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殼恩仇錄(七)|老徐的生財術:掏空上市公司

市值風雲APP原創作品 歡迎轉發,轉載需授權

作者 | 常山

編輯 | 小鷗


前情回顧

第六集中,樓巨集德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資金方停貸、催款並強制平倉其持有的春光科技股份;多次找王婆證券劉總溝通,但均未達到目的;尋求金蓮股份控股股東老徐的幫助,卻再次碰壁。

金蓮股份帶大利空復牌,股價連續3個一字跌停,第四個跌停板處王婆證券老劉網開一面,開板讓樓巨集德繳械逃命——但是樓巨集德錯誤地預估了形勢,並沒有繳械投降,而是決定與老劉頑抗到底。

在這已被設計好的圍獵場上,獵人破天荒地兌現了承諾,而獵物卻心存僥倖、幻想再博一次,博出個花花世界來。

風雲君都不禁啞然失笑了。

一、逃生之門

1、 獵人的慈悲

老劉之所以選擇在第四個跌停板上開板讓樓巨集德逃命,是因為樓巨集德在第三個跌停板的當天晚上去找過老劉,按江湖規矩給老劉敬了茶,“從此江湖路遠,無論何時何地再見劉總,都要上前鞠上一躬,叫一聲劉哥”。

老劉言而有信,準時準點給樓巨集德撬開了跌停板。但是老獵戶也不是吃素的,同時也留了一把後手,為老奸巨猾的樓巨集德準備了B計劃。

於是李青和龍六按照老劉的指令,在10點15分左右,把賣一位置的萬手賣單全部掃完,股價快速從跌停板位置直衝到-5%附近。

一般情況下,只要市場環境不是太壞,這個時候往往能夠吸引不少抄底資金跟風抄底博反彈:

在連續大幅下跌後,出現跌停板開啟,至少說明籌碼在此進行了換手,跟風炒作的投資者有理由相信,他們的成本跟抄底資金或說是“撬板”資金是一樣的,既然成本相差不大,那麼,這些大資金總有成本吧?肯定要賺錢才會跑吧?

既然要賺錢,就目前A股的交易機制而言,只能是拉昇才能賺錢。

沒錯!邏輯看起來沒毛病。至少很多喜歡玩短線的機構也經常是這樣玩的。

但這如果是莊家的左手倒右手呢?

可惜的是,樓巨集德做出了錯誤的選擇:沒有賣出,繼續戰鬥。

旁觀者看得非常明白,這是短期離場的機會。在期貨上爆過倉的羅澤素自然也明白,於是還是很嚴肅地向樓巨集德建議:“樓總,這可能是我們非常關鍵的出貨機會,如果股價繼續跌,我們徹底就扛不住了——還是止損跑吧。”

“現在已經低於他們大宗交易的接盤價了,你覺得他們還會繼續打壓股價嗎?再說……”,樓巨集德頓了頓,沒有再往下說。

他其實是想把昨晚從王婆證券劉總那裡得到的“承諾”告訴羅澤素,讓羅澤素幫忙參考一下,但轉念一想,覺得說出來太讓自己沒面子了,難道在別人面前認慫敬了話事茶這種事,還得讓自己的小弟知道?

樓巨集德心存僥倖,寄希望於老劉一夥不再玩傷敵1千自損8百的遊戲,繼續打壓股價。

李青和龍六此時則在電腦的另一端,靜靜地等待樓巨集德兌現承諾,丟擲止損單。

羅澤素見樓巨集德欲言又止,又勸了起來:“樓總,你都知道了這擺明是對方設的局,既然現在有機會跑,我建議還是先跑再說。”

“好了,好了,別說了,再等一天,明天不行就全賣”,樓巨集德面對自己的生死存亡,顯得焦躁、執拗、不勝其煩。

2、命運女神的錯覺

羅澤素離開沒多久,金蓮股份的股價再次拉起並快速翻紅,羅澤素和手下交易員歡呼起來,打電話給樓巨集德報喜,

“樓總,金蓮股份翻紅了!”

