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美近:用我手中刀 解除你的腸道危機

每一個重症患者和家屬

在求醫的過程中

都會有困惑、焦慮、無奈

但如果能遇到一些暖心的事

這些暖心事就像烏雲密佈的天空

突然灑下一縷陽光

讓人看到希望、得到慰藉

阿姨(化名)在陪同老伴

醫治直腸癌的過程中

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

雖然已經過去了五年

因為關係到摯愛親人的生命旅程

至今仍然歷歷在目

“以病人為本”讓病患倍感安慰

2013年11月,林阿姨的老伴自以為是“痔瘡出血”去醫院就診,醫生檢查後初步懷疑是腫瘤。得知這個資訊,林阿姨頓時心亂如麻,談癌色變大概是每一個癌症患者和家庭的第一反應。

幾經輾轉,林阿姨瞭解到我院副院長、結直腸肛門外科黃美近主任醫師在消化道腫瘤方面獨有建樹,便預約掛上了下週黃美近的號,但老伴的病情讓林阿姨心急如焚,決定還是先去醫院碰碰運氣,看能否早日就診。

第二天一早,林阿姨和老伴便趕到我院外三科,忙碌的病房內卻未見黃美近的身影,林阿姨試探性地諮詢護士:請問黃美近在嗎?護士和氣地回答:“他和醫生們在交班,如果您找他就等一下吧”。

林阿姨夫婦心想:這麼突然地前來,黃美近會接待我們嗎?估計還是會讓我們去按照掛號的時間到門診看病,那可能又要等好幾天了……在十幾分鐘的等待後,走廊上出現了黃美近的身影,林阿姨趕緊上前說了自己的心願。

讓林阿姨出乎預料的是,黃美近的回答很和藹:“您等一下,我查完房幫您先生看一看”。最後,黃美近果然在查完房後隨即幫林阿姨的老伴做了檢查,並以他多年的臨床經驗判斷這基本就是直腸癌。在經過詳細諮詢後,他便囑咐助手給林阿姨老伴安排住院等事宜。

▲黃美近在指導學生手術

對於一位素昧平生的患者,黃美近以病人為本的做法讓林阿姨夫婦感動不已。在以後陪伴老伴住院治療過程中,林阿姨也常聽到其他患者對黃美近讚不絕口,他不僅醫術高明,對待患者親切,還常常與患者互動,鼓勵患者,深得患者信任。

林阿姨的老伴得的是晚期直腸癌,得了重病不得不說是天大的不幸。所幸,林阿姨及其老伴遇到了這麼專業、細心、耐心、真心的黃美近以及他帶領的醫生和護士團隊,讓他們在整個醫治過程中倍感安慰。在黃美近的鼓勵下,林阿姨的老伴與病魔堅持抗戰了5年多。

雖然林阿姨的老伴最後還是因病情惡化離開了,但在黃美近團隊的幫助下,其在生命的最後時刻解除了身體病痛,在有溫暖家庭氣氛的環境中、有尊嚴地離去,林阿姨也感到欣慰。

巧手取出獨居老人腹中繡花針

2015年8月,廣西一名獨居老人黃阿姨聽信謠言,以為吞針可以醫治腹痛,於是先後吞下10根針和9塊圓形薄片磁鐵,導致腸穿孔。黃美近為該患者緊急施行手術,經過8小時的奮戰,終於取出了9根針和9塊磁鐵。

據其女兒稱,兩個月前黃阿姨開始感覺肚子痛,卻沒去看醫生。反而在廟會上,聽信雲遊的師傅介紹的土方,稱“吞針”能夠治肚子痛,便先後吞下10根繡花針。至於為何吞食磁鐵以及何時吞嚥,子女們無從得知。

被親屬緊急送往中山六院求診後,重新安排CT檢查結果顯示,黃阿姨腹中有多個金屬異物:部分金屬異物(當時尚未知是磁鐵)和散落的、每枚約長4釐米的繡花針。

“黃阿姨的主要險情有三個,一是多發性的腸穿孔並內瘻;二是遊離的繡花針有可能刺破甚至進入重要臟器或是其他組織內;三是體內有較多不明金屬異物,如果不盡快處理可能引起失血、腸梗阻,而且還會帶來強烈的疼痛,甚至會影響生命。”黃美近介紹。

黃美近為其進行開腹探查手術,於小腸遠近端分別發現有兩組磁鐵。由於磁鐵之間“強力”相吸,使得腸壁產生撞擊而導致了穿孔。“術中打了300多個結,器械都換了3批。”黃美近回憶,該“腸海撈針”手術整整用了8個小時。

