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窮年憂黎元

杜甫寫作三吏三別,有時代背景和個人遭遇有關,有著強烈的思想感情和現實意義,藝術手法臻入化境,對後世有深刻的影響。其題下注:收京後作,雖收兩京,賊尤充斥。《資治通鑑》卷二百二十一乾元二年對當時的軍事形勢以及戰爭環境做了詳細的描寫,即《新安吏》中說的:豈意賊難料,歸軍星散營。當時唐朝實行以均田制為基礎的府兵制,唐朝軍隊在相州潰敗後,為補充兵員,開始在各地徵兵,“朝廷調兵益急,雖秦之謫戍,無以加也”。“六詩,多言相州師潰事,乃乾元二年自東都回華州時,歷經道途,有感而作。”杜甫於乾元元年六月由左拾遺出任華州司功參軍,冬末,曾到洛陽探望故鄉,鄴城敗後,由洛陽向西回華州任所。一路經過新安,石壕,潼關等地,眼見了戰亂時代人民的痛苦與無奈,心有所想,隨詩而發。此時的杜甫雖說遭到了貶謫,但他始終是免除了兵役,有一定的身份和社會地位,然而此時杜甫的心緒是非常複雜矛盾的。既有對人民的同情,也有對時局的擔憂與關切。

《新安吏》為組詩首篇,亦為組詩首領。全詩借為客與吏的問答之詞,據實直書,描寫了點兵、中男被徵的事實。其中有送別的慘景,“ 尤哭聲”不僅僅是送別之人將要從徵之人的哭聲,而且是整個的一片哭聲。國家如此的破敗不堪,誰能不為之而哭呢?杜甫從新安去潼關路經石壕村,夜間投宿,正遇見官吏捉人從軍的一幕慘劇。在章法上,詩句頗見剪裁之功,採用“以答代問”的手法,省略了石壕吏的問語,“吏呼二語,便當數十言”何其的簡介明瞭,將石壕吏窮凶惡極的形象表現得淋漓盡致。“詩云三男戍、二男死、孫方乳、媳無裙、翁逾牆、婦夜往,一家之中,父子,兄弟,祖孫,姑媳,慘酷至此,民不聊生極矣”社會到了這樣一種悲慘的境地,人民的正常基本生活得不到保障,唐王朝的統治是不是岌岌可危呢?而後杜甫路經潼關,官軍加緊築成備戰。潼關吏“要我下馬行”,詩人得以好好的考察一下潼關的形勢。他看到了“何草草”的士卒;看到了關勢之險,認為關險可守;潼關之敗,由楊國忠促戰所致,罪不在哥舒翰,杜甫借哥舒翰之敗,旨在告誡將官士卒,以此為鑑。

《新婚別》起用比意,通篇作新人之語。“暮婚晨告別”,實在是太過匆忙,對新婚人來說未免太過慘酷。“此詩,君字凡七見。君妻君床,聚之暫也;君行君往,別之速也;隨君,情之切也;對君,意之傷也;與君永望,志之貞且堅也”。頻頻的呼喚夫君,我們似乎可以望見新婦姣好面容下的眼淚,一聲聲的呼喚,一滴滴的紅淚,真可令人肝腸寸斷,猶可悲也。良人遠征,思婦只得夜夜思念。《垂老別》寫一個“ 子孫陣亡盡”的老翁投杖出門、憤然從軍的悲壯情景。詩人作為一個旁觀者,眼見了老翁與老妻的告別。老翁感傷妻子歲暮衣單寒冷,老妻勸夫加餐,情深義重,然而都是永訣之詞,叫人不忍淬讀。“萬國盡征戍”當時的形勢當是何其的亂;“塌然摧肺肝”又是多麼的令人心痛。《無家別》是組詩的最後一篇,可以當作是六詩總結。通篇是一個再次被征服役的單身漢的獨白。亂後歸鄉而家鄉極其荒涼又無家可歸,既傷隻身莫依,又痛亡親不見,曲盡無家之慘。結句“人生無家別,何以為蒸黎?”又是多麼地痛徹心扉。家不家,國不國,造成了這樣的結果,矛頭直指統治者。

組詩在藝術上繼承了古樂府的傳統,善用白描手法,將內在感情寄託在情節和人物言行的客觀敘述中,作者不做多餘的評論,而濃烈的感情溢於言外,沉哀入骨。詩直書所見所聞,全用素描,寓主觀於客觀,不著作者一字評語,而其意自見。詩人愛憎之情,都蘊含其中。在這一組詩中,杜甫選取了幾個代表性的事件,通過鏡頭式的描寫,讓人從中窺見一幕幕的活劇,這些活劇代表了當時的社會現實。現在的人們可能無法想象當時是怎樣的境況,然而我們可以通過詩句加以想象。

在這一組詩裡,老杜很好的展現了他“抑揚頓挫”的風格,每一次描寫到人民的苦難的時候,作者看似有洶湧的感情將要似火山一樣的噴薄而出,然而他卻時時的剋制自己,總是在恰到好處的時候停筆,而後又敘說別的內容。一次又一次我們可以感受到他心裡的變化。可是面對這樣一個慘酷得現實,杜甫感到有些無能為力。他不能毅然地投筆從戎,也不能進獻良策,他更不能改變人們的生活境遇。“窮年憂黎元,嘆息腸內熱”,詩人面對眼前的現實自己想要有所作為而又有些無能為力,那該是多麼傷心。幸好詩人還有一隻筆,他可以將自己所見所感統統的寫下來,心情一任筆之所向。越是想要強壓自己的感情,越是能讓人感受到感情之強烈。然而我們的思維卻不能因為他的停筆而止住。相反,我們會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我們會進一步的探索。在對人民寄予同情的時候,我們也看到了那個時代的混亂。“許身一何愚,竊比稷與契”,杜甫於己潦倒,仕途不暢之時,心中所念不是個人安危榮辱,而是國家的強盛和人民的安定。他沒有實現“致君堯舜上”的人生理想,然而他的詩歌已經超過了這一概念。千百年來,人們為老杜深深吸引與折服,這是對一代偉大詩人的尊敬與膜拜。

以前不懂杜甫,更不懂杜詩。而今讀來,愈加覺其醇厚深沉。仔細讀來,就會發現裡面蘊含的美感與智慧。貧而無怨,仁愛兼濟,我們因有這樣偉大的詩人而感到無比自豪。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