阿爾茨海默病的藥物研發再次陷入迷茫期。

2015年3月,百健宣佈了一項重要研究成果:臨床1b期結果顯示,Aducanumab不僅能夠降低前驅期或輕微阿爾茨海默病患者的澱粉樣蛋白斑,還可以延緩認知功能的下降。

在上百個藥物紛紛宣告失敗之際,Aducanumab被譽為最有希望治療阿爾茨海默病的藥物。然而,它還是沒能逃過失敗的命運。

在談到停止三期臨床試驗的原因時,百健表示,不是因為任何安全問題,而是基於獨立資料監測委員會進行的無效分析的結果。他們發現試驗結果不太可能達到其主要治療目標。

“這一令人失望的訊息證實了治療阿爾茨海默病的複雜性以及進一步提高神經科學知識的必要性,”百健執行長Michel Vounatsos說。他同時感謝了所有為這項研究做出巨大貢獻的阿爾茨海默病患者及家人,還有參與試驗的研究人員,並表示他們將繼續推進阿爾茨海默病潛在治療方法的研發。

據瞭解,Aducanumab的試驗詳細資料將在未來的會議上公佈,以告知科學界並啟發正在進行的研究。

阿爾茨海默病是一種起病隱匿的進行性發展的神經系統退行性疾病,病因迄今未明。《世界阿爾茨海默病報告》顯示,全球約有4680萬名阿爾茨海默病患者,預計每20年患病人數將翻一倍,到2030年將達到7470萬人,2050年更將突破1.3億人。我國阿爾茨海默病患者已超過千萬,居世界首位。

在近幾十年的研究中,學界一直堅持認為,聚集在大腦內部的β澱粉樣蛋白是導致阿爾茲海默症的“元凶”。老鼠試驗的結果也顯示,去除β澱粉樣蛋白積聚對疾病有效。這些理論成為了阿爾茨海默病藥物研究的推動力。

基於上述假說,各大製藥巨頭投入了數十億美元,試圖研發出治療阿爾茲海默症的藥物。但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從一開始就是一場巨大的‘賭博’”,麻省總醫院遺傳與衰老研究小組負責人、哈佛大學神經疾病學家Rudy Tanzi博士說,澱粉樣蛋白沉積在疾病出現之前已經開始了十年,發現有蛋白聚集時再治療就已經太晚了。

“這就像試圖通過熄滅火柴來撲滅森林大火”,Tanzi形容到。

多年來各大製藥巨頭研發失敗的經歷,也證實了Tanzi的話。據ADIS R&D Insight 全球藥物研發情報資料庫統計,在1998到2015年之間,各大藥企共推出123種治療阿爾茲海默病的藥物,僅有三種藥物加一種聯合治療方案先後獲得FDA的上市批准。

然而這123種藥物沒有一種能夠達到治癒的效果,甚至連延緩疾病程序都做不到。即使是獲得FDA批准的治療方案,也僅起到緩解部分症狀的作用。

2013年,輝瑞(Pfizer)放棄了抗體bapineuzumab的研發;2016年底,禮來(Eli Lilly)的solanezumab在第三階段試驗中未能超過安慰劑的療效;2017年初,默克(Merck)承認BACE抑制劑verubecestat“幾乎沒有發揮作用”,遂取消二次嘗試;強生公司針對BACE抑制劑atabecestat的試驗也於2018年5月被擱置……

因為缺乏有效性或安全性問題,大型製藥公司相繼放棄了阿爾茨海默病的藥物研發試驗。全球近5000萬名阿爾茨海默病患者正在等待奇蹟的出現。

不過,即便研發道路困難重重,在紐約威爾康奈爾大學阿爾茨海默氏症預防診所負責人、神經學家Richard Isaacson看來,我們仍然不應該失去希望。

“阿爾茨海默氏病是一種生活方式疾病,我們需要儘早干預以阻止進展。”Isaacson說,現階段,預防是最有希望的辦法。

參考資料:

https://edition.cnn.com/2019/03/21/health/alzheimers-drug-trial-failure-aducanumab-bn/index.html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