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之戀》:相忘於江湖,不如相濡以沫

文|國境之南

1.

相濡以沫,那是我很早之前就學會的成語,我知道它的意思,是形容夫妻相處融洽,感情堅如磐石。

我用三十秒的時間決定了要去看這部電影,那天下午我正在圖書館看一本書,名字叫《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那是我那天看的第四本書,思維混沌,猛烈的輸入讓我很難適應,讓我覺得看書不再是享受。

開啟手機的哪一刻,看到了十分鐘後電影開場,我迅速購票,一路狂奔。

遺憾的是我錯過了開頭,一進場我就看到了土豪的吳福春,一身銅臭味和一嘴大白牙。旁邊坐的規矩的是高空物理學家荊如意,高冷、端正又漂亮。

2.

沒有觀看前我曾瞭解了相關的東西,有對女主最後死亡的爭議,有對劇情安排生澀的詬病,還有的說,明明這就是一場南極逃生,非要強加上他們的愛情,去顯得神聖而偉大。

這些並非都沒有道理,只是我不夠專業,生活本就不夠美好,我願意相信我所看到的美好。唯心主義在一定程度的自我暗示真真的好,我們可以從中找到並享受哪怕一絲的感動,這就是存在著的意義。

我是很喜歡這句話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萬物皆有規律可循,唯有感情莫名其妙且充滿不確定數,這種不確定,因著時日成長,往往變得厚重而深沉。

3.

純美的雪景,冰清玉潔的世界,兩個性格迥異的年輕人,因著飛機逝世而僥倖逃脫,同伴的死,失去聯絡的外界,肆無忌憚的狂風,惡劣的天氣,無法預知的未來,兩顆難以接受現實恐懼、不安、絕望的心,純粹、困難而充滿挑戰。

最初他們的在一起,心不甘情不願,只是因著這共同且無法阻擋的境遇,是勉為其難。

抽離小眾,推而廣之,這本就是生活最真實的樣子,堅韌、殘酷、乾脆。

那間存在著的小木屋,升起的火爐,過期的罐頭,逝去人的衣服鞋子,兩張床,那是他們的全部希望。

擁有著豐富知識的荊如意,擁有健全體魄的吳富春,擁有七十五天的極晝求生時間,擁有的還剩對彼此的依靠。

意志力的力量會有多大,信念的力量會怎樣改變著我們的人生,彷彿只有真真切切經歷過這樣苦難的人,才會讓我們一如既往的相信別人,相信人與人之間仍舊有最純粹的牽絆,有最真的感情。

4.

那個面對如意求生的眼神,可怕死亡而衝出去選擇逃離的怯懦;那份偷偷多剩的米湯,那份在絕望中的小自私,又何嘗不是人性中最可愛的地方。

正是這些弱點,自私當中又夾雜著最質樸的善良,所以吳富春才會冒死救下如意,才會在後來失去求生信念的時候,想到自己身上揹負著的不僅是自己的生命,還有的是那份絕望中的羈絆。

散落一地的罐頭,拖著傷殘的腿來到小木屋外的悽慘,劃下手腕鮮血直流的場景。

直到那一刻才明白,人是多麼的渺小,渺小到手無縛雞之力。

“你要死,至少等到食物罐頭都吃完再死。”

“我們要活著。”

當那份心中的小自私變為擔心,變成希望,變成活下去的勇氣,相互擁抱的那一瞬間會是我們最珍貴的決心與攙扶。

“我走了。”

“我等你回來。”

如此稀鬆平常的話,卻可能是生離死別,你安全回來是我的祈禱,你能守著我回來,是我的夙願。

5.

不經意的關心、絕望當中的依靠、失去所有隻剩彼此的相惜,哪怕失去所有,只想護的是對方周全。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相忘於江湖,不如相濡以沫。

這個世界上,無比重要的是出場順序,來到我們生命中的每個人,你不會記得他們所有的樣子,唯一能記得是他們曾為了你,做過什麼。

多年以後,這些仍舊能夠回想且淘汲出來的東西大多美好、難忘,那些痛苦也變得華麗起來,成了美麗的痛苦。

而在這樣的環境當中,我又能為你做些什麼,我的每一次頂風出行,我的妥協,我為你端茶送水,我為了我們彼此活下去不放棄我自己,為你帶上那枚隱形的戒指,為你披上一件不存在的婚紗,為你鑄就一個城堡,一個可以稱之為愛情的城堡。

在這樣的絕境中,沒有金錢,沒有地位,沒有世俗,沒有一切裝飾,唯一的陪襯是苦難和未知的恐懼與死亡,正是這失去了所有,所以只能奉獻的是我的所有,我的全部,一顆完整的心,一個完整的人,一份充盈的愛,一個想要求生和麵對死亡的全部靈魂。

謝謝你,我不願意。

當這一刻的拒絕不再只是拒絕,它變成了活下去的勇氣,變成了共同走下去的決心,變成了想要你好好活下去的願望,變成了愛你勝過愛自己的純粹,那麼往後,死亡就變得不再可怕。

6.

極光亦叫歐若拉,傳說歐若拉是死去少女的靈魂,也是一頭巨鯨掀起了波浪,飛到了天上。

無法過渡的極晝極夜,無法妥協的生存環境,卻有美到極致的星空,有曾幻想的夜空,有冰清玉潔的世界,有白雪皚皚的裝飾,那個可愛的企鵝,那並肩而坐的短暫,那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我的身邊,沒有你的位置,你不屬於這裡。

當死亡變成我唯一的選擇,我只希望你好好活著,連同我們生命中經歷過的最燦爛時光和未知世界的恐懼,我會從容的等待,你的歸來或是死亡來臨。

生命的結尾和終點應該是怎樣的定義?是壽終正寢,還是曾經得到過最極致的愛與圓滿?

惺惺相惜、生死相依,謝謝你給過我的空歡喜一場,因為,那是你曾經的拼盡全力。

“我要回家。”

我給不了你所有,只是想護你周全,當雪崩墜落,橫掃你在的小屋,那是掃光了我所有的希望,坍塌的不只是小屋,還有我的信念和慾望。

7.

當我安息時,我願你活著,我等著你。願我的所愛繼續活著,我曾愛你,曾為你將萬物歌唱,因此,你要繼續絢爛地如花怒放。

我們曾相忘於江湖,我們將要相忘於江湖,我們有過相濡以沫的短暫,你匆匆來過的這一遭,有屬於我的愛戀,亦是永恆。

悽美和絕戀,曾讓我恐懼,也給我勇氣。

這一程,已是一生。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