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何事?毛主席竟說:是戴季英搞宗派搗的鬼,項英要負主要責任

1975年11月,一位名叫高鳳英的女子給毛主席寫了一封信,主席在收到信後,竟說:“此案處理不當,我懷疑是戴季英搞宗派搗的鬼,項英要負主要責任。”那因為何事,惹得主席這樣說?原來,高鳳英寫的是一封為父伸冤信。其父叫高敬亭,原為新四軍將領,1939年6月被葉挺、項英等人處死。

這是怎麼回事?高敬亭,河南新縣人,1928年參加革命,1929年加入共產黨。在第2次國內革命戰爭的最後3年裡,他於大別山蘇區重建紅28軍,率領2000多名紅軍,擊敗了近20萬的“剿匪”國軍,逼得蔣介石連續換了3任總指揮,而最後1任總指揮衛立煌更是懸賞10萬大洋買他的人頭!

“雙七”事變後,延安將南方8省13區的紅軍游擊隊改編為新四軍,下轄4個支隊。紅28軍被改編為第4支隊,高敬亭任支隊司令員。1937年12月,在武漢舉行的中共中央長江局召開的軍事會議上,王明為團結蔣抗日,命高敬亭率部撤離大別山。高不同意,要求在大別山留下1支部隊。

他說:“我們全部撤離,那不是將我們的人馬、地盤全部交給老蔣嗎?”隨後,高被扣上“在言論上反對中央、輕蔑中央,對中央在武漢的領袖不尊重至極”的大帽子。1938年3月,高敬亭不得不奉命撤離大別山,率部東進皖東,他辛辛苦苦建立的蘇區被白崇禧第5路軍全面佔領。

一年後,延安和劉少奇嚴厲批評了王明的右傾投降主義,認為放棄大別山蘇區的做法實屬荒唐。高敬亭率部東進後,多次連續重創日軍,得到了蔣介石的嘉獎。當他東進到皖中淮南鐵路兩側地區時,曾向延安代表董必武彙報了欲在皖中建立抗日根據地的想法,得到了延安的認可。

可是,4支隊在皖東皖中的發展壯大,引起蔣介石的極度不安。1939年1月,蔣電令4支隊必須將淮南鐵路以西以及舒城為中心的廣大地區讓出來。新四軍副軍長項英無視黨中央2月份“對國民黨的無理進攻,必須反擊,決不輕易讓步”的指示,答應了蔣的無理要求。

高敬亭遂向新四軍參謀長張雲逸反映不同意見,陳述在舒、桐、廬地區建立根據地,具有地勢地形有利、黨組織和群眾基礎好等6大優勢,但沒有得到他的認可。為敦促4支隊儘快按蔣的命令撤出皖中,同年5月10日,新四軍軍長葉挺到舒城西港衝,以軍事會議形式要求高敬亭“限兩星期必須出動”。

高不得不答應,可能是心有不甘吧,他雖答應照做,卻遲遲不下命令。最後,高敬亭與新四軍高層的矛盾被徹底激化!6月21日,葉挺主持連以上幹部大會批鬥高敬亭,宣佈其4大罪狀:不服從軍部領導、排擠延安幹部、山頭主義、宗派主義。可高一條也不承認,隨後他被吊起用細竹條抽得遍體鱗傷。

高敬亭怒聲責問:“過去都不知道你們搞什麼去了,我們不知道你們搞什麼的?現在來整我。”隨後,葉挺、項英、張雲逸、鄧子恢等人以反黨反中央和可能率部投敵的罪名,向延安和國民黨軍事當局發出了“擬槍決高敬亭”的電報。蔣介石回電“所請將高敬亭處以槍刑照準”。

延安回電:“對高採取一些過渡辦法,利用目前機會由軍部派遣一得力幹部到4支隊工作,以幫助4支隊之改造與整理;至於高敬亭本人,中央準備調他去延安學習!”可葉挺、項英等人卻棄延安電令於不顧,反而執行了蔣介石的電令。從而出現了中共黨史上絕無僅有的、借國民黨的名義殺自己高階將領的怪事。

就義時,高敬亭說:“死對共產黨人無所畏懼,我的做法是正確的,我是共產黨員,我要死在紅地毯上。請代轉史玉清同志(高敬亭愛人),孩子送給人民撫養。我是忠於工農革命的軍人!”高敬亭死後,第4支隊被肢解為幾個部隊,有2000多戰士認為革命無望而脫離隊伍。

高的親屬受到極不人道的虐待,女兒剛10個月被送給一戶農民撫養,後被餓死。妻子史玉清被開除黨籍,逮捕入獄,在獄中生下小女兒高鳳英。當主席知道此事後,氣憤地發電報質問葉挺、項英等人:“我們讓其回延安,你們為何還要處決他?”而葉挺、項英等主要當事人嚴肅檢討了自己的責任。

在以後的時間裡,主席、周總理和劉少奇又多次就高敬亭之死嚴厲批評了新四軍的高層領導。當高敬亭之女高鳳英提出為父平反時,主席遂說:“是戴季英搞宗派搗的鬼,項英要負主要責任。”不過到這大家或許有疑問,項英是誰都知道,那戴季英是何人呢?為何主席會特意點出他呢?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