樓巨集德聽出了羅澤素在電話那頭頗為興奮,像打了雞血似的立馬也恢復了精神,很高興地到羅澤素的交易室裡去看行情。

此時的股價已經不僅僅飄紅,還漲了3個多點,不到半天功夫,漲幅13%。

“樓總,現在怎麼辦?賣嗎?”羅澤素已然有點不放心。

看到股價漲起來,樓巨集德已經輕鬆了很多,帶試探性地反問,“你覺得明天還能漲嗎?”

“現在真沒法猜”。羅澤素明白,現在估計走勢完全只能靠猜了,畢竟在對手眼裡,自己已經完全是明牌了,別說是股價明天如何走,就是下一個小時如何走,也得聽別人的意思——自己這邊完全沒有後續資金跟進,股價完全失控了。

“那就再等等吧”,樓巨集德現在自我感覺非常好,畢竟他的前一次“再等看看”,等來了股價13個點的翻紅。

樓巨集德看著翻紅的K線,有那麼一瞬間,覺得命運女神又回到了自己這邊。

二、將軍令

股價走勢基本符合李青、龍六等人的計劃,股價衝到3%附近後,維持在3%-4%附近震盪到早市收盤。

中午時間,龍六讓操盤手盤點當天成交情況以及所接到的籌碼,彙總的報告顯示,有差不多4成的交易量是他們對倒形成的,盤面並沒有出現大量籌碼倒出的跡象——也就是說,樓巨集德並沒有珍惜老獵人給的逃生機會。

“既然樓巨集德不領情,還想賭,那就執行B計劃吧”,接到李青的彙報電話時,老劉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起任何波瀾。

從這個時候開始,金蓮股份的股價走勢就變成真正的“隨機應變”了。

下午開盤前5分鐘,龍六給交易的指令維持股價在3%-4%區間,不再拉昇,也不能主動買入。於是金蓮股份的股價在2點之前一直維持窄幅震盪。

另外一邊的羅澤素等人被窄幅震盪磨得頗為無奈,但,羅澤素個人依然判斷此時應該減持或清倉出局,畢竟已經處於明牌狀態,自己不出來對方是肯定還會想辦法逼自己出來的。

2點20分,龍六將新的指令給到交易員:快速打壓股價至-5%附近,收盤價控制在-6%附近。

接到指令後,各交易員立即快速大單丟擲手中籌碼。噼噼啪啪的敲鍵盤聲瞬間響徹了整個交易室,像是將軍一聲令下,全軍衝出了戰壕。

要不說中國資本市場的電子化交易程度在全世界都是領先的:幾乎在噼噼啪啪聲響起的同時,大單快速湧上盤面,金蓮股份的股價應聲急速下跌,並直接下探到-5%附近,隨後維持-4%到-6%區間震盪。

由於下跌來得太快,羅澤素等人還沒反應過來股價已經砸到了-4%附近,而他的第一反應股價很可能是下跌中繼,此次開板很可能是為了“埋”更多的接盤者,於是沒經樓巨集德同意就直接讓交易員趕緊賣出手中股票,但由於買盤承接力太弱,剛丟擲3000手的賣單股價就被快速打到-7%附近。

追漲殺跌、猶豫不決並不是散戶的“專利”,面臨比較大的心理壓力時,機構操盤者也會出現追漲殺跌,尤其是沒有後續資金可供對抗的時候。

而對戰的另一邊,龍六也發現股價被快速打下後,湧出不少拋盤,而且還都是大筆賣單,立即讓身邊的交易員把此前為了“託”股價的買單都撤下,故意營造出買盤力道衰減的氛圍,並要求交易員在-5%到-6%附近掛小單買,單一檔位買單不能超過百手。

