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子刊:阿司匹林或可防肝癌!分析中國人群15年的資料發現,長期服用阿司匹林與慢性乙肝患者肝癌風險降低29%相關丨臨床大發現

對,今天的主角,還是阿司匹林

前些天,在美國心臟病學會(ACC)年會上,ACC和美國心臟協會(AHA)兩大權威機構釋出了《2019版心血管疾病一級預防指南》,阿司匹林的一級預防,推薦等級被下調到了“可考慮應用”(IIb級推薦)。

怎麼,阿司匹林要被拉下神壇了?

“神藥”之所以被稱為“神藥”,可不僅僅是因為在心血管疾病上的突出表現,它在治療自身免疫病和預防癌症方面也表現出的潛力,無愧“神藥”之名。

今年3月份,和指南差不多時間,中國學者的研究成果迅速地鞏固了阿司匹林的“神藥”地位。臺北容民總醫院的Wu Chunying博士和其研究團隊在《JAMA·內科醫學》上發表文章,他們發現,服用阿司匹林與慢性乙型肝炎患者肝癌發生風險降低29%有關。

想要阿司匹林下神壇?現在還為時過早~

最近幾十年來,肝癌的發病率和死亡率一直上升,死亡人數已經躋身癌症中的的第二名,引起了科學家們對肝癌預防和治療的足夠重視。

乙型肝炎病毒(HBV)是肝癌的主要病因之一。雖然核酸類似物(NAs)的抗病毒治療可以降低肝癌的發生率,但是,NAs治療預防肝癌的前提條件多了點,起效又實在是慢了點——NAs抗病毒治療降低肝癌發生率的益處,要經過在5年以上的治療才會顯現出來。

於是,全世界近2.5億的慢性乙型肝炎肝患者,急需一種更加有效的降低肝癌風險的方法。咖啡、茶、蔬菜等食品飲料,以及他汀類、二甲雙胍和阿司匹林等藥物,都列在科學家們的探索名單裡。

在美國的一些佇列研究中,阿司匹林對肝癌的預防效果已經嶄露頭角,研究結果紛紛顯示阿司匹林的使用與肝癌發生風險降低有關。但是這些研究涉及的人群均為歐美人群,對於多種混雜因素(年齡、性別、肝硬化、目前或以前使用NAs治療等)

的調整並不完全。同時,發展中國家的肝癌病因多為乙型肝炎病毒,而發達國家多為丙型肝炎病毒,因此,大規模的國人佇列研究是十分必要的。

在這次的研究中,研究人員在臺灣健康保險研究資料庫選取了單一的慢性乙型肝炎患者,在1997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之間的病例中,去除其他病毒性肝炎、酒精性肝病等患者,共有10615名慢性乙型肝炎患者被納入研究。

每日接受阿司匹林治療、並持續90天或以上的患者被分到阿司匹林治療組,從未接受過血小板藥物治療的患者被分到未治療組,隨訪持續至參與者肝癌確診、死亡或研究結束。

阿司匹林治療組患者的肝癌發病率低於未治療組

治療組患者大多從中年(平均年齡為58.7歲,男性患者為72.4%)開始接受低劑量阿司匹林治療(98%患者每日服用100mg/d),平均持續時間為3.1年。

研究人員發現,阿司匹林治療組的5年累積肝癌發病率為5.2%,未治療組5年累積發病率為7.78%,阿司匹林顯著降低了乙肝患者的肝癌發病率。

將多種相關因素進行多變數分析,阿司匹林治療依然是影響肝癌發生的獨立因素。每日服用阿司匹林90天及以上與肝癌發生風險降低29%有關。

阿司匹林治療是影響肝癌發生風險的獨立因素

同時,對於大家比較關注的阿司匹林對胃腸道的副作用,研究人員也進行了評估。分析結果顯示,阿司匹林治療組的消化性潰瘍出血5年累積發病率為6.13%,未治療組為5.52%,二者之間並沒有顯著差異。

對於這一點,研究人員解釋說,可能是由於列入阿司匹林治療組的患者都接受了至少90天的阿司匹林的治療,長達3個月的限制可能將本身對於阿司匹林不耐受的患者剔除出去。所以,參與研究患者的消化性潰瘍出血風險很有可能被低估了。

不可避免的,研究還存在一些其他的侷限性,比如大多數患者都是中年人或者老年人,研究結果對於年輕患者或許不甚適用;對於未治療組沒有接受阿司匹林治療的原因也沒有進行完全探究,等等。

但是這依然不能否認阿司匹林在肝癌預防方面的潛力,尤其是它還有著簡單、廉價等優點的加成。阿司匹林可能將為包括胃腸病學、肝病、傳染病和腫瘤學在內的初級保健臨床醫生和專家帶來實踐上的變革,為數億患者帶來福音。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