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張強:別讓一起救人的好事,變成一場跨行業的群體討伐

文 / 張強醫生集團創始人、血管外科專家張強 編 / 吳施楠

【搜狐健康】一篇“高鐵救人醫生被乘務員要求出示證明”的醫界自媒體文章,讓許多醫務人員心寒,對高鐵及乘務員的責備也此起彼伏。高鐵部門迫於輿論而做出的道歉雖然迎來醫療界的歡呼,卻引起我的一絲悲哀和思考:是什麼,讓中國醫生群體的內心變得如此脆弱和緊張?

2014年9月21日,北京去往天路的途中,路遇一騎摩托車的村民跌倒在路邊,滿臉血跡。我徵得同車人員的同意後,下車檢視。確認傷者除了眉弓有傷口滲血外,暫時沒其它危急徵象。用隨車的醫療箱裡的用品給傷者進行壓迫止血和包紮,等待救護車到來後,我離開。

現場,CCTV攝製組見證了整個過程。這是一次我被採訪途中所發生的經歷。

救人的時候,我也閃過可能會被訛詐的念頭。但腦海中更多的是為那位傷者和他的家人感到慶幸:車禍中他沒有被奪去生命,也許他是一家人的頂樑柱。

留下自己的手機號碼,不是為了登報上電視,而是為了傷者被送到醫院後萬一醫生要了解現場病情。

2017年12月2日,同事鮑宇克醫生開車帶我一道去杭州,為張強醫生集團的日間手術中心選址。在杭州之江路上路遇一起車禍,一位傷員滿頭是血,倒在地上,圍觀的群眾不知所措,有人打了110。

我倆幾乎同時和對方說:“我們去看一下!”。鮑宇克醫生下車開啟後備箱,拿出急救箱。很快,我們為患者包紮頭部的傷口,止住頭部滲血。

趕到現場的杭州警察給了我們很大的贊。出於職業的習慣,我們主動留下自己的手機號碼:不是為了將來登報上電視,而是為了傷者被送到醫院後萬一醫生要了解現場病情!幸運的還是那位傷者,因為我們醫生的私家車上,都常年備著急救箱。

但是,曾經有兩次,被乘務員要求出示醫師證。

2011年11月4日,舊金山返回上海的日航飛機上。當我聽到有廣播尋找醫生幫助時,立刻起身前往。幾乎同時,到達現場有兩位醫生。空姐要求我們出示醫師證明,另外一位外國醫生出示了他的工作證。結果,我被有禮貌地告知:不被建議參與救治。

2018年8月29日,倫敦飛往上海,空中發生了一起驚心動魄的十幾分鍾:後艙一名外籍乘客發生嚴重的軀體強直痙攣,意識模糊,大汗淋漓。這位乘客人高馬大,四肢失控,一名空姐還害了一拳,萬一窗戶被打破,後果不堪設想。幸運的是,我在乘客包裡找到一支血糖儀和胰島素針,最終判斷是注射胰島素導致的嚴重低血糖誘發了神經症狀。很快,乘客喝了空姐送來的含糖飲料後,恢復了正常。當時,我是用手機裡滿屏的工作照,證明自己是一名醫生。(這個方法,我推薦給很多醫生)

我理解乘務員要求出示醫師身份證明。

因為在現場,如果有“好心人”一上來就給這位發病乘客心肺復甦、掐人中、嘴巴塞毛巾,就有可能導致延誤和干擾正常的救治而導致乘客死亡。後果嚴重的話,甚至機毀人亡!

類似的情況,在我們平常媒體中看到的“英雄事蹟”中也時有發生,甚至發生在醫務人員身上:在大活人身上做心肺復甦。

急救醫生賈大成曾經指出:非專業救助有可能導致患者更大傷害。我認為,無論我們對施救者懷有多少敬佩和尊重,作為專業的急救專家,頂住非理性的輿論壓力,理性、客觀地指出施救者在急救中的錯誤,難能可貴。

乘務員有必要、也有義務瞭解施救者是否專業醫生。醫生也有必要和義務記錄施救的過程和留下聯絡方式。

如實記錄患者的現場臨床表現、到底由何人實施了何種急救措施,這些都是極其重要的資訊,或許能夠幫助後續醫院接手的醫生做出更準確的判斷。

以善意的眼光看待世界,也許結局非常不同。

昨天我們全體醫生在忙了一天的手術後,就這件事件進行了熱烈的討論。其中上海的朱筱吟醫生和北京的杜昕醫生講述了各自的救人經歷,非常相似:被要求記錄經過,證明自己的身份,留下手機號碼,周圍人和乘務員在拍視訊。

所以,我每次遇到救人的時候,條件允許情況下都會盡量拍下視訊,或者請求旁人幫助。因為這些真實記錄的視訊,最有可能還原事件真相,最有可能保護自己,同時保護患者。

我在美國LOMA LINDA醫學中心進修學習期間,每天都路過這組雕塑:源自於《新約聖經》中耶穌基督講的寓言故事。一個猶太人被強盜打劫,受了重傷,躺在路邊。有祭司和利未人路過,但不聞不問。惟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路過,不顧教派隔閡善意照應他,還自己出錢把猶太人送進旅店。耶穌用這個寓言說明,鑑別人的標準是人心,而不是人的身份。

後來出現的好撒瑪利亞人法(Good Samaritan Law),就是給傷者、病人的自願救助者免除責任的法律,目的在於使人做好事時沒有後顧之憂,不用擔心因過失造成死亡而遭到追究。該法律的名稱,來源於《聖經》中的這個故事。

其實在我國,對救人者也有相應的法律保護條例。

《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第33條第一項規定:在緊急情況下位搶救垂危患者生命而採取緊急醫學措施造成不良後果的,不屬於醫療事故。

《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業醫師法》第24條:對危重患者,醫師應當採取緊急措施進行診治;不得拒絕急救處置。同時也明確規定:對患者進行現場急救的,即便不是在執業註冊地點,也不屬於非法行醫。

因此,這次高鐵救人事件中,無論是伸出援手的陳醫生,還是履行手續的乘務員,都值得讚賞。

醫者父母心。為醫者,要有為父的胸懷和擔當、為母的堅韌和慈悲,方承信任之託。與各位同行共勉!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