此時的羅澤素髮現每丟擲稍大的賣單,股價就立即順勢下跌,而他更擔心的是股價一旦被打到跌停,那麼出貨就更難了,於是讓交易員把賣單拆成小單分筆賣。

截至當天收盤,羅澤素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也只不過賣出區區1000萬元。

一邊小單賣,另一邊則是小單接,兩邊的拉鋸戰就這樣一直持續到收盤。當然,兩位操盤者的心態是有天壤之別的。

老劉與樓巨集德的戰爭以收盤而暫時鳴金收兵,雙方各自休整,以待來日再戰。

另一邊,金蓮股份實控人老徐也開始了他的“戰鬥”。

三、酒池肉林快活天

1 、交淺而言深

老徐在響水谷療養中心的時候,結識的那位小老弟鄧小勇,後來一直花蝴蝶一般圍著老徐上下翻飛,極盡諂媚之能事。

當然,交淺而言深者,蓋因利厚也。

從響水谷回來時間不長,鄧小勇就主動到老田的公司來拜山頭,說給老徐找到了一個金主買家。

鄧小勇親自開車接老徐到黃金海岸碼頭的私人會所。一路上鄧小勇把這位金主買家——黃鈺龍的基本情況給老徐都做了介紹。

按鄧小勇的說法,這位金錢的光芒與道德的光輝都可以普照世人的儒雅商人黃老闆,主做一級市場股權投資,目前投資入股了不少高科技企業,黃老闆希望與上市公司合作,把所投的“優質公司”注入到上市公司,讓投資者、大股東和自己都“多贏”。

當然,根據黃老闆的高尚品德,自己這麼高的身價還出來做這些事情,主要都是在為人類的福祉做貢獻,普度眾生而已,利益早已看淡。

這次聽說老徐想轉讓上市公司控股權,黃老闆有意向接盤,表現出很濃厚的興趣。

2、 吃齋唸佛黃老闆

汽車在夜色中穿行,很快就到了黃金海岸碼頭,這裡的都是莊園式的臨海別墅,穿過莊園,每棟會所的後院都連著一個小碼頭——鄧小勇帶著老徐,徑直登上了一艘遊艇。

一上船,黃鈺龍就迎了上來,口音裡帶著濃厚的閩南味道,“鄧主任,歡迎歡迎!這位就是徐總吧!”

鄧小勇雖是被擼了下來,但為了混圈子方便仍然以“主任(沒人喜歡被叫副)”自居,所以很享受別人稱呼他為“鄧主任”。

老徐見黃鈺龍伸手過來,也笑著說,“聽鄧主任說黃老闆神通廣大,特來拜會。”

老徐寒暄之餘,快速地打量起這位黃老闆,商務休閒裝束,五十上下的年紀,短髮小臉,眼睛不大但目光如炬,手戴念珠,標準的老江湖形象。

老徐突然有種“上錯船”的感覺。

3、 酒池肉林快活天

黃鈺龍往船頭揮了揮手,示意開船,便把兩人迎進船艙。

老徐進了船艙,還沒來得及適應船艙裡的燈光,就已經被滿眼的白花花的大腿和胸脯給晃得睜不開眼了:

船艙裡坐滿了清一水的長腿美女,全部是泳裝和各種讓人性慾勃發的制服誘惑,每位女郎都在極力展示自己身體上最美好的部分:腿長的都側坐著,幾乎把大白腿伸到老徐的腳上,胸大的都向前傾著身子,交叉雙臂把兩坨白花花的肉託得肥美無比。

老徐文化不高,走上社會就是做生意,慢慢做大上市也好些年了,生意場上的大大小小的應酬場面都見識過也組織過,但是陣仗這麼大、素質這麼高的“海天盛宴”卻還是頭一遭遇上。

黃鈺龍偷偷了望了一眼已經口瞪目呆的老徐,眼裡泛起一絲不易覺察的凶光:“徐總、鄧主任,今晚先讓美女技師給按摩按摩,放鬆放鬆,好好休息!”

