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你把手放開” “不放”

文/肖筱兮

01

“原來愛是種任性,不該太多考慮;愛沒有聰不聰明,只有願不願意。”這是歌曲《離歌》中的兩句歌詞。

“葉子,大學畢業後你沒有找到男朋友,我也沒有找到女朋友,我們就在一起吧,哈哈哈。”這是葉子的好朋友兼高中同學小嚴在一起同學聚會完送她回家對她說得話。

“嘿嘿,好啊”葉子以為小嚴開玩笑,隨口就給答應了。

“那說好了,一言為定哈。”小嚴又一本正經地說。

“哎呀呀,知道啦,囉哩囉嗦的”葉子回答道。

從那之後,在每個節日裡,葉子總會收到小嚴快遞來的禮物。剛開始,葉子沒太注意,但一而再,再而三的禮物,讓葉子有些不能接受了。

就連葉子的室友看到每個節日都收到禮物,還以為葉子談戀愛了,但都被葉子否認了。

每次葉子給他發微信說,以後別在給我快遞東西了,小嚴都會說好,以後不寄了。但下一個節日,小嚴照樣照寄不誤。

直到大二的第二學期,葉子在朋友圈公佈了自己的戀情,收到不少同學有關各種恭喜的評論,也收到了小嚴的微信訊息。

“你談戀愛了,什麼時候的事啊?都不給哥們說一聲。”

“就最近啊,這不發朋友圈了,大家都知道了。”葉子回覆到。

從那以後,葉子再也沒收到小嚴的快遞,兩人之間的交流也越來越少。沒有了之間互動的頻繁,兩人的關係逐漸變淡了。

02

在一年後的一次同學聚會中,雖然小嚴沒有和葉子聯絡,但是還是期待著與葉子的見面。而這次聚會,葉子卻沒有來。

等到聚會結束後,小嚴詢問葉子的閨蜜,葉子今天怎麼沒有來參加聚會啊?閨密這才告訴小嚴,最近葉子和之前的男朋友分手了,原因是葉子的男朋友要出國留學,連分手原因還是她男朋友提出來的,葉子還沒從失戀中走出來,就沒心思來參加同學聚會了。

一路上,小嚴心裡都在惦記著葉子,一回到家,小嚴忍不住給葉子發來了微信。

“葉子,在嗎?最近也沒聯絡哥們,不會把我忘了吧?”小嚴總是以十分有趣的開場白和葉子聊天。

“咋可能忘了你,怎麼了?有事嗎?”葉子回覆道。

“沒事就不能找你了,老同學找你敘敘舊啊。”

“咋倆敘敘舊,行啊,當然沒問題咯”葉子說。

…………

就這樣,那天晚上,他們聊到很晚,而小嚴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開心過。因為一直苦苦暗戀的女生能敞開心扉和他聊了這麼長時間。

03

直到大學畢業後,葉子去了別的城市發展。在一次晚上十點的時候,葉子突然發燒的厲害,可是因為剛剛來到這個城市發展,也沒有親戚朋友在這裡,她只能自己去醫院檢查。隨手發了一條朋友圈:“今天真倒黴,大晚上還得去醫院。”

小嚴看到這條朋友圈,馬上坐高鐵趕到了葉子在的城市。詢問了葉子所在的醫院,就馬上趕到葉子所在的醫院。(其實葉子已經淋巴癌中期了,但她害怕告訴親朋好友,包括她的父母,小嚴在內她都不肯說)。

因為在葉子地苦苦哀求中,醫生也沒有告訴小嚴病情的事。小嚴一直以為是葉子告訴他的重感冒,就在醫院照顧了葉子幾天,葉子住院的這幾天,小嚴一直守在病房裡照顧。葉子一直勸他回去,可是小嚴說必須等葉子的病好了之後才能回去。

就這樣小嚴以為葉子病好了,才肯離開。

一天晚上,小嚴在和葉子聊天中,突然聊到了幾年前的一個晚上。

“葉子,你還記得我們之前說過,如果大學畢業後,你沒有男朋友,我也沒有女朋友,我們就在一起。”小嚴對葉子說。

“哈哈哈,當然記得,一句玩笑話,還那麼認真幹嘛?”葉子回覆道。

“可是我當真了,這四年的大學中,我一直沒有找女朋友,我就是在等你,我一直在等著你,我喜歡你,葉子。”小嚴說。

收到小嚴的這條訊息,葉子突然愣住了,因為小嚴突如其來的告白讓葉子有些猝不及防。其實她有時候能感覺到小言喜歡她,可是有害怕小嚴只是拿她當朋友,當哥們,並非真的出於那種喜歡。

“小嚴,其實有時候我也能感覺到,可是我每真的不適合在一起。”

“不適合?為什麼啊?你不喜歡我嗎?”

“小嚴,這些年,你對我的好,我一直記在心裡,可是我只是當你是我的朋友,最好的朋友,可是如果我們一旦在一起,這一切的東西都變了。”

“四年,我足足等了你四年啊,你就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嗎?葉子,我是真的喜歡你,我想照顧你。”

其實在那次葉子住院以後,沒過多久,葉子出現了一些發燒,頭暈等等的症狀,當再次去醫院檢查時,就已經是淋巴癌晚期了,她知道這個時候答應和小嚴在一起,等到她離開人世的時候,小嚴會更加傷心。

所以葉子直接回復到:“謝謝你,小嚴,不過我們真的不可能,我不喜歡你,勉強不來的,放棄吧。”

“為什麼要放棄,我可以等你,但就是不能放棄。”小嚴說。

小嚴越這麼說,葉子就越心痛,因為她知道小嚴是真的很好,可是自已卻不能和他在一起。

04

葉子沒想到第二天葉子下班後,就看到小嚴在她公司樓下來找她。

“葉子,昨晚上怎麼話還沒有說清楚你就不理我了?”小嚴說

“什麼叫沒說清楚,你不會坐了幾個小時的車就為了這一件事情吧?”

“昨晚上在微信裡告白確實不太合適,所以我專門請了假,來和你當面說,葉子,答應我吧”小嚴說著,便拉住了葉子的手。

“我叫你把手放開,我說了我們不合適。”葉子大聲地說。

“不放,葉子,答應我吧,好不好?”小嚴說。

“你再這樣,我們連朋友也做不了了,放手。”

“真的不能在一起嗎?”小嚴慢慢鬆開了葉子的手。

“不能”,葉子說完就趕緊跑掉了,這時淚水已經在眼裡打轉。

葉子害怕再在這裡看到小嚴,就辭掉了工作回家了。期間,小嚴給她打電話,發微信,葉子都再也沒有聯絡過她。

在葉子快要離世的時候,請求父母在她過世後把一封信郵遞給小嚴。

信裡這樣寫著:小嚴,首發給你說聲對不起,一次又一次地拒絕你,讓你傷心了,我一直記得我們的承諾,可是我不能實現了,你是一個好人,你會找到一個更好的女孩來愛你,我會在天堂祝福你如果有來生,我一定會和你在一起。最後還是要謝謝你對我那麼好,遇到你,是我的幸運,再見了,小嚴。”

看到這封信,小嚴終於明白了一切,此時小嚴已經哭得成了淚人。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