最終,醫生們從黃阿姨肚子裡共取出9塊磁鐵和9根針。據介紹,剩餘的1根針由於處於胰腺組織內,並與組織緊密粘連,活動度差,基本不構成影響。如果強行取出反而會損傷胰腺,有可能引起更嚴重的併發症,於是醫生建議以觀察為主。

31歲女子,屁股長了個“大土豆”

約10個月前,31歲的黃小姐(化名)發現,自己不僅是每個月“總有那麼些不自在”,而且在此期間,“屁股”(骶尾部)還會不間斷地出現劇烈疼痛,每次至少坐立不安疼個10來分鐘,整個人都不好了。再加上便祕也來搗亂,讓她是“有苦說不出”。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約有大半年,自覺不妥的黃小姐在當地醫院做了MRI檢查,結果提示直腸後間隙佔位性病變。此時,骶尾部的疼痛已經加劇到無法忍受的地步,多方求醫無果的情況下,心急如焚的黃小姐最終輾轉來到我院結直腸肛門外科,找到黃美近教授。

▲影像中,囊腫的成像清晰可見,佔位極大

黃美近接診後發現,在距離肛門2釐米處就可以摸到了直腸後壁一個軟軟的腫塊,原來黃小姐體內骶前間隙處竟然潛藏著一個巨大囊腫!

手術後,黃小姐身體狀況一直比較平穩,術後3天胃腸功能便已逐漸恢復,進食流質飲食,腹脹、腫脹、下肢水腫均有明顯緩解,可下床活動。

此次手術,可謂“瓶中取物”,要從細窄的間隙取出碩大的囊腫,難度之大可想而知。唯有“另闢蹊徑”,不走常人路,方有新生機。分析了種種利弊後,黃美近做出了一個決策:經腹經骶尾雙入路骶前囊腫切除術。

在麻醉科、外科醫護人員們默契利落的團隊配合下,先讓患者仰臥,使用腹腔鏡經腹遊離囊腫上極,而後再改成俯臥折刀位,經過骶尾入路,遊離囊腫體部及底部(過程需去除尾骨,離斷肛門括約肌後再重建。),正如“挖土豆”一般,對囊腫來了個360度無死角的全包圍。

柳葉刀一寸寸深入,在醫生手裡似乎擁有了生命,靈蛇般遊走,準確避開所有可能誘發患者危險的暗礁。終於,黃美近教授團隊大膽採用的“曲線救國”之術,靈巧而精準地將這個足有10cm大的囊腫成功連根拔除!

10x8x4cm!這麼一個巨大的囊腫,折磨了黃小姐十月有餘,終於在醫護人員的妙手下結束了它“為非作歹”的生涯。

看似驚人的處理方式,實際卻將對患者的傷害減到了最小,術後觀察,黃小姐的排便、排尿等功能均完好無損,周圍神經也沒有造成損傷,傷口癒合後就很快出院了。

腸癌化療傷身體 能否隻手術不化療?

一直以來大眾對於化療的理解都是來自於電視劇中的白血病主角化療的痛苦形象,或者傳聞中的某某人化療後去世,導致談“化療”色變,極度抗拒。

▲黃美近作科普講座

黃美近為此作出了詳細的解釋。首先,結直腸癌的化療方案與白血病的化療方案所用的藥物是完全不同的,相比之下,腸癌的化療是非常溫和的。

其次,化療目的不一樣。腸癌的化療分為輔助化療、新輔助化療、轉化化療以及姑息化療。專科的醫師會詳細評估患者病情及身體情況,評估他的耐受能力來制定個體化的方案。所以,在腸癌的治療上,化療和手術並不是一個二選一的單項選擇題,主要根據患者病情來制定治療方案。

還有一些患者會問到做完腸癌手術吃什麼補品好。黃美近回答,腸癌手術後並不建議患者大補,心態平衡,合理膳食才是關鍵。術後患者應保持良好的飲食習慣,維持日常飲食均衡,多吃水果、蔬菜等富含碳水化合物及粗纖維的食物。

本文指導專家

結直腸肛門外科一區主任 黃美近 副院長

副院長、外三科主任,醫學博士、主任醫師,碩士生導師。從事胃腸外科近30年,擅長各種結直腸癌根治術,三切口食道癌根治手術,胃癌根治術,腹膜後腫瘤切除術,胰十二指腸切除術、胰體尾腫瘤切除術、嚴重粘連性腸梗阻手術、克羅恩病外科治療、無張力疝修補手術等。

近10年來尤其在腹腔鏡腸癌根治術、低位直腸癌保肛手術、腸癌肝轉移手術、盆腔直腸間質瘤低位保肛手術、腹腔鏡聯合會陰盆腔巨大腫瘤切除術等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文章部分內容來源於“老人報”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