話音剛落,幾位美女就嬌滴滴地圍了上來。

畢竟是第一次打交道,老徐還是有點防備,後退兩步說到,“黃總,這是不是太隆重了?咱還是先談事情吧!”

鄧小勇轉身攀著老徐肩膀低聲說,“徐哥,放心吧!黃總這裡我經常來,很安全,比響水谷都安全!船一會就開到海上了,不會有人來的啦。”

老徐在鄧小勇面前,是不避諱男女之事的,因為兩人在響水谷期間,鄧小勇已經給老徐介紹很多美女,國內、國外的都有,老徐也藉機學會不少外語。

老徐覺得“鄧主任”對這裡熟門熟路,很放得開,從他跟黃鈺龍勾肩搭背親暱程度來看,二者關係匪淺,再加上鄧小勇還指望著靠自己狠賺一筆,應該也不會在這事上害自己……這一系列的判斷在老徐頭腦中快速過一遍後,也就不再忸怩作態。

於是,老徐很爽快地挑了三位美女,一路淫聲浪語地去船艙下的小房間了。

話說,這至尊體驗時間總是過得很快,風雲君筆力有限,此處省略20萬字、2G日本愛情動作片的儲存量。

4、老黃的“慈善生意”

等老徐從肉體森林中醒來,已是第二天上午10點,老徐憐香惜玉地打量著身邊的幾具溫香軟玉,頗為不捨的左捏捏、右摸摸,加微信留電話,依依不捨吻別了三遍,才起身洗漱。

黃鈺龍和鄧小勇早已在餐廳等候。

黃鈺龍見老徐進來,熱情打招呼,“徐總,昨晚休息好吧?老當益壯啊,一晚上船搖得太厲害,把我這把老骨頭差點搖散了!”

老話說得好,拿人手短、吃人嘴軟,睡人家姑娘腿打顫。經過昨晚這些體驗,老徐對黃鈺龍好感倍增,笑著回道:“黃總安排得周到,休息很好。”

“好!好!來來,先吃東西,補一補,咱們畢竟都不如年輕時候了”,說完又是一陣鬨堂大笑。

三人酒足飯飽後,走進另外一個房間,商談正事。

“徐總,鄧主任把您邀來我這,自然沒當您是外人,我就有話直說了”,黃鈺龍說話時,身體語言都是歪向老徐的方向的,顯然,這是為了表達與老徐更親近的意思。

“黃總,有話但說無妨”,老徐也應得乾脆。

“那我就不繞彎子了,我有意向接您的控股權,但必須是我希望的方式。第一,先定增發行股份融資,第二,定增融資後,上市公司收購我指定的幾個標的公司,現金對價,第三步,收到現金對價款後,我受讓徐總的控股權。”

黃鈺龍說完,滿面笑意地注視著老徐。

老徐覺得這個操作方式比較複雜,更重要的是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這與自己的迫切需求不符,所以假裝沉吟半晌,擺出一臉的為難:“黃總,你說的這個方式,可能不太好辦,我個人是希望較快轉讓股權,另外,定增這個事情,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

5 、掏空上市公司方案

見老徐不接受第一個方案,黃鈺龍接著說,“徐總,你看這樣行嗎?上市公司收購的標的公司,完成收購併全額支付交易款項後,我給您20%的返點,幾家公司加起來交易對價應該有10個億,事成之後,我直接給您2億,現金!”黃鈺龍特意強調了“現金”。

老徐倒也看明白了,能給20%的返點,而且還是現金,那麼,意味著上市公司肯定是高溢價收購。

此時,黃鈺龍掏空上市公司的方案已經像昨晚那些美女一樣,赤裸裸地擺在了老徐面前。

老徐既然準備甩手了,當然是能多賺就沒理由放過,低聲問道“如果定增方案不通過呢?”

“不通過也沒關係,那就上市公司先找銀行等渠道融資,然後再收購”,黃鈺龍輕車熟路,回答得又快又溜——看來這方面昧良心的事幹過不少。

“黃總,您說的這個方案,我回去考慮一下,但有個前提,我希望返點是標的公司全部對價的30%。”

黃鈺龍頓了頓,很快就大笑起來,顯得非常爽朗與豪氣,“徐總,快人快語,好!”

見老徐主動要求提高返點比例,黃鈺龍覺得此事有戲了;而之所以這麼爽快答應老徐提高返點比例,黃鈺龍自己非常明白,這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的事嗎?

提高返點比例?只要把交易對價“適當”提高一點,不就萬事大吉了嗎?

反正都是上市公司出錢,who TM care?

四、實控人生財術

1、別人使得,為何我使不得?

老徐此前也聽到過不少自己的“上市公司老闆圈”裡說的各種玩法,收購標的公司拿返點的方式算是最安全的,所以才能非常快的答應黃鈺龍的提議。

再加上自己本來就已經要轉讓控股權了,在轉讓之前,還可以和黃鈺龍聯起手來,最後一次利用控股股東的“優勢”,狠刮一筆,豈不美哉?

別人能玩,我為什麼不能玩?

老徐每每想到這裡,心裡總是有一種報復社會的暢快感。

當然,老徐雖然已經橫下一條心來,其實還是有些顧慮的:

一, 對黃鈺龍只是初次見面,認識不深,不知道對方是否真的能合作,有沒有實力合作,合作是否安全;

二, 如何最大程度保障自己的利益?

2、監管真空與套利捷徑

於是,與黃鈺龍、鄧小勇分開沒幾天,老徐就去找了王婆證券老劉,把黃鈺龍的方案一五一十地轉述給劉總。

劉總聽完,非常清楚黃鈺龍的這個分步併購、融資方案都是踩在監管真空地帶

首先定增融資,如果不涉及資產重組,純補充流動資金,證監會的稽核相對還是比較寬鬆;即使定增方案不被證監會通過,還可以通過債權融資。

第二步是關鍵,現金收購,不涉及非公開發行,也就無需報證監會核准,在交易定價上上市公司和交易對手就有很大的操作空間,而且為了避開監管視野,完全可以化整為零,分開操作,單筆幾億幾億地收購。

這一步裡的關鍵點是交易對價和業績承諾上。

交易對價,自然是雙方協商確定,這也就可以保證了老徐的高額返點;業績承諾,其實也很隨意,象徵性地承諾1年業績就可以了,至少很多上市公司在現金收購上都是這樣玩的,而且還屢試不爽。

至於第三步,就是受讓老徐的控股權,則相對而言不可控的因素最多:

等完成第二步,其實上市公司收購標的公司的錢,已經進了黃鈺龍等人的口袋了,老徐對黃鈺龍已然失去了約束力和控制力。

此時,黃鈺龍是否還會如約受讓老徐的股份,就很沒有把握了:

如果受讓的話,以10億的交易對價來算,其實黃鈺龍等人只是將幾家業績未知的公司置入上市公司,外加3、4億的現金就拿到了金蓮股份的控股權,這個便宜確實太大了;

而如果黃鈺龍爽約的話,金蓮股份收購一堆爛公司,老徐又沒能把股權轉讓出去,到頭來卻是幫別人掏空自家公司,買回一堆業績炸彈,恐怕就再也沒有翻身之日了。

劉總將這些情況都跟老徐做了分析。

3、 釣餌

但是老徐此時已經鑽到黃鈺龍所畫的那“30%返點”的大餅中,雖然冒一定風險,但還是希望劉總幫他把這個方案再細化,儘可能規避黃鈺龍等人的爽約風險。

正討論著,老徐的電話就響了,是副總歐陽華打來的,電話那頭非常焦急,“徐總,在哪呢?公司出大事了,趕緊回來看看怎麼處理?”

一般情下況歐陽華是很少主動給老徐打電話的,看樣子真是出大事了,於是老徐掛掉電話就匆匆告辭了。

老徐走後,老劉獨自在揣摩黃鈺龍搭上老徐的這事,搞了半天,最後人家上市公司實控人自己找的買家,還自帶操作方案,跟他老劉沒一毛錢關係了。

想想有點著急,這萬一老徐直接跟黃鈺龍等人交易,他之前計劃好的大幾千萬居間費用就飛了,於是,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五、裁員風暴

1 、裁員

在第四集中提到,老徐準備轉讓控股權時,接受了王婆證券老劉的建議,賣資產和裁人。

這賣資產倒也容易,賤賣也不會有多少人說什麼,畢竟是人家上市公司自己的資產。可這裁人,是要出大事的,哪個工人不是家裡的頂樑柱?一天賺不到錢一家揭不開鍋,丟了飯碗,處理不好還不得鬧起來?

果然,在去金蓮股份園區的路上,老徐在電話裡問了歐陽華相關情況。

金蓮股份貿然公佈了擬裁人員的名單,於是這些擬被裁工人聚集起來要求公司給個說法,在園區周圍拉起來的橫幅抵制這次突然裁員,還把大門口給堵了,金蓮股份的物流車全給堵在園區外面了,都排到工業園主幹道上了。

沒想到工人鬧起來動靜這麼大,老徐聽完冷汗直飆,不斷催促司機加速。

歐陽華還彙報說,工人情緒很激動,一時半會估計平息不了,還把一個門衛給打傷了,最後問老徐要不要報警。

老徐知道這個事情本來就是公司在人員裁撤上處置不當引起的,一旦報警很可能還會引起勞動監察部門的注意,讓歐陽華先冷處理,等他到公司商量對策。

另外,他讓歐陽華通知工會主席彭春林一起去會議室開會。

彭春林與歐陽華一樣,早年都是跟隨老徐一起闖天下的,金蓮股份初具規模籌備上市,彭春林跟老徐的想法越來越遠,因為直脾氣還經常頂撞老徐,後來老徐就讓彭春林去幹工會主席這個閒差,逢年過節搞搞文體活動。

工人鬧事,老徐首先想到的是彭春林鼓動的,畢竟裁人這事彭春林是不同意的。

在離金蓮股份還有300米左右就看到,金蓮股份大門口圍滿了人,老徐擔心被工人打,讓司機趕緊掉頭,繞道“後門”。

這個後門,其實是平時員工抄近路把園區柵欄扳下幾根形成的“洞”。

2、火山口

就這樣,老徐回自己公司最終還是靠鑽洞。

到了會議室,幾位高管已經在等著。老徐掃了一圈,有人神情緊張,有人無所謂自顧自玩手機,有人臉上頗有幾分得意神情。

老徐自己心裡明白,這時候有人在等著看他笑話呢。

老徐一邊往座位走一邊就開了頭:“目前這個情況,大家看看怎麼處理?歐陽總,你是管生產的,這個時候應該是你出馬了吧?至少先去疏散工人吧?”

老徐是看著工會主席彭春林說這話的。明眼人當然知道,老徐這是在指桑罵槐,歐陽華是管生產的,那彭春林還是直接管工人的呢。

沒等歐陽華開口,彭春林就很直接地迎著槍口就上了,“徐總,我覺得集體裁員這個事情辦得不妥,工人有情緒很正常,而且,我認為徐總應該出面跟工人說清楚,另外,即便是大幅裁員,相關賠償工作也得做到位。”

老徐恢復平日裡唯我獨尊的氣勢,鼓著一股氣到胸口,指著彭春林喊道,“工會主席是我讓你乾的,不想幹,立馬滾蛋。現在是讓你們想辦法,不是提條件。”

眾人不再說話。

正在這時,祕書敲門進來,帶了兩個穿著制服的人。

“你們誰是負責人?請你們馬上疏散你們的工人,目前已經佔了園區主幹道了,造成堵車非常嚴重,影響到整個園區的生產經營秩序了”,其中一個人說道。

老徐看了一眼進來的兩人,“好的,我們正商量對策呢,一會就處理處理。”

兩人離開後,歐陽華說,“徐總,我覺得得您當面跟大家解釋,安撫下會比較好。”

眾人馬上附和,一致點頭,非常贊同歐陽華這個把老徐送去火山口烤的絕妙提議。

沉默了半晌,老徐也實在找不出好的辦法了,只要真的硬著頭皮,在歐陽華、彭春林等陪同下走向金蓮股份園區大門口。

3、 痛毆老徐

離得老遠,老徐就看到工人在園區門口拉著的橫幅,“反對無理裁員,反對暴力裁員”、“還我權益,還我公平”、“徐扒皮,賤賣資產,賤賣工人血汗”等等大字顯得格外耀。

嗓子已經快要喊啞了的工人們很快就看到老徐等人走了過來,紛紛來了精神,嘴裡一邊日娘罵祖宗一邊蜂擁而上,衝破保安的防線往裡灌人,向老徐他們猛衝過去。

老徐他們瞬間就傻了眼,想好的冠冕堂皇的演說早已嚇得丟到了爪哇國,除了彭春林之外,每個人都調頭往行政樓裡拋——老徐畢竟歲數大了,還沒跑出幾步,就被不知道從哪個方向扔來的一隻鞋子,砸到了後腦勺上。

本來情緒就激動的兩撥人立馬炸了鍋,保安追上來與工人扭打在一起,老徐很快被人群追上,咒罵著,推搡著,後背和腦袋接連捱了好幾記炮拳,打得老徐兩眼直冒金星,狼狽不堪。

混戰中,保安隊很快就站住了陣腳,把老徐緊緊包圍了起來,身材高大的保安隊長衝進來,張開雙臂彎著腰,像老母雞護雛一樣把老徐護在腋下,與保安隊一起,全力衝出扭打的人群。

老徐脫險後,指揮保安隊將行政大樓的大門從裡面緊鎖,同時老徐也意識到,這個場面再不報警的話,可能會醞釀出更大的事故。

警察很快就來了。

4、 風流歐陽華

歐陽華就沒有老徐那麼幸運了,在四散奔逃的過程中,歐陽華跑錯了方向,被群眾給堵到一個牆角里去了……

直到警察來,歐陽華才被從人群中“救”出來,臉上、下巴被打得淤青淤紫的,剛買的西裝也被扯了很長的口子,眼鏡早被扔到地上跺碎了,愛馬仕皮帶不知道被誰給扯走了(賣掉夠工人家庭一個月伙食了)。

衣服、愛馬仕皮帶都是在幫老徐賣沙頭那邊的地時“賺”錢買的。

由於肚子比較大,歐陽華的褲頭偏鬆,沒了皮帶就只能雙手一直提著褲頭,樣子看起來比較滑稽。

而歐陽華這次似乎有點超規格的“捱揍待遇”,讓警察、老徐和很多現場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難道不是應該冤有頭債有主,追著老徐一頓電炮打他個烏眼青麼?

老徐也是心大,站在一旁偷偷憋著笑,一邊多少猜出了其中原因。

歐陽華這人平時喜歡“調戲”公司女員工,藉機揩油那是家常便飯,長期與多名女員工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已是公開祕密。

而賺了外快後的歐陽華自然就更肆無忌憚了。

歐陽華這次被群眾重點照顧,有一部分鬧事主力顯然並沒有把目標鎖定在老徐身上,當衝突開始的時候,他們就鐵了心瞄準歐陽華了——這客觀上分擔了不少老徐所遭受到的火力。

當然,老徐已經沒有心情取笑歐陽華了,如果這出裁員風波不能妥善處理,都夠老徐喝一壺的。

更何況自己背後那錯綜複雜的利益網,和動動手指頭就能吃人的資本玩家?

END/本文為市值風雲APP原創作品 歡迎轉發,轉載